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华夏文明:中国古建筑(一)...

华夏文明:中国古建筑(一)

分享

引子

中国古代学术无不以“究天人之际”为其宗旨,正是华夏思维方式中天人合一整体思维的体现。《周易·系辞传》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这里阐明了《周易》的宇宙发生论。这一原初的太极,是“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的多样世界的最终根源。也就是说,天人原本就是一个整体。

中国古建筑中的阴阳相和

中国古建筑以刚中有柔,柔中有刚,阴阳合德的和谐美著称于世。《周易》在提出“一阴一阳之谓道”的同时,还强调阴阳两者的“相和”。《周易》一书中大量运用了如“中和”,“中正”,“时中”,“正中”,“行中”,“保合大和”等范畴概念。以此朴素辩证法来审视艺术,就要既有阴柔阳刚美的侧重,还要两者和谐,所以传统艺术唯有含刚蕴柔,寓刚于柔,方算妙品。叶朗先生在谈到《周易》对中国古典美学的影响时,特别强调了阴阳相和的优秀传统,他在《中国美学史大纲》中说: “在西方美学中,崇高和美是对立的。美是内容与形式和谐的统一,崇高则是理性内容压倒和冲破感性形式,中国古典美学的壮美,却并不破坏感性形式的和谐,它仍然是美的一种,是阳刚之美。它和优美(阴柔之美)并不那么绝对对立,也并不互相隔绝。相反,它们常常互相连接,互相渗透,融合成统一的艺术形象。”

由此,我国古代优秀艺术作品的阳刚之象,不仅要雄伟,劲健,而且同时要表现出内在的韵味。柔美的形象不仅要秀丽,婉约,也要同时表现出内在的骨力。我国古代建筑艺术亦如此,一些著名建筑实例常常于雄伟壮丽之中包蕴着柔和与秀丽,达到阴阳的兼备与溶和。这一审美特征,与西方古代建筑对阳刚的强调与夸张,对崇高理念的追求,适成对比。

古建筑的阴阳合德观念

在布局设计和环境意识上,中国古建筑表现了较强的阴阳合德的观念。“庭院深深深几许”,南唐诗人冯延巳的这一名句,常常被用来形容中国传统建筑的延绵无尽。庭院一般是指前后建筑与两边廊庑或墙相围成的一块空间,这里建筑的实体,主阳,庭院为虚,主阴,这一虚一实组合而成的“前庭”和“后院”,按中轴线有序连续的推进,大大增强了传统建筑阴阳合德的艺术魅力。北京的故宫、山东曲阜的孔庙等建筑集群之所以会打动千千万万个旅游观赏者,其主要原因恐怕亦在于此。要是单个地孤立地去观赏这些群体中的主要殿堂,它们的基本造型变化不大,不能反映出古建筑艺术的绚丽多彩,然而一旦将它们用围廊、门楼、亭阁、隔墙等有机地组合在一起,形成虚实相济的建筑群,其感染力便会成倍增长,这一布局特点,在我国建筑文化的发端阶段就已显示露端倪。就是在秦汉时期主要表现阳刚之美的建筑中,也不是完全不注意室外空间的组合,像秦阿房宫,也不是实体一块的建筑单体,而是以殿、楼、阁,以及诸多架空间道、复道联络组合而成的庞大建筑群,在它的阳刚之美中,也透出丝丝的秀美。

庭院的妙用

虚空透亮的庭院是我国古建筑室内使用部分有机的延伸和补充,是人工构筑的房屋与外在自然之间不可缺少的中介。一般而言,传统建筑的主要部分,如厅堂之类,均围绕着庭院布置,透过虚空的门窗或开敞的轩廊,建筑的室内外空间能自由地流通。按照传统的室内为阴,室外为阳的观念,这种内外流通又代表着另一种形式的阴阳变化和协调。《周易·系辞上》云:“是故阂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绝谓之通。”这阴阳乾坤的变动和流通,是中国传统建筑哲学的一个重要观念,它要求房屋的室内室外,也就是人力和自然的协调和融洽,实际上是我国古典哲学中天人合一思想在建筑艺术中的具体应用。随着山水诗文的兴起,魏晋以降,人们对自然的审美意识有了较大的提高,宅旁屋后的私家园林也发展甚快,在普通建筑庭院中植树栽花,点石立峰可说是蔚然成风。于是便出现了山池院、山亭院、后花园等充满自然气息的庭院。就是较为规正严谨的院子,如唐代的回廊院,明清的四合院等,主人也多数在其一隅植木数株,在廊前花台中莳花几许,尽量使这些与建筑室内空间休戚相关的空庭更充满生气。由于传统建筑不求向高处发展,而是亲近着大地横向铺开。所以庭院中灌木乔木的枝叶常耸出墙来,其意在便干房屋周围的环境互相呼应。综观留存至今的古建筑,无论是寻常人家的一方小宅,抑或是官家的衙署堂馆,其墙垣屋顶多少均能掩映在相邻庭院中的绿树浓荫之下,人们只要步下台阶,走出廊房,便可感知花开花落、叶青叶黄的四季更迭。这种建筑与自然,室内与室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传统风格,正是由乾坤互变、阴阳相通的思想所使然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