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奥地利乡间湖畔之旅(組圖)...

奥地利乡间湖畔之旅(組圖)

分享

【新三才首發】十月中旬,幸运的我有了一次到奥地利乡下出差的机会。这次旅行的目地地是奥地利萨尔斯堡城外30公里的易瑞湖(Irrsee)农庄。17号下午13点14分我在维也纳的西客站(Westbahnhof)乘上准点发车的Railjet166号列车。这辆高速列车的终点站是瑞士的苏黎世。从维也纳到终点苏黎世这趟列车要行驶约8小时,856公里。而我只要在这辆列车的途经第三站距离维也纳317公里的萨尔斯堡火车站下车就好。我的旅途大约需要2小时45分。在有些地段这辆列车的速度达到200公里/小时。

我下榻的农庄旅舍Dorferwirt位于易瑞湖(Irrsee)畔,始建于1550年,这相当于中国的明朝(公元1368年-1644年)时期了吧。是否它也经历了461年的,面朝大湖,春暖花开,看日出日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无奈寂寞日子呢。把熙熙攘攘给了人来人往,独把无边的孤寂留给了自己。

傍晚时分,几只轻舟从湖心轻轻的划到了岸边,而远处依然有不肯上岸的小船,有的倔强而执著的停留在暮色的湖面,有的在久久的徘徊,或许划船的人正在享受着人生的快乐。如果耳边再飘荡着古琴的低语,这就是欧洲版本的「渔舟唱晚」了吧。唉,做人就不要太贪心了。

晚上似乎除了有穿越山林和湖面的风,还有不知是哪位不知疲惫的失恋艺术家在不断的敲打着鼓,那种鲜明的节奏如泣如诉,尽管已经是夜里十二点钟了。老兄!早点洗洗睡吧,是自己的终究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怎么也挣不到,何必去挣呢。既然不能相濡以沫,就让她相忘于江湖吧。

早晨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我就早早的离开了旅舍,顺着一条依山势修建的起伏小路去领略这湖畔农庄的羞涩之美。走在乡间的寂静小路上,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是个多次出现在梦里的面朝大海的故乡,鼻翼间却早已没有了海的湿润,腥涩,清冷的独特韵味,无尽的记忆像一缕淡薄的迷雾,从眼前,脑海中无声无息的黯然飘过,当我情不自禁的伸手去触摸的时候,却发现手中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来不及叹息的遗憾,悄然中爬上山巅的晨阳,把其温暖而包容的光,毫不吝啬的撒满我的周身,和我身边的大地。一草一木,一花一尘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