以人为鉴 李清照因茶而生的悲喜人生

李清照因茶而生的悲喜人生

李清照是宋代偉大的女詞人,婉妁詞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她出身書香門第,算是高幹子女——吏部員外郎、著名學者李格非的女兒。自幼聰明伶俐的李清照,在這樣良好的家庭環境中成長,為她爾後的文學成就打下了堅實基礎。雖然這位曠世奇才在文學道路上一路順風,攀登上「婉妁宗主」的高位,但卻在人生的道路上跌宕起伏,坎坎坷坷。似乎命運總是在捉弄她,讓她在一種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中度過。在婚姻上原本是一對絕配夫妻,丈夫是湖州太守趙明誠,喜歡書畫金石,與李清照情投意合。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幸福美滿的婚姻,沒有維持多長時間,丈夫離便她而去,既而金兵入據中原,從此流寓南方,境遇孤苦。只有那從心底流淌出來的優美動人的詞,陪伴她走過精彩的藝術人生。

茶讓李清照享受浪漫的愛情

李清照是個性情中人,除了精通詩詞歌賦外,對日常生活也很有追求,特別喜歡飲酒喝茶。眾所周知,在她的詞里描寫飲酒的多,描寫喝茶很少。最經典的一首寫茶的詞是《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開勻。碧雲籠碾玉成塵,留曉夢,驚破一甌春。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好黃昏。二年三度負東君,歸來也,著意過今春。」讀著她的詞彷彿就有一股濃郁的茶香撲鼻而來。

她寫茶的詞不多,並不意味她不愛喝茶。從她的自傳體散文《〈金石錄〉後序》中可以看到,她與丈夫趙明誠喜歡品茶逗樂的生活場景,栩栩如生,趣意盎然。

李清照在序文中這樣寫道:「余性偶強記,每飯罷,坐歸來堂烹茶,指堆積書史,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葉第幾行,以中否角勝負,為飲茶先後。中即舉杯大笑,至茶傾覆懷中,反不得飲而起。」

意思是說,我天性博聞強記,每次吃完飯,和明誠坐在歸來堂上烹茶,指著堆積的書史,說某一典故出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以猜中與否決定勝負,作為飲茶的先後。猜中了,便舉杯大笑,以至把茶倒在懷中,起來時反而飲不到一口。甘心在這個環境中過一輩子了!

簡直就像兩個小玩童,誰猜對了誰先飲,猜錯了以後飲示罰,然後開懷大笑。這種生活真讓人羨慕。

茶又讓李清照不堪回味人生的苦澀

天有不測風雲,正當李清照享受著人間甜蜜的愛情生活時,丈夫趙明誠不幸去世。這對李清照來說是莫大的打擊。一夜之間,兩鬢斑白,她再也不能喝茶了。這也許與茶能讓人清醒有關,她可以用酒來麻醉自己,澆開心中的愁怨,但不想清醒地回憶那種美好的過去。她不想經受思念親人的那種痛苦折磨,唯有飲酒。「寒月蕭蕭上鎖窗,梧桐應恨夜來香。酒闌更喜團茶苦,夢斷偏宜瑞腦香。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凄涼,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鷓鴣飛·寒月蕭蕭上鎖窗》)

她不想喝茶了,平時只能喝熟水,也就是白開水。古人說,水煮百滾打補。想必李清照也懂得這種養生之道。她在《攤破浣溪沙》中寫道:「病起蕭蕭兩鬢華,卧看殘月上窗紗。豆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枕上詩書閑處好,門前風景雨來佳。終日向人多醞藉,木犀花。」

分茶,是宋代上流社會的飲茶風尚。莫分茶,是因為斯人已去,再沒有與她共同分享這分茶鬥趣的快樂了。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