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去过台湾后 我放弃武力收复...

去过台湾后 我放弃武力收复的想法(图)

 

台湾花莲海滨景色

16岁以前,我都以为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分,那里住着高山族和蒋介石的国民党。后来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中知道了报纸《参考消息》,于是开始看,又从《参考消息》才开始了解台湾。慢慢的,对台湾有了一种独有的情怀。

很多年以来这种对台湾的情怀始终困扰着我,这个遥远的、名义上属于中国、又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的地方,和我有什么关联呢?我干嘛偏偏对他情有独钟?

终于,在2011年我踏上了这个向往已久的土地,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亲切,没有任何的隔阂,独自一人在小县城的街边吃着小吃,去超市买日用品,书店自由地翻看各种繁体字的历史书,而就在那一天,突然发现我读繁体字根本没有任何困难,但我却从来没有学习过繁体字。

我在午夜12点去只有2个人的酒吧喝酒、唱歌,和普通话都讲不清楚的酒吧老板一家人喝醉且互留电话,酒气加豪气地约人家去新疆玩。后来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在街上转了2个小时也没找到入住的旅馆,便随便找家旅馆试探性地问问,老板很客气地告诉我这里总共有 4家旅馆,还把每个名字都讲给我听,终于让我想起是哪个旅馆了。

有一天在台北,想去书店看看,在十字路口看见一家三口路过,就随便问问,书店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具体位置,爸爸说在这,妈妈说在那,但是说肯定就在附近,我已经说谢谢就准备走的,没想到,妈妈让爸爸用手机查查,我又不好意思走开,就等着他们慢慢查找。终于,爸爸确定过十字路口右拐50米就是,我非常诚恳地谢过他们后走向书店。在大陆用5分钟给人家指路也许只有我小的时候才遇到过。除了感动就是亲切。

再一天去一个自然公园,我们的导游是个老人,我一直纳闷这么老的家伙当导游行吗?后来发现无论是体力酒量还是热血,老人家都比我强。老人面对着一棵棵被砍伐的大树,不停给我们讲解当年日本人的暴行,最后忍不住在公园挥舞胳膊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小日本。我们跟团的倒是面面相觑,终于团里2个男子也被老人的热血感染,大喊打倒小日本,引得游客都朝我们这里看来。

后来等我回到新疆,在这一年的平凡生活中,我终于明白对台湾的情怀为什么那么独有了,因为,在台湾,能体会久违的淳朴,久违的真诚,久违的平淡,还有久违的宁静。

在我们这里没有人会半夜给一个喝醉的人指路,唯恐避之不及;也没有人会用5分钟给一个路人指路,更遑论使用手机GPS,也更不会有老人来当导游,而且这么用心尽职尽责地带领我们旅游台湾,告诉我们不曾知道的历史。

每当老人导游给我们略略地说起荣民,告诉我们很多荣民一辈子一个人孤单的生活,他的眼中总是带有淡淡的忧伤,好想知道这忧伤背后的故事。有一天路过荣民居住的地方,我从窗外看见一个荣民老人拄着拐杖在马路边独坐,我忙伸出手和向他招手,那老人慢慢抬起手回敬我,我从他的眼神能看到的只有平淡……。

历史书告诉我们,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领土,绝对不允许台湾独立!哪怕武力收复,曾经我是坚决认同的,而今?

台湾的一切是那么的传统,那么的具有中华民族的文明传承,而看看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收回台湾再去玷污他吗?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