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美国的街头艺人(组图)

美国的街头艺人(组图)

分享

街头艺人的表演在美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城市里随处可见,形成了一道独特的城市景观。

2012年我首次去美国。3月下旬的一个傍晚,在WestFalls Church出了地铁站,我一眼看见一位卖艺者坐在出口处弹着吉他。他弹得很投入,随着音乐的韵律整个上半身都在晃动,嘴一张一合地唱着,满脸欢乐,根本不像缺吃少穿的样子。我很感惊奇:在美国这个“头号强国”也有乞讨者?我在他身边放了一枚硬币,然后征求他的意见:能否拍张照片?“Sure!”(当然可以),他一边笑着爽朗地答应,一边仍旧弹他的吉他。我很想跟他聊一聊,但我又不愿意打断他,只好望着他披着满身落日的斜阳愉快地演奏。

实际上,在美国各地街头艺人随处可见,方知道自己是少见多怪了,我当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在首都华盛顿,在华盛顿的国家公园的自然历史博物馆门前,一对青年男子在路边演奏,一个弹琵琶,另一个敲小鼓。如果不是他们面前摆着一顶收钱的帽子,你不会相信他们是卖艺者。当我征得同意准备给他们拍照时,他们马上重新调好琴摆正架势。

白宫不远处我看见两个黑人中年汉子在卖力地吹着小号。他们也爽快地接受了我拍照的要求,很配合地站好。附近,一个男人孤独地高坐在花坛台上接受着行人的施舍……

还有些以“人体秀”或“行为艺术”形象卖艺的,让人耳目一新大开眼界。在旧金山看到一位卖艺者,他把自己的身上、脸上用颜料涂得花花绿绿,一副张扬的欢乐样子,他的旁边一位男子站着用钓鱼竿拴着一个纸杯在收钱,俨然“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姿态,让人忍俊不禁。

牛牧在他的文章《不失尊严的美国乞讨者》里为我们描绘了一场生动的卖艺场面:在纽约曼哈顿炮台码头候船时,看见几位黑人卖艺者身着印花短袖衫,头上歪戴一顶花小帽,手持六弦琴,各自分地段立于人群之中,边弹琴边说唱。当白人从面前走过时,就唱英语歌;如果是面对西班牙人就唱拉丁语歌;见了中国人就唱中国歌曲。《我爱你,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都唱得有板有眼。当我们从一个歌者面前走过时,他唱的是“我爱你中国……”、“好一朵茉莉花……”虽然投币者不多,但他们毫不灰心冷意,每个人都信心百倍地一个劲地唱个不停。……

跟在国内所见到的卖艺者不同的是:国内的卖艺者多是老弱病残,或是拖着残疾身子,或是抱着幼小的孩子,一副穷苦寒酸,让人见了心生怜悯。据我所见,美国的“洋叫花子”都是健康的成年男人,没有妇女、小孩和老人,更没见到过残疾人,他们的衣着外表跟普通的城市居民没有两样,倒好像大多是快快乐乐的,面无愁容,一身潇洒,活得挺有尊严。我问过美国朋友,他们说:美国的社会福利制度完善,这些卖艺人都衣食无忧,并非真正的穷人,街头卖艺不过是他们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已,是受法律保护的一种公民权利,而且,卖艺者的临时栖息地还被视为“风能进、雨能进、太阳能进,国王不能进”的隐私场所,其财产权当然也受到保护。

(责任编辑:肖凡)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