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翡冷翠 佛羅倫斯(图)

翡冷翠 佛羅倫斯(图)

2009-10-26-judge

The Last Judgment

 

【新三才首发】佛羅倫斯素有「翡冷翠」之稱,在義大利語中意為「鮮花之城」,也被稱為「西方雅典」。它位於亞平寧半島北部一處寬廣盆地的中心,四周是美麗低緩的丘陵,阿諾河穿城而過。宏大的建築和精美的繪畫,吸引著人們來此朝聖。

一個城市的文化底蘊需要經過漫長歲月的歷史沉積才能形成,猶如阿諾河上的淡霧軟煙,瀰漫整座城市。在佛羅倫斯,無論你置身於廟堂之中,還是穿梭在大街小巷,你都能感受到那種超越時空的文化沉澱,或溫柔精緻,或蕩氣迴腸。

據傳佛羅倫斯最早興建於羅馬凱撒大帝在位時期,公元前59年成為羅馬的殖民地,此後幾經易手,於1282年建立共和國,國家的權力轉移到最有權勢的貴族手中。15世紀時,佛羅倫斯這朵玉百合花落入當地的巨商梅迪奇(Medici)家族的手中,梅迪奇家族是文藝復興的守護神,而這一守護就是300年。

佛羅倫斯是誕生天才的地方,既然是「天縱之才」,一定是帶著神的使命而來。很多歷史學家不明白為什麼文藝復興時期會集中那麼多天才,如果你把他們認為是神臻選來引領人類藝術文化的興盛,那一切也就必然而合理了。

烏菲茲美術館

在領主廣場(Piazza della Signoria)旁邊,這裡的人不到半夜是不會離開的,有的甚至通宵達旦在樓下高談闊論,吵得人無法入睡。不過有興趣的朋友如果不怕勞累,又喜歡夜遊的,不妨稍作停留,因為常會有人在此唱歌劇,去劇院聽往往很貴,這樣免費的街頭歌劇,對與我一樣的樂盲來說,都是天籟之音。

世界上的極品藝術博物館並不多,義大利就有兩座,除梵蒂岡博物館外,另一個就是佛羅倫斯的烏菲茲(Uffizi)美術館。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估計,義大利囊括了全世界60%的藝術品,而這些藝術品中的一半集中在佛羅倫斯。據說全世界60多幅頂級繪畫傑作,有27幅在烏菲茲,難怪有人說,如果不到烏菲茲,等於沒來佛羅倫斯呢。

烏菲茲美術館連著老橋和舊宮,本身就是文藝復興時的傑作,其中收藏著米開朗基羅、達文西、拉斐爾、喬托、波提切利、提香、魯本斯等等眾多藝術家的絕世之作。文藝復興早期的作品無一例外的都是為教堂而作,在對神的頂禮膜拜中極盡繪畫之能事。稍後的米氏、達文西、拉斐爾等人繼承了這一傳統,將繪畫藝術之神傳文化推上頂峰。

美術館中隨處可見臨摹學畫的人,一群群中小學生在名作前聆聽老師講解畫作背後的故事,揣摩畫家想要表達的意境,此情此景讓我忍不住感歎佛羅倫斯人的幸運:將美術課開在頂級的世界藝術殿堂裡,怎能不讓人羨慕。

學院美術館

佛羅倫斯有兩個分別表現陰柔和陽剛的典範之作,一個是波提切利的維納斯,另一個是米開朗基羅的大衛。《維納斯的誕生》是烏菲茲鎮館大作之一,海的泡沫中誕生的愛與美之女神,在貝殼中踏浪而來,長髮凌風飛舞,眉眼間一抹輕愁,傾倒了無數塵世中人。

米氏的大衛則被譽為佛羅倫斯的象徵,真品藏於歐洲最古老的美術學院——學院美術館(Galleria dell’Accademia)中,這也是我們從烏菲茲美術館移駕學院美術館的目的:一睹大衛真容。

大衛原本露天安放在領主廣場,經過長期的日曬雨淋,大理石表面侵蝕嚴重,1873年被遷到學院美術館加以保護。專家曾為如何清洗雕像而煞費苦心,經過了長達10年的研究,近兩年的清洗工作,耗資幾十萬歐元才得以完成。

