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德國留學打工的酸甜苦辣

德國留學打工的酸甜苦辣

分享

十年了,多少往事如煙而逝,但當初來德國後的打工經歷,卻在我們的記憶中刻下了永不退色的痕跡,雖然艱辛,也讓我們學到了很多。

和很多自費來德國留學的中國學生一樣,我和先生也面臨著經濟上的困境。當時剛剛國內大學畢業的我們毫無積蓄可言,再加上辦出國的仲介收取我們每人五萬元人民幣的仲介費。先生的父母是農民,把他送出國除耗盡老兩口前半生的積蓄外,還背了一大筆債,這也成了我們出國後沉重的包袱。我的家境雖然好一點,但靠工資吃飯的父母積蓄也不多,多虧出國多年的姐姐資助,才圓了我們“洋插隊”的宿願,國外的生活開支只有靠我們自己假期打零工維持。

(一)中餐館打工

踏上德國國土,安頓好起居生活,我們便到處打聽哪兒可打零工,因為語言不好,中餐館便成了我們的首選物件。機會終於來了,聽說耶誕節期間中餐館缺人手,可能會雇傭學生幫忙,剛到德國才兩個月的我們便迫不及待的給附近的中餐館打電話,很快我們就聯繫到一家中餐館,電話約定報酬為每人每天70馬克,會讓我們幹兩周,懷著喜悅和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們踏上了打工路。

之前我們對中餐館老闆的的壓榨早有耳聞,這次果真親身經歷了一把。我被安排在水吧倒酒水,忙時則幫著遞送飯菜,先生則在廚房洗刷和打雜。

第一天早餐我們每人得到一個麵包果腹,接著從十一點工作到下午三點,中午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本以為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歇一歇,吃過午飯,老闆娘先讓我們將所有的窗戶和懸掛在窗戶上的燈籠擦洗一遍,我們領了這額外的賞識後,又得到另一份“美差”--將餐館所有的凳子擦洗一遍。就這樣,午休的美好願望被無止境的體力勞動所取代,拖著疲憊的身軀,我們又開始了下午和晚上的工作,直到淩晨一點才被允許下班。

第二天早上起床後,我們發現早餐被取消,“饑餓奏鳴曲”和幹不完的工作陪伴了我們整個上午和中午。以後幾天裏,我們在老闆娘的冷漠面孔和無休止的忙碌中度過。

度日如年的日子終於熬過七天,中餐館的生意也漸趨平淡,這天,老闆夫婦將先生叫去,決定將我們打發走。按原商定的價格,我們總共可得980馬克,可老闆夫婦只願支付300馬克,先生對他們的欺騙行為大為光火,據理力爭,苦於我們只有口頭承諾,沒有書面協定。最後老闆擺出一副施“仁政”的架勢,決定再添50馬克,給我們作盤纏。

就這樣,第一次短暫的打工劃上了句號。我們下定決心,再也不去中餐館做工。自此,第一次走在國外的街道上看到中餐館時的那種喜悅和親切感蕩然無存!在我們親身實踐了同胞門的善意告誡“中餐館老闆會炸幹你們的最後一滴血”後,開始選擇了另一種打工途徑--在德國老闆手下幹活。

二) 通過仲介找工

轉眼間到德國已有九個月多了,為了減輕先生父母的負擔,我們每月從帳戶轉出一筆錢寄回國,這樣我們自己就所剩無幾,又加之我們很快面臨延簽,為了解決帳面危機,德語中級考試結束後,7月份,先生和我又忙趕往南方城市斯圖加特,再次尋找打工機會。在青年旅館,我們遇到一位甘肅人和一位陝西人。在陌生的斯圖加特,為了提高生存機會,我們決定結伴而行,一起找房和找工。

找房難

首先,找房對我們來說是一大難題,因為房東一般只願接受長期住戶,而我們只能短租,還準備趕在九月份DSH考試(德語大學入學考試)前回校。每天早出晚歸多方尋覓,毫無下落,就在我們快洩氣時,朋友建議我們去試一試住房仲介。抱著渺茫的希望,我們決定再去撞撞大運。正好有一女士想將自己的一套住房租出去,除去房租,仲介公司還要加收300馬克的傭金,雖然很貴,但我們別無選擇。這樣,在青年旅館滯留了一個多星期後,我們四人有了一個暫時安身的小窩。

