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一院山河永乐...

“一院山河永乐平”(二)(图)

20091021YongLe

明成祖朱棣

三、无奈靖难挽狂澜

【新三才首发】 洪武31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因太子朱标此前已去世,皇太孙朱允炆继位,是为明建文帝。这位建文帝也是颇有些个性的人物,《明史》上说他“颖慧好学,性至孝”,或许如此吧,若是作一个民间学者也就罢了,然而, 为一国之君,凭这点是远远不够的,还需宽广的胸怀和过人的见识。

 

早在朱允炆作皇太孙的时候,就看着自己的那些藩王叔叔们不顺眼了,一次爷孙对话中,朱元璋说明自己封藩王抵御外敌,为保宗室的用意,朱允炆却问: “ 外敌入侵,可以凭借藩王之力,如果藩王作乱,凭借谁之力?”并透露了自己要削藩,甚至不惜兴兵讨伐的想法。这个建文帝确实没有帝王的大气和远见,在北土未平、海疆不靖之时,藩王们对抵御外寇平息内乱起了巨大的作用,而且,前文已提到,明朝的藩王不像历史上其他朝代有那么大的权力,朱允炆完全可以等到北元势力瓦解后,以“众建诸侯分其力”的办法,温和的削藩。

然而,这位天子一继位,就重用齐泰、黄子澄等力主削藩之人,并不许诸王回京奔丧,接着废除周、湘、代、齐、岷五位藩王,或流放,或囚禁,其中湘王甚至被逼阖宫自焚而死。更有甚者,周王和燕王是同母所生,朱允炆竟勒令燕王议定周王之罪,这确是欺人太甚了。朱棣知道,这不过是向自己示威罢了,无论怎样回答,朱允炆都不会满意,正所谓“愈加之罪,何患无辞”?但是燕王的回答很巧妙,他说: “ 如果周王的行为可疑,念在他是大明宗亲,请不要因为一点猜疑,就给他加重罪,而伤了亲戚感情,也有损您的圣明。如果他有明显的过错,那么有祖训在,可以对照。”

 

朱棣知道,接下来,这个侄子就要对自己下手了,为逃脱此劫,燕王只好装疯。然而,一心削藩的朱允炆并未就此罢手,而是找借口调走了燕王的直属部队,处死了燕府官校于谅、周铎,抓捕王府家属,并派指挥使谢贵和布政使张昺带兵包围了燕王府。倘若燕王就此束手待毙,北方藩篱尽撤,北元势力势必乘机南下,以朱允炆的能力,根本无法抵挡,多半重演南宋故事,那中国的历史怕要大大改写了。为求自保,燕王府指挥张玉、硕能暗中募集八百勇士进入王府守卫,又在王府端礼门内设伏杀了谢贵和张昺。包围王城的军队就此溃散,如此凶险就这样戏剧般躲过了,似乎是上天有意保全这位未来的天子。整个北平城,除了一两处反抗,其余都愿追随燕王。暂脱险境,燕王立即“上书天子指泰、子澄为奸臣”,并援引《祖训》“朝无正臣,内有奸恶,则亲王训兵待命,天子密诏诸王统领镇兵讨平之”起兵靖难,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靖难之役”。

四、「除非燕子飞入京」

燕王充分发挥了他的指挥才能,起兵不过二十来天,风卷落叶般的,拔居庸关,破怀来,执宋忠,取密云,克遵化,降永平,从起初募集的几百王府侍卫,发展至数万人。而对朝廷军队的战俘,朱棣从来都是随其来去自由的,他对此的解释是:每次擒获的将士,都是先皇的部属,是被奸臣逼迫来打仗的,并非出自他们的本意,顾念他们家里都有亲人在盼他们回去,我就把他们都放了。”而燕军被俘者,则是被剜目、剖腹、挖心者,所在多有。


但是,以一隅之力敌天下之兵,可不像说书般容易,建文二年冬,朱棣与盛庸战于东昌,盛庸依靠火器劲弩杀伤了大量燕军。危急时刻,明将平安又带生力军到,燕王吃了败仗,突围而走。这一役,燕王帐下爱将张玉战死,兵将折损惨重。朱棣请僧人修佛会祭奠阵亡将士,含泪宣读了自己写的祭文,并脱下自己的袍子当众焚烧,众将立即上前劝阻,朱棣不听,他说:“众将士对我情义深厚,我不能忘,我烧掉这个是要表明和他们同生共死,希望他们泉下有知。”说完悲恸不已。


