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异客 紐約無證華裔女子心碎 慘遭...

紐約無證華裔女子心碎 慘遭大學拒收

“我已在陰影下生活十多年,要是‘美國公民父母暫緩遣返’(DAPA)遲遲不能執行,我可能會離開美國。”20日參加紐約市立大學“夢想者”(CUNY DREAMers)“第二屆夢想者論壇”的王慧敏表示,她因無證身分無法就讀喜歡的專業,年近40也沒有體面工作。不少無證青年也分享因沒有綠卡而失去獲獎學金的遭遇,希望聯邦加快移民改革腳步,給無證移民實現美國夢的機會。

祖籍福建廈門的王慧敏1999年與老公以遊客身分進入美國,隨後決定留在紐約生活。“當時不算無證移民,因為我有旅遊簽證,而老公找到工作,辦理工作簽證。”為了不分居兩地,旅遊簽證過期後,王慧敏並未出境,等老公拿到綠卡後再轉換身分。然而事與願違,丈夫綠卡沒辦下來,夫妻倆都變無證移民,十幾年來只能在布碌侖過著“黑戶”生活,做薪水較低的辛苦工作,雖然生下了一兒一女,也無法給他們最好的成長壞境,每天還因擔心被遣返。

同時,無證身分令王慧敏的求學之路也跌跌撞撞。由於在家鄉只讀到高中,一來到美國王慧敏就想繼續深造,但無證身分卻令她舉步維艱。“三年前市大科技學院(New York C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因為無證身分而拒絕我入讀護士專業,真感心碎。”王慧敏表示,由於保險等問題,市立大學護士專業自2012年起拒收無證學生,即使她當時已因接近滿分的GPA被錄取。“雖然我最後在同所學校讀了其他專業,但此事令我打擊很大。”

原以為要等到兒子成年入籍後,自己才得見光明的王慧敏去年11月20日得知歐巴馬總統的DAPA行政令後興奮不已,可是隨後展開的拉鋸式訴訟又澆滅希望的火苗。王慧敏表示,全家已考慮合法移民到其它國家,不能忍受自己年近40還無法開始事業的現狀。

除了王慧敏,很多即使申請“年輕無證移民暫緩遣返”(DACA)的年輕人也分享自己因無證身分而遭遇的不公。民權中心(MinKwon Center for Community Action)韓裔員工Jung Rae Jang回憶,自己與單親母親在喬治亞州生活時,因為無證身分,連政府樓也不能申請,上學更是受到各種阻礙與排擠。而GrantAnswers網站創始人Cris Mercado則表示,在紐約大學和市立大學就讀時,兩次因沒有綠卡而失去高額獎學金,求學路更加艱辛,心靈也受創。“我們也是有著熱血、夢想的青年,不應因無證身分失去教育機會。”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