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冒死弹劾严嵩“十罪五奸”的...

冒死弹劾严嵩“十罪五奸”的谏臣

 在中国历史上,严嵩可以说是利用首辅之权大肆贪污的典型。史家说“严嵩之纳贿,实自古权奸所未有”。他善于柔媚逢迎,深得嘉靖皇帝宠信,因而仕途通达。他位居内阁首辅等要津二十多年,权势熏天,不仅招权纳贿无孔不入,而且凶狠地将反对者或贬或罢甚至处死,企图钳制百官之口,树立个人淫威。然而,还是有一批勇于抗争的官员,并没有被其淫威所吓倒,“知不可为而为之”,进行了勇猛战斗。杨继盛就是其中的杰出一员。

 
杨继盛(1516年-1555)字仲芳,号椒山,直隶容城(今河北容城县)人。嘉靖二十六年进士,被授任南京吏部主事,后调北京任兵部员外郎。嘉靖二十九年(1550),蒙古俺答部侵犯京城,奸臣严嵩死党大将军仇鸾请开马市以和之,杨继盛上书《请罢马市疏》,力言仇鸾之举有“十不可”、“五谬”,坚决反对。严嵩庇护仇鸾,杨继盛因上疏获罪被贬狄道(今甘肃临洮)典史。杨继盛在狄道期间兴办学校、疏浚河道、开发煤矿、让妻子张贞传授纺织技术,深受当地各族人民的拥戴。一年后,俺答依然扰边,马市全遭破坏。明世宗知继盛有先见之明,再度起用杨继盛,调为山东诸城县令,改任南京户部主事、刑部员外郎、兵部武选司,半年左右连迁四职。
 
嘉靖三十二年(1553)正月,时任武选司员外郎的杨继盛接收新职后才一个月,就起草了一份奏疏弹劾严嵩。他在奏疏中把俺答视为“外贼”,把严嵩视为“内贼”。他说:“未有内贼不去,而可除外贼者。”他详细地揭发了严嵩的十大罪状。
 
其一,“坏祖宗之成法”,高皇帝罢除丞相,而严嵩以丞相自居,凡是府部题覆,必须首先当面跟他讲了以后才能起草上奏。
 
其二,“窃君上之大权”,严嵩借皇帝的喜怒以作威作福,文武百官感谢严嵩甚于感谢皇帝,害怕严嵩甚于害怕皇帝。
 
其三,“掩君上之治功”,皇帝有善政,严嵩必定令其子严世蕃告诉别人这是严嵩提议而促成的,他又刻《嘉靖疏议》一书行销于世,想使天下尽知皇帝的好事归之于严嵩。
 
其四,“纵奸子之僣窃”,皇帝命令严嵩草拟的文件批答之辞,严嵩取回家令其子严世蕃代写,严嵩以臣子而窃取君主之权,严世蕃又以儿子而盗用父亲的权柄,因而京城有“大丞相,小丞相”的谣传。
 
其五,“冒朝廷之军功”,严嵩的孙子严效忠、严鹄乳臭未干,未曾一次涉及行伍,却冒充两广的功劳,授予锦衣所镇抚之职和千户。严嵩既借私党用以让其子孙做官,又通过其子孙提拔私党。
 
其六,“引背逆之奸臣”,仇鸾贿赂严世蕃三千金,被推荐为大将;仇鸾冒充擒获哈舟儿功劳,严世蕃也得以增加官秩。当得知皇帝怀疑仇鸾的心意后,严嵩父子又设法消除以前的痕迹。仇鸾勾结严嵩父子,严嵩父子又勾结仇鸾。
 
其七,“误国家之军机”,当俺答深入后惰归时,这是一个攻击的大好机会。兵部尚书丁汝虁曾问计严嵩,而严嵩告诫不要作战。及至兵部丁汝夔被治罪时,严嵩又说丁汝夔欺骗他,丁汝夔临行前大呼:“严嵩误我!”
 
其八,“专黜陟之大柄”,郎中徐学诗因弹劾严嵩被革任,他的哥哥中书舍人应丰也被排斥,给事中历汝进因弹劾严嵩谪为典史,又被吏部以考查为名削掉官爵。内外的大臣,被严嵩中伤的难以计数。
 
其九,“失天下之人心”,文武官员迁移提升,严嵩都以他们贿赂的金钱多少而批给。将弁贿赂严嵩,不得不剥削士卒;官吏贿赂严嵩,不得不打骂、聚敛百姓。于是,士卒和百姓流离失所,官场腐败流毒遍及海内各地,使得皇帝失去天下人心。
 
其十,“敝天下之风俗”,严嵩专权用事,社会风俗大为改变。贿赂的人推荐到了如盗跖一样的人,疏拙的人罢黜如伯夷、叔齐一样的人。守法度的人是迂腐、疏阔,巧于调和的人是有才能。讲节操正直的人被视为有意过分违反常理的人,擅长钻营的人被看成经验多善于办事的人。从古以来风俗的败坏,没有比现在更厉害的了。严嵩嗜好钱财,天下人都崇尚贪财,严嵩嗜好阿谀奉承,天下人都崇尚谄媚。本源不清,下流怎么可能澄清呢?
 