艱苦的日子

找工對我們來說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每天上午去勞動局報到,每天下午拖著疲憊的身軀和失落的心情而歸,每天堆積著一張張的車票和旅館住宿發票,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盡頭!最後,我們的帳戶只差幾百馬克就到3200的不動底線了。愁!因為假期大量外地學生湧入這個南方工業城市,勞動局工情不樂觀,我們決定再次通過仲介公司找工。

德國南部富有的工業城市斯圖加特,每年假期湧入大量外地學生尋求工作機會

先生在這時有幸看到一家建築工地的招工廣告,小時報酬為18馬克,這也是他這段時間所看到的最高工價了。陝西的小周也一直沒找到工,想憑著同一張Service- Karte一起去看看,最後兩人同時拿下了這份工。現在只剩我這個無業遊民了,經過一個多星期的輾轉,我也得到了一份工,在Leitz(一家文具廠)搬文件夾。

先生在建築工地幹活,辛苦自不必說,好在他是農村長大的孩子,從小學會了吃苦,不會成天把“累”字掛在嘴上。我雖自認身高體健,但也經不住一天搬一萬個文件夾的折騰。

第一個星期,每天干完活回到家,如一灘爛泥癱在床上,再也不想起來,手指關節經過7個多小時的勞作,似乎再也伸不直似的,天天晚上臨睡前希望鬧鐘的鈴聲永遠不要響。好在先生體貼,下班後先做好飯再去車站接我,週末還想辦法拉我去附近公園放鬆。

第二個星期下來,我真有種到了極限的感覺,身心極度疲憊,腳上還掛了彩(兩腳大拇指被掉下來的一堆檔夾砸傷)。當我去仲介訴說時,不但沒得到同情,對方還一再推卸責任,而我則必須帶著傷痛繼續幹活。

在Leitz的工作持續了4周,這時仲介通知我下周將轉入另一公司繼續幹。我的新工作是給一家超市的貨架上貨,每天只工作半天。我無法容忍仲介的不負責任,更不可能將自己短暫的假期耗費在半天的工作上,因此我提出解除合同,仲介老闆大怒,於是我們爭執起來,我終究沒有接受這份新派給我的活,事後仲介老闆從我的工資中扣走了200馬克。

這就是我們的第二次打工經歷,比中餐館稍好一點。有幸的是我們和老實憨厚的小周自此成為好友,當小周瞭解到我們對延簽的擔憂後,主動提出借錢給我們,以解燃眉之急。

德國南部富有的工業城市斯圖加特,每年假期湧入大量外地學生尋求工作機會
 
(三) 直接和工廠聯繫

有了幾次打工經歷,我們決定直接和工廠聯繫,萬不得已時才接受仲介的工作。在我們離開斯圖加特前,小周幸運的得到一份磚瓦製造廠的活,小時工資22馬克,算上加班費每月約有5000馬克進帳--很豐厚的一筆收入!他很慷慨的將聯繫地址告訴先生,來年夏天他們便一同進了這家磚瓦廠,約定幹三個月。第二年我也在勞動局找到了一份出版社的工作--在書庫中將顧客訂單中需要的書找齊,相比之下我們的工作輕鬆了,收入卻在增加。

真誠、善良、忍讓,路越走越寬

在新的工作環境中,發生了這樣一件事,先生工作的磚瓦廠實行早晚兩班倒。製作瓦片的模子按理說應該在下班前沖刷乾淨,以便交接班後下一批工人正常開展工作,更有利於範本的保護。但通常經過一天的勞頓,人們已筋疲力盡,不願再去搬那些幾十公斤一個的生鐵塊子,這樣一來,成堆的模子就這樣堆積著,“迎接”著下一批工人。輪到先生當班時,他主動在下班前將一個個範本用高壓水槍沖洗乾淨。第二天再上班時,看到工作臺上擺著這樣一張字條:“你給我們做了很好的榜樣,非常感謝!”。從此以後,工人們自覺在下班前沖洗範本,徹底改變了以前的局面。

我一向認真,工作盡職盡責。在新的工作環境,工頭派給我的活,我都想辦法以省時省力的方式幹好。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工頭對我非常滿意,甚至讓老工人學習我的工作技巧,對我的稱呼也變得非常客氣。他很理解學生的假期有限,便有意給我安排加班機會,除週六的加班外,平時也儘量讓我多幹。其他學生想加班,必須在廠方統一安排的情況下才有可能,而我可以自己決定加班時間,因為他認定我不會偷懶。逐漸的,我發現其他老工人對我好象有看法,甚至產生抵觸情緒,小組工作時不願配合的現象也時有發生。

