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新三才精华回顾」玉楼春 ...

「新三才精华回顾」玉楼春 欧阳修 (图)

分享

尊前拟把归期说,

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间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
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阳花,
始共春风容易别。

“多情自古伤离别”,离别,自古以来就为文人骚客吟咏不已。词的主人公在离别筵上拟说归期,却又未说先咽。贴切地描绘词人和亲友离别时内心的凄凉与郁闷。“拟把”、“未语”两词,蕴含多少不忍说出的惜别之情?但词人没有沉溺于一己的离愁而不能自拔,而是由己及人,将离别一事推向整个人世的共同主题:“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和月”。作者清醒地认识到,离情别恨是人与生俱来的感情,与风花雪月无关。离别的歌不要再翻新曲了,因为一曲已经令人柔肠寸断。到此词人却宕开一笔:“直须看尽洛阳花,始共春风容易别”。他和同伴相约,一定要在赏尽洛阳名花之后,才与春风一道毫无遗憾地离去。二句想象奇特,豪情纵横,寄寓词人对美好事物的爱恋与对人生无常的悲慨。此词引入对人世大背景理性的思索,感情深挚,不同凡响。于豪放中有沉著之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