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奥地利克拉根福(klage...

奥地利克拉根福(klagenfurt)之旅(组图)

【新三才首發】九月的最后一天,维也纳的天气清爽的令人陶醉,没有了夏的炎热,却让人沉浸在秋的厚重之中,难以自拔。我的一位当地朋友–退休的老先生,要前往奥地利南部著名旅游城市克拉根福(klagenfurt)办事。克拉根福也是我一直想去而没能去成的小城,于是就有了我这次的顺风车之旅。

克拉根福距离维也纳约320公里。我们的雷诺车奔驰在A2的高速路上,一路向西。这条高速路就穿行于山岭间,绿野旁。通过的长短不一的隧道就大约有15个之多,沿途让我一再的领略并折服于奥地利那森林覆盖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丰富林业资源和绿色植被。草地茵茵,绿树成林,随着山脉蜿蜒起伏。

听说我需要拍一些照片,老先生就在高速路的一个停车休息区把车停住,对我说:你可以到那个塔的顶部去拍照。我一看前方果然是一个高耸的白色瞭望塔。好吧!不就是一座比较高的铁塔嘛,看上去一点都不高啊!可当我爬到铁塔一半的时候,听着耳边的风声,看着四处透风透亮透景的塔身,和脚下遥远的景物,感到自己的双腿真的是在轻微的颤抖吗?好吧!我终于承认了原来我真的是有一点点点的恐高症。才点点而已。当时的我真的有了片刻的犹豫,是后退还是前进呢?是个很难的选择。最终还是咬着牙,心一横双手紧紧的抓牢两边的铁管,一步步终于挪上了铁塔那最顶端的平台–360度的全景平台。于是颤抖的我就在相机中拍下了让自己难忘的景致。下塔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个白色的铁塔有个美丽的名字—太阳塔。真的呀,当时的我站在铁塔的顶部,阳光洒满全身。或许在塔的底部仰望似乎永远也无妨想象塔顶的风光是如何的演绎着光与影的多彩多姿,也永远无法领略那个曾经的美丽。只有战胜自己的怯懦后方能品味到那份独特的意外之惊喜。

傍晚抵达后,我们下榻于一家青年旅馆,简单干净而整洁。因为老先生都提前预订了,所以入住手续很方便也简单,简单到接待人员都不看我的证件,全凭老先生填单搞定,费用每人大约26欧元。早餐是自助性质的免费餐,有咖啡,热茶,牛奶,白面包,黑面包,酸奶,奶酪,果酱,切成片的火腿肠。好吧,就让某人以响亮的饱嗝,让众多食客在目瞪口呆的瞬间石化中,来告别这个丰盛的早餐吧。  

克拉根福是个标准的奥地利南部边境城市,距意大利的威尼斯(venedig)约280公里、离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Laibach约90公里。克拉根福在大约l2世纪已初具城市规模,自1518年被立为karnten的首府至今。最初这里只是一个城四周筑有高高的城墙的防御性山城。但在1809年与拿破伦的法军交战后,所有城墙均被毁坏。但克拉根福的近郊还保留有许多的城堡。因阿尔卑斯山雪水积蓄而成的湖(woerthersee),使得这片土地因湖水森林山岚的调节而舒爽。因山水之胜而成为奥南的观光重镇,位于湖(woerthersee)右侧的克拉根福旧城是以一条人工运河与湖(woerthersee)相连。经过800多年的克拉根福人的发展,在城内留下了众多的历史足迹,成为除了湖光山色外,克拉根福吸引游客的一大重要因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的氛围安祥而宁静,有种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之感。无怪老先生对我说这里是度假的理想之地。  

归途,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熟悉而陌生的景致,不知何时君才会再来。人生就在等待和希望中慢慢的老去,不是吗。就像那庭院外,枯树下,石桌上,那渐渐冷去的下午茶。似曾相识的余温,透过手心,永远的留在记忆的深处。一抹余辉,夕阳西下。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