燕王焚袍绝非曹操的割发代首,而是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朱棣对将士的爱护决非伪装,有一次出征途中,他看到一个士兵病倒在路边,立刻让病卒骑上自己的从马,旁边的人都说,大王的马士兵是没资格骑的,朱棣却说:“人命至重,难道一匹马比人还重要吗?现在他不能走路,如果不让他骑马,就只能把他扔在这了。打仗的时候用他,他生病的时候不管他,这是把马看得比人还重要。现在这样,这个士兵得到了帮助,这匹马又有什么损害。”这样的言行完全符合传统文化中以人为贵的思想,燕王能得众人爱戴绝非幸致。

20091023JianWenDi

明建文帝朱允炆

此时,那位建文帝却在为“凝命神宝”的告成举朝庆贺。建文帝刚继位时,有使者献上一块两尺见方的青玉,后来,建文帝梦到有神人给他送宝,于是命工匠把这方玉雕成大玺,上刻建文帝钦定的“天命明德,表正四方,精一执中,宇宙永昌”十六字,这个“凝命神宝”从建文二年正月起费时一年完成,玺成不久燕王就攻入京城。十六字的玉玺历史上并不多见,宋徽宗政和八年所做的“定命宝”,其文“范围天地,幽赞神明,保合太和,万寿无疆”,也是十六字,而不久就有“靖康之祸”,看来为政者不可尽弄这些乖张之举、面子工程。


几年的靖难之役实在是被削藩逼出来的,所以,燕王认定怂恿建文帝削藩的齐泰、黄子澄等人是误国谗臣,朱棣几次上书要建文帝赶走他们,并表明自己只想像以前一样镇守北平,可朱允炆表面上下诏罢免了两人,实际上仍把他们留在身边任用,这位新皇登基后的那些政策依旧没有改变,这次燕王兵败东昌,建文帝大概认为燕王从此就一蹶不振了,干脆下诏重新启用二人。有人认为,朱棣把矛头指向齐泰、黄子澄,是在为自己觊觎皇位找借口,在笔者看来,这不过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罢了。从之前兵围燕王府,而王府不得不悄悄募集勇士自保,足可见燕王并无反意,否则,若真如一些传闻中说的,燕王暗中招兵买马,在王府中打造兵器,智勇兼备的燕王何至被困若此?


在靖难之役中,朱棣也在各种场合一再表明,自己是被逼起兵自保,要手下将士莫作他想。有一次,燕军从保定出征,空中水气结露为霜,朱棣的战袍上结了一层霜花,婉转盘绕,犹若银龙一般,众将士无不骇异,交口称颂这个吉兆:“龙为君象,天命攸归,故有此嘉兆,必获大捷。”在当时的情况下,觊觎皇位者遇到这样的事,必定心中窃喜,甚至干脆借此树立自己天命所归的形象,然而,朱棣却对大家说:“我和大家御难求生,是不得已的事情。谁为天子也是有定数的事情。我只希望幼冲(指建文帝)能明白过来,奸臣伏法,我仍镇守藩地,你们大家也都各安其所。”


为早日结束这场战争,燕王决定绕过山东渡江直奔京师,但是,看到明军中有人利用这场战争乘机劫掠百姓,朱棣严格约束属下:“要靖难,必须要让百姓安定,要除灭乱贼,必须行仁义,如果百姓不安定,仁义不彰显,还谈什么靖难。”并告诫属下,如有“一毫侵害于良民者,杀无赦”。


眼看兵临城下,建文帝着实慌了,下令军民把京城外房屋统统拆毁,所有物资运到城内,实在运不了的一把火都烧了,要给燕军来个“坚壁清野”。另一批军民则奉命日夜加固城墙,恐怕天命如此,这城墙不加固倒还好,这一加固反倒塌了,只得再筑。天意如此,朱允炆的一番准备都白费了,守金川门的谷王朱橞、曹国公李景隆,望见朱棣的麾盖,开门迎降。四年的靖难之役终于结束了。朱棣在城楼上遥望城中,却看到宫中火光冲天,忙下令前往救人。原来是建文帝举火焚宫,冲进皇宫的士兵们只在灰烬中找出了他的尸体,燕王看到侄子的尸体哭道:“你这个傻孩子。我来是扶持你的啊,你怎么这么干啊!”

 

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室中,秦王晋王早在朱元璋之前就相继离世了,燕王是朱家尊序上最高的,自然被群臣拥上宝座。早在此前二十年,那位神机妙算的“后朝军师刘伯温”,就在“烧饼歌”里留下了“南方终灭北方兴,除非燕子飞入京”的预言,而今,燕王登基,年号永乐。真的是“燕子飞入京”了。那么,接下来的历史是否会按照“烧饼歌”而发展呢?(未完待续)

(新三才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