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美国空军的故事

美国空军的故事

分享

科里·伦敦(Korey London),美国空军退伍军人,最近从佐治亚州奥古斯塔市奥古斯塔学院(Augusta College)毕业,目前担任位于奥古斯塔市的佩因学院(Paine College)公众关系助理主任。

记得我在上小学时,历史老师曾经讲过,在二十世纪初,主要是欧洲国家的一些人想来美国寻求更好的生活方式。那些有钱买船票来到美国的人称为移民。当时的传言是,美国是机会的土地,街道是用黄金铺成的。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街道,但对有心人来说,美国始终有着许许多多机会。

我也记得在历史课上学到,非洲西海岸的许多人被抓捕,然后用船运到美国、南美洲和加勒比岛作奴隶。我记得听到说,这些非洲人在前往新世界的漫长航行中的生活条件极为可怕。我也记得关于非洲人在美国废弃奴隶制前所受的残酷待遇。我当时想,那些人怎么可能在如此艰难的时代活下来。但他们活下来了。有时,我看着自己的黑皮肤在想,我自己是否能够在那种条件下生存。随之我便感谢上帝,让我不必经历我祖先所受的苦痛。

因此,在我想到美国时,我不仅经常想到过去几代人为了寻找改善生活的机会而移民美国,而且也会想到那些作为奴隶而被迫来到美国、并且在好时光来临之前曾经倍受熬煎的人们。这两类人都克服了许多艰难困苦,通过辛勤劳动打下基础,从而给后代创造了更好的机会。

“什么是美国人?”是个相当难回答的问题;因为除了美洲原住民以外,我们都来自美国之外的国家,或者至少我们的祖先是这样。

我的家庭也不例外。我父母来自加勒比西印度群岛的两个小岛。我妈妈来自瓜德罗普,爸爸来自圣马丁。他们十几岁时在圣马丁初次相遇。他们在1960年代末期不约而同地来到美国。当我妈妈在纽约定居后,她发现我爸爸也已经在这里。不知她是怎样找到他的,后面的事就不用我多说了。

我爸爸后来加入美国陆军,服役20年。他的军旅生涯为我家提供了相当舒适的生活,并且让我们看到了否则很可能没有机会光顾的世界许多地方。我哥哥在我上高中时参加了美国空军,我也在念了一年大学后加入空军。时至今日,我已经履行完我的兵役合同,并且靠军方资助几乎也已念完大学。除了得到教育机会外,我对参加美国空军保卫祖国的经历也有一些美好的回忆。

我在空军里很幸运地有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在公共事务处编排基地报纸。这就让我有机会了解他空军将士在为保证美国安全所做的工作以及有需要的人可以获得的帮助。

让我十分难以忘怀的一件事,是我曾经前往北极圈内的一个边远小村庄,帮助来自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的媒体报导某飞行中队向住在那里的阿拉斯加原住民运送发电机和其它用品的新闻。这种运送是一项年度活动,在圣诞节到来的几个星期前进行。最让人心动的是看到村民们在收到用品和设备时所表现出来的感激之情。对于参加运送的空军战士来说,帮助那个村庄的原住居民不过是日常工作而已。这些战士体现着空军的核心价值观:诚信第一,服务先于自我,一切行动求优异。

这就是为什么当我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美国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将士在伊拉克献身时,会感到很难过。我视自己为一名美国爱国者,并且曾经为服务和保卫祖国而服役;但我参军最大的理由并不是要出去杀人;我是想挣钱完成学业和获得非军事职业的培训。这也是我当兵期间许多空军战友告诉我的他们参军的理由。当我看到那些军人牺牲的报导时,我知道我本也很可能就是被装在那样一个尸袋里运回家园。但这新一代男女军人所作出的牺牲,正是为了让后代不必再次遭受9月11日那样的灾难。来源 美国参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