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智障者的新机会

智障者的新机会

分享

前NBA选手斯科蒂·皮彭(Scottie Pippen)指导中国特奥运动员练球。(AP Images)

自第一届世界特殊奥运会1968年在芝加哥举行以来,该活动已壮大为一场全球运动,为智残者带来了许多机会,使他们逐渐成为有贡献的社会成员。

除了向智残儿童和成人提供全年体育训练和举办运动会以外,特奥会对人们的生活也会产生深远影响。在弗吉尼亚北部为特奥会做义务教练的利奥·阿隆索(Leo Alonso)表示,特奥会有助于提高参赛者的社交能力和他们在社会上的发展,甚至有助于改善他们的就业前景。

阿隆索对本刊说,当青年人成为特奥运动员时,他们因此有了责任感,他们必须按时参加训练和比赛,并培养运动员应有的风格,这样有助于养成适应工作环境的良好习惯。他说,教练和其他义务人员也因此受益。他说:"我介绍来的每位教练都表示,这是他们人生的闪光点;他们一看到这些孩子,就离不开他们了。"

特奥会可追溯到1962尤尼斯·肯尼迪·施莱佛(Eunice Kennedy Shriver)在家中举办的日间营地活动。尤妮斯是已故总统肯尼迪的妹妹。据特奥会网页介绍,尤妮斯坚信,"智残者的能力比一般人所想象的高得多,应获得与别人同样的机会和体验。"  她曾邀请35名智残儿童在她位于首都华盛顿附近的宅第的草地上参加营地活动。

在施莱佛营地上,主人鼓励儿童们参加体育活动,使他们认识到有组织的运动项目将有助于社会交流和终身投入体育活动。

施莱佛营地为全美类似营地的出现开创了先河,不久就有人建议为智残者举办正式的运动会。于是,1968年便举办了第一届特殊奥运会,其原形模式为传统的田径奥运会。今天,特奥会与165个国家的250万运动员合作,其壮大发展意味着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有必要为智残者提供更多的支持,使他们融入社会。

阿隆索说,特奥会发出的希望与包容之声对改变人们对智残者的看法发挥了重要作用。残疾儿童如今更有可能与美国公立学校的普通儿童一道接受教育。普通儿童志愿为智残同学提供辅导,孩子们常常建立深厚的友情。他说:"事实上,一些担任辅导员的同学将来还会攻读特殊教育学科的大学学位,因为他们已有接触这类孩子的经验。"

2007-10-17-world-disability_1

 埃伦·麦卡锡(Erin McCarthy)在2007年美国麻省夏季特奥会上获百米冠军。(AP Images)

阿隆索1983年参加了志愿服务组织"乐观者俱乐部"(Optimists Club),从此与特奥会结下不解之缘。他10岁时从古巴移民来美,后来在华盛顿地区开了一家超市,生意非常红火。他回忆说:"特奥会与乐观者俱乐部进行联系,请我们赞助一轮篮球比赛。在比赛前,我们在特奥会田径运动会上做过义务服务。我做过大约两年,后来我女儿维维安(Vivian)出生,她患有唐氏综合症。"

唐氏综合症是一种产生轻度至中度智残的疾病,许多特奥运动员受其影响。阿隆索说,维维安出生后,参加残障儿童的活动成了我们全家的事情。" 我的大女儿后来也参加志愿活动。我的太太也一样。"

弗吉尼亚州北部的另一位义务教练帕特·哈梅克(Pat Hammeke)有一儿一女是特奥运动员。他说,这个项目帮助参加者"学习团队精神及有风度地认输──这是生活中必定会遇到的事。他们学习遵守纪律和锲而不舍。在队友中建立友情。他们从伙伴关系中获得乐趣。他们赢得比赛对手的尊敬。"

阿隆索也列举了为智残者建立社会网络的重要意义。在许多场特奥会比赛中举办了舞会,"这些运动员从社会交际场合中获益匪浅。他们期盼着这种非常快乐时光。"

哈梅克说,"要加强公众对智残者的理解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理解带来包容。"

他的女儿凯西(Casey)今年30岁,参加特奥运动已有22年。凯西对《美国参考》记者说:"我踢足球、打篮球,我还游泳。"她一直担任特奥会全球信使。她说,以这个身份,"我向不同的志愿者组织发表讲话",以便为这个项目招募更多的参加者。

凯西说,特奥会"使我结交新朋友,开拓新天地。我的理想之一是写剧本。我正在与一个剧团合作,创作关于残障者的剧本。" 她说,通过特奥会,我能提高就业技能并找到工作。我成了一个更好的运动员。我十分喜爱这一切,我一辈子都要做这项工作。" 来源 美国参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