我覺得對抗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相互間建立真誠理解和尊重才是關鍵。一次,工頭讓我和一名老工人一起完成幾百份客戶訂單,起初她流露出不願和我合作的意思,我沒有在意她的態度,把精力專著於工作上,主動挑起重活,將包裝好的重箱搬運到旁邊的小車上,對她提出的意見我也虛心接受並加以改進。漸漸的,她對我熱情起來,並開始誇獎我。這樣,工作中的矛盾被一個個解開,同事間的關係又融洽起來。

2001年磚瓦廠由於經濟原因裁去一個班,同時也減招學生工。經我介紹,先生也獲得了出版社的假期工,在一包裝部門幹活。工頭是一名約50多歲的德國女人,嗓門特大,動輒發火,而且髒話不離口,對手下員工的要求近乎苛刻。對於她安排的工作,先生總是盡職盡責的完成;對於她的誤解和咆哮,先生總是平靜的聽著,並始終微笑著平靜的解釋,對她保持一種寬容和忍讓。

實際上,我們一直很同情她,因為一次工傷造成的背部重創,導致了她70%的殘廢,這可能是她壞脾氣的一個重要原因。不過她的孝順是顯然的,每個星期一她都去探望獨居的母親,給她帶去自己做的飯菜,蛋糕或其他小點心,直到母親去世。當我們幹完假期工,準備返校時,她特地過來向我們道別,拉著我們的手,眼中充盈著淚水,話語哽噎,懇切的希望我們下次再來。

在今天,崇尚金錢和追求以自我為中心的個人主義,似乎成為一種時尚。這時,在異國他鄉,再一次感到,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善良、忍讓,是多麼的珍貴!

無“失業”之憂

我和先生雖有不同的工頭,但實屬同一大部門。在我們工作的最後一天,部門主管特地過來打招呼,讓我們下班前去他的辦公室坐坐。他對我們的工作給予高度評價,並要求我們不要再客氣的稱他為“您”,而應以朋友的禮節稱為“你”。他遞上兩張早已準備好的名片並告訴我們,以後再想來工作只用給他寫一封電子郵件,最後與我們擁抱道別。自此,我們省去了找工的麻煩,工廠人事部門總會在放假前主動打電話詢問我們是否有空來幫忙。

不隨波逐流

隨著每年假期越來越多的學生流往南方大城市找工,住房成為一個日趨突出的問題。在斯圖加特,原價200多歐元的十幾平米的學生宿舍,由於中國學生的蓄意高抬房價,突飛猛漲至400~500歐,房主從中漁利價差,聽說對於在Bosch打工的外地學生,房主還會額外收取一定的費用。相對于德國學生的堅持原則,中國學生的這種魚肉同胞的作法,越發讓人不寒而慄。

我和先生所租的住房也於9月底到期,而我們的工作還得繼續一個月,大學廣告欄裏找房告示隨處可見,高抬房價的告示也在其中熱鬧的點綴著,偶爾見到一兩張以平價出租房間的廣告,也早已過期。我們斷斷續續找尋了半個月,毫無結果。轉眼到了月底,下班後我們再次來到大學,如果今天找不到房,明天我們只有流落街頭。我洩氣了,對先生說:“我們妥協吧,看看高價房!” 先生搖了搖頭:“我寧可睡火車站,也不會去助長這種惡劣的風氣。房價是怎麼抬起來的?就是因為有像你這樣的人去助長它,否則,一個巴掌怎麼拍得響?!當我們抱怨別人時,有沒有想到自己的推波助瀾!”

就在我們準備空手而歸時,在地鐵口碰到一位因租不出房而犯愁的中國人。原來他和另一同胞計畫好合租兩室一廳,等他將房子租下,這位同胞卻又另辟奚徑,私自收回承諾。在感歎人世險惡的同時,他不得不獨自面對經濟問題。這樣,我們租下了一室一廳,落得個皆大歡喜。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時至今日,先生和我早已畢業,先生也已就職一家大公司任機械設計工程師,每年侯鳥一般的打工生活也已成為過去。回首往事,在那些極度艱難的日子裏,在舉目無親的異國他鄉,是中國傳統的道德價值觀,引領著我們,克服了生活中的一個個困境。他象茫茫大海中的燈塔,歸正著我們這艘不經風浪的小船,將我們帶往希望的彼岸!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