學院美術館甬道的兩邊是米氏未完成的4個奴隸雕像,盡頭便是著名的大衛,其背後的故事版本很多,通用的一則是米開朗基羅將一塊有殘缺的巨大大理石,歷時3年,賦予它生命,創作出了世間最完美的人體—─大衛,後者被譽為勇敢和正義的化身。

米開朗基羅是集繪畫、雕塑、建築和詩歌藝術天賦於一身的天才,活著的時候就被封神——the Divine Michelangelo。有人說神握著米開朗基羅的手在創作,90年的生命裡,他本著對完美藝術的執著追求,創作出眾多氣勢恢宏的驚世之作。正如他在詩中所寫:「欲創造完美之物,須具純潔之心靈,與神之獻身精神。」正是因為心中秉承著對神的敬仰和膜拜,他的作品才充滿了永恆的神的光輝。

碧提宮與老橋

喜歡美術的人,碧提宮(Palazzo Pitti)也是不能錯過的。碧提宮曾是富商路卡‧碧提(Luca Pitti)的私人住所,後被梅迪奇家族購得,並在18世紀時用作拿破侖的權力中心,現在完全對公眾開放。館內收藏了相當數量的拉斐爾的油畫,畫作中人物秀美,場景祥和,聖母神聖端莊,讓人心生平靜,雜念頓消。與米開朗基羅、達文奇並稱文藝復興三傑的拉斐爾英年早逝,但他對後世影響深遠。

從烏菲茲到碧提宮,必定要通過阿諾河上的老橋(Ponto Vecchio)。老橋建於1345年,是歐洲最早的大跨度圓弧拱橋,也是1944年德軍撤退時佛羅倫斯唯一未遭炸毀的橋樑。老橋最出名的故事是,但丁在此遇到了為之傾心一生的麗人,她的翦翦凝眸讓詩人終身未娶,並將他的熱情融入曠世之作《神曲》。老橋與遙遙相對的天主聖三橋(Ponte Santa Trinita)是阿諾河上的雙姝,均為歐洲最美麗的橋樑之一。

當我們站在老橋上,望著橋下阿諾河多情的流水,聽著飄浮在水面上的憂傷情歌,恍然明白為什麼幾百年來,眾多的癡情男女不斷來此尋夢。

老橋的美麗傳說,吸引眾多的癡情男女來此尋夢。 漫步佛羅倫斯的街巷,處處都能感受到超越時空的文化積澱。

聖母百花大教堂

義大利的教堂多出自名家之手,佛羅倫斯的聖母百花大教堂(Santo Maria del Fiore,俗稱Il Duomo)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第一座偉大建築,與喬托鐘樓和洗禮堂完美結合,向世人展示著神的榮光。

聖母百花大教堂由純白色、淺粉色和淡綠色的大理石按幾何圖案鑲嵌而成,任何一處都是精雕細琢,極盡豪華。教堂集壯觀與美麗於一身,她的神話般的穹頂已經成為了不朽的傳奇。教堂的穹頂為曠世奇才布魯涅內斯基仿造羅馬的萬神殿而設計,設計的神奇之處在於,布魯涅內斯基沒有畫出一張草圖,沒有寫下一個數據,甚至沒有搭建一座內部腳手架,所有的一切均精確地刻在他的腦中。因為知道有人隨時想謀害他,所以他讓整個工程變成了自己內心的秘密。百年之後,米開朗基羅在羅馬的聖彼得大教堂也修建了一個類似的穹頂,卻自歎弗如:「我可以建一個比它更大的穹頂,但無法比它更美。」

聖母百花大教堂高91米,巨大的穹頂直徑45米,上面是喬爾喬‧瓦薩里所繪的《最後的審判》。我們通過狹窄的石階,到達穹頂觀賞整個巨畫。在神的威嚴下,惡人遭到嚴懲,墮入地獄,而地獄中的酷刑震懾著每一位觀者。再拾級而上,就到了教堂的頂端,腳下可見洗禮堂,因3組刻有舊約故事的青銅浮雕大門而著稱,其中的一扇被米開朗基羅讚為「天堂之門」。在百花大教堂的頂端俯視佛羅倫斯,但見阿諾河芳流宛轉,和遠處的米開朗基羅廣場遙遙相對,近處的喬托鐘樓四方四角,與教堂相映生輝。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