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生命之后花园(組圖)

生命之后花园(組圖)

【新三才首發】或许我真的和奥地利萨尔斯堡(Salzburg)的城外小镇,农庄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种种因缘际遇,不久前刚游览完当地湖畔农庄,那美丽温馨的回忆还没消失,一个月后的我再次来到距萨尔斯堡20公里的另一个以度假天堂而闻名的小村—Faistenau。这里居民有大约有2968人。Faistenau有个大大的天然牧场,修整的林间山路长达150公里。因此这里是户外活动爱好者的圣地,骑越野脚踏车,骑马,登山,滑雪,垂钓。三公里外还有个高尔夫球场。

我们到达农家旅舍Pension Schierl已经是中午时分,匆匆的结束了还算丰盛的自助午餐,忙里偷闲的我决定出去看看这个小村。天空中透着淡淡的迷雾,干净整洁的小路,一如既往的宁静与安详,外形相似的农舍,古朴中透露着大气和优雅。象在给我讲述一个个或辛酸或快乐的故事。漫步中来到一处小广场,注意到不远处有着一所幽静的院落,和一个高塔似的建筑,开始我以为又是一个小教堂,可当我推开半人高的铁栅栏门时,才发现原来我来到了一处生命的后花园—一个小小的公墓园。踏上一条碎石子铺设的简单小路,思想中空空如也的随心的走着,安静的让我茫然四顾,仿佛那扇不起眼的黑色栅栏门就像一道生与死的结界,隔绝了人间无尽欲望之喧嚣与无奈沉沦的浮华,而这里令人惆怅无比的时间之脚步早已停歇,留下的只有墓前朵朵争颜绚丽开放的花与瓣,和那在风中摇曳的不肯熄灭的红烛,寄托着亲人的无尽相思。亦或许在人世间对生命真意追寻的坚忍脚步却从没有因生命的逝去而停歇过,就像穿越指间的光与影,默默无闻中无数次华丽的轮回转身,等待着那一双双期盼的慧眼穿越迷雾,永不言败的找到生命之永恒奥义。

似乎耳边又回响起了那首明朝唐伯虎的著名诗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富贵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起身,留下了几张孤独而落寞的影像。希望不会因为我的唐突到来而打扰了这里永恒的寂寞与安宁。离开这个我无意间闯入的生命之后花园,心里思考着这个布局,让我在内心中有着感慨和惊讶。因为放眼望去,以这个小公墓园为圆心,在其周围大约半径50米的距离上分布着,村管理处,旅游协会,邮局,银行,和小公墓园仅仅一墙之隔的农舍,农家旅舍,幼儿活动中心等等。似乎这种建筑布局在这个不大的村落中却淳朴的体现出一种大爱无声的人文关怀与意愿—让逝去的人永不寂寞,让活着的人心存敬畏与思索。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