接着,杨继盛还检举严嵩为了掩盖这十大罪状,玩弄着五种奸计。
 
凡是皇帝周围的侍从,严嵩都用丰厚的贿赂加以结交,因此皇帝的一举一动和朝政的举措,都立即被报告严嵩了,皇帝的左右都变成了奸贼严嵩的“间谍”。
 
通政司是主管出纳王命之关节,严嵩用心腹赵文华为此衙门使臣。凡有奏疏到来,赵文华先送严嵩看完后才送给皇帝。王宗茂弹劾严嵩的奏章,过了五天才上报皇帝,因此严嵩得以多方反复遮掩,皇帝的喉舌都变成了奸贼严嵩的“鹰犬”。
 
严嵩让其子严世蕃与东厂和锦衣卫头领缔结姻缘,皇帝的爪牙都变成了奸贼严嵩的“瓜葛”。
 
严嵩害怕科举的人多爱讲话,凡进士出身不是他私党的人,就不让他们参预中书、行人的选官。推官、知县如果不贿赂严嵩,就不许参预给事、御史的选官。如此,被选官的官员进则就以宴请结交欢好,出则就以馈赠互相联络,攻击反对严嵩私党的人,不敢得罪擅权的大臣,皇帝的耳目都变成了奸贼严嵩的“奴隶”;
 
严嵩让其子严世蕃选择科举出身中富有才能和声望的人,加以网罗,安插在自己门下。如此,凡有什么事严嵩先行知道后便预先布置,朝廷各部的行政官署,大多都是严嵩的党羽,皇帝的臣子都变成了奸贼严嵩的“心膂”。
 
在揭露了严嵩的“十罪”、“五奸”之后,杨继盛请求皇上对严嵩“重则置以专权重罪,以正国法;轻则谕以致仕归家,以全国体”。
 
杨继盛的这道奏章打中了严嵩的要害,也给杨继盛带来了杀身之祸。
 
据《明史》记载,明世宗宠信严嵩,看到这份奏疏大为光火,再经严嵩暗中诬陷,世宗更是怒不可遏,下旨将杨继盛关入牢狱。世宗责问杨继盛为什么在奏疏中牵引到皇子裕王、景王,杨继盛回答:“奸臣误国,皇帝受蒙蔽。二王年轻,尚没有受到蒙蔽,因而能看穿真相;他们不畏惧权奸,因而能说出真相。”
 
在牢中,杨继盛遭受了杖刑的毒打。在杖刑前,有人给他送来蟒蛇胆,说是能帮助熬过杖刑,但是他谢绝了。杨继盛大义凛然说道:“椒山自有胆,何蚺蛇为!”我杨椒山有自己的胆,用蟒蛇胆干什么!他受杖刑后,在牢狱中昏死过去。半夜里苏醒过来,自己用碎碗片刮去坏死的肌肉,直到里面的碎骨头都看得见。狱卒拿着灯在旁惊得发抖,而他自己却情态自然,不当一回事。
 
案件移到刑部。刑部侍郎王学益是严嵩的同党,受到严嵩的吩咐,就想判处杨继盛绞刑。郎中史朝宾反对这样判刑,却被严嵩贬谪到外地当通判。刑部尚书何鳌不敢违背严嵩的意旨,也就这样结案了。但是,世宗这时还没有想杀掉杨继盛的意思,只是继续将他囚禁在牢里。
 
杨继盛被囚禁了三年,严嵩始终将他作为心腹之患。严嵩死党胡植、鄢懋卿对杨继盛心有余悸,对严嵩说:“你不杀杨继盛,不是养老虎给自己留后患吗?”这时正值御史张经、李天宠因倭寇事犯了罪,严嵩估计世宗必定会批准杀掉这两个人,就乘着秋审的机会,将杨继盛的名字附在张、李二人之后一起报上去。世宗果然不细看,就大笔一挥批下来了。杨继盛的妻子张氏得到这个消息,拜伏在宫阙前上书,揭露事情的真相,并且表示愿意代替丈夫接受死刑,让丈夫戴罪继续为国家效力。然而,严嵩扣下了她的诉状。
 
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月初一,杨继盛被杀,且被弃尸于市,年仅四十岁。临行前,他留下四句诗:“浩气还太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恩,留作忠魂补。”史载,“天下相与涕泣传颂之。”杨继盛妻殉夫自缢。燕京士民敬而悯之,以继盛故宅改庙以奉,尊为城隍,并以其妻配祀。
 
七年后,严嵩垮台。新皇帝穆宗即位后,决定抚恤因弹劾严嵩而被难的臣子,将杨继盛推为第一位,追封他为太常少卿,谥号忠愍。同年,又在保定建立“旌忠”祠,予以表彰纪念。清朝的顺治帝曾说:“朕观明有二百七十年,忠谏之臣往往而有,至于不为强御,披膈犯颜,则无如杨继盛。而被祸惨烈,杀身成仁者,亦无如杨继盛。”
 
杨继盛被杀,罪在严嵩,根在世宗。高阳曾经评道:“明朝杀谏臣,自此而始;反激排荡,致使言路趋于偏激,由意气而戾气,国亡始息。说严嵩是明朝第一罪臣,亦不为过。然而此养奸纯出于世宗的姑息,世有亡国之君,乃有亡国之臣,于此又得一明证。”
 
明朝中后期,整个官场已经变成了权钱交易、权权交易的市场,政治一片黑暗。然而,以杨继盛为代表的一批正直官员,胸怀强烈的正义感,面对日甚一日的贪风,坚持勇猛战斗。虽然他们力量微弱,无法改变其时的吏治败坏的总局面,其反贪活动以失败告终,但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英雄无畏的精神永照史册!
 
來源:新浪
 
責任編輯: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