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唐朝女人的雲想衣裳花想容

唐朝女人的雲想衣裳花想容

分享

《簪花仕女图》(资料图片:wikimedia)

【新三才訊】唐朝,在歷史上是一個幾乎公認的至盛時代,強大的政治經濟,造就了繁盛燦爛的文化生活,與各民族的交融並蓄更是大大解放了風氣,在其女子服裝上就可見一斑。

提到唐朝女子,你心中浮現的身影是什麼樣的?那麼真實的唐朝女子究竟是怎樣穿著的,不妨來看看考古史實吧。

唐朝仕女圖——永泰公主陵壁畫

衫子

唐朝女子常服的基本結構是上身衫、襦,下身束裙,肩加披帛。唐代女性日常穿著長袖上衣,窄袖短身,現在一般叫“襦”,按唐人習慣應稱之為“衫子”。

唐·張萱《搗練圖》局部

唐代女衫子身長很短,大多不及腰,初唐盛唐衫子袖窄,詩詞小說中也往往有“紅衫窄裹小擷臂”、“香衫窄袖裁”等描述。中晚唐衫子略寬鬆,但大體仍屬窄袖樣式。

“暴露”的領口

盛唐時女子的服飾確實頗為開放,上衣領口寬大,直領對襟、圓領對襟、圓交領、袒領、方領、雞心領等許多新花樣,讓女子將自己的美麗顯露出來。

唐朝女子服飾領口有雞心領、圓領、交叉領

初唐至武周的幾種衫子領式和穿法,包括圓領對襟、圓領斜襟、直領對襟、交領等。其實,電視劇裡如此“暴露”的穿法可不是初唐時就有的,一直到周武開元前後,衫子的領口才開得比較低。並且在當時,“慢束羅裙半露胸”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只有有身份的人才可以這樣穿著,這種裝束大多出現在宮廷、閨房之中。

只有貴族或者閨房內才可穿低胸的的衫子

在衫子外,唐朝女子往往會在外面套一件短袖或無袖短衣,現代多稱為“半臂”,而在唐朝,則被稱為“背子”、“短袖”、 “半袖”。

周武前後幾種無袖錦繡背子形式

而我們今天所稱的“襦”,在唐代文獻中常常冠以“大袖”,出現在古裝描述,或禮衣、舞衣配置中。

初唐舞女形像中的“廣袖之襦”與“漆鬟髻”

如唐沈亞之《異夢錄》提及貞元中帥家子夢一美人“為古裝,而高鬟長眉,衣方領,繡修帶紳,被廣袖之襦”,就是將其當做古裝;盛唐宮人禮衣有“彩大袖裙襦”,懿德太子墓石槨、韋貴妃墓壁畫中,也​​可以看到少數大袖宮人形象,除了大袖之外,領式、穿法都和同期流行的衫子無異。

初唐至開元身著大袖襦的宮人形象

色彩斑斕的裙子

唐代裙子的樣式也有多種,並且隨流行而更替。以紅、綠、紫、黃色最為流行。初唐常見魏晉以來流行的間色裙,色彩豐富,但以大紅間以他色為主,詩句中就有“眉黛奪將萱草色,紅裙妒殺石榴花”的描寫。

初唐的間色裙

上著窄袖圓領對襟短衣,外套圓領錦緣半袖,下著紅白間色裙,披黃紗帔巾,是初唐仕女最典型的造型之一。尤其是那條紅白相間的裙子,自魏晉以來便廣泛流行,在壁畫上,在復原後,都美輪美奐。間色裙即兩種顏色的布條相拼接而成的女裙,所間顏色除紅白外,還有紅黃。

按照壁畫再次呈現的唐朝服飾

同時另有一種單色裙,以多幅面料拼接而成,上窄下寬,或有若干褶襉。有趣的是,不少裙子還可看到細肩帶,則屬吊帶裙,從北朝、隋、初唐,一直到盛唐、中唐都不鮮見。

吊帶裙在宮廷與民間都廣泛的流傳

各種裝飾

唐朝女子的裙幅往往十分寬大,詩中有“裙拖六幅湘江水”、“書破明霞八幅裙”的描寫。裙系高至腰部以上,更顯身姿婀娜、體態修長。且除此之外,衣裙上亦有裝飾點綴,或刺繡、或印花、或作畫、或鏤金、或串珠、或鑲寶、極盡華麗之能事。

唐敦煌壁畫《樂廷環夫人行香圖》

帔與批帛

除了裙衫之外,唐代的女裝皆加帔,就是我們今天常說的“批帛”。批帛一般長度在兩米以上,多披搭於肩上,旋繞於手臂間,用薄質紗羅織成,或印花,或加泥金銀繪,有的把一段打一結扣,固定於半臂纓帶間,走起路來隨步履生花,優美非常。

壁畫中呈現的不同批法的披肩

武周後披肩式寬博帔子

唐代前、中、後期主要的帔子披搭方式

《簪花仕女圖》與現代復原圖

《簪花仕女圖》中那一低頭的溫柔,令人魂牽夢繞。唐末五代開始,貴婦所穿的長裙多采用鮮豔的大紅色,上或夾纈或紮染彩繪團花。同類紋樣和色彩在敦煌藏經洞出土五代引路菩薩供養人、五代陝西彬縣馮暉墓壁畫以及出土與五代同期的遼初絲綢中均可見到。而貴婦長裙外披大袖紗羅衣也是當時的潮流,輕薄透明的羅衣與披肩,給美人增添了一種朦朧意境。

男裝與胡服

另外,由於唐朝風氣開放,女子著男裝、戎裝、胡服等也是常見,李賀的《十二月樂詞》中就有“軍裝宮妓掃蛾淺,搖搖錦旗夾城暖”的描寫。

唐·張萱《虢國夫人游春圖》局部

開元以前,尤其是胡服盛行的時期,婦女多穿靴,與渾脫帽、窄袖衫、卷口褲組成一套胡服,在宮中身份較低的女侍中多有出現。永泰公主墓,章懷、懿德太子墓壁畫中均有發現。

女子穿著與男人相仿的服飾

更有傳說,武宗時,王才人因與武宗穿著相同的服飾,常被人誤認為皇帝,宮中如此,民間更是競相效仿。盛唐時期健美的女子風貌,又豈是其他朝代弱柳扶風的美人可比。

唐·張萱《搗練圖》局部

唐朝的女子,無論是“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的矯健舞姿,還是“羅衫葉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絲”的雍容典雅,還是“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的慵懶嫵媚,都自有一種別朝別代無法比擬的美麗氣質。也只有生在這樣開放、強盛的唐朝。

(責任編輯:Angela)

(文章來源:留園網)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