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 艾尔加–威风凛...

艾尔加–威风凛凛进行曲 –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es No.1

分享
2008-12-28-elgar
Sir Edward William Elgar, 1857 – 1934)

{mp3}Music/Traditional/elgarmarches{/mp3}

 

英伦地区自十六世纪以降,文学巨匠备出,诗人云集。其中莎士比亚堪称开山祖师,他的三十多部剧作洞悉人性百态,为伟大的文化遗产。至十九世纪,华兹华斯、拜伦、济慈等伟大诗人相继领军,成就更是非凡。只是,当英国文学家在世界文坛打下一片天时,于音乐上却让欧陆韩德尔、孟德尔颂二人的领风骚近百年,本土音乐家反之毫无建树,直到艾尔加的出现,才让向来自傲的英国人在音乐天际重新看到一线希望。

艾尔加在1897年首度展现他掌握节庆气氛的作曲手法,成功为女皇创作「帝国进行曲」(Imperial March)之后,便开始计画创作一组大型进行曲。他并借用沙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奥赛罗」(Othello)第三幕第三场景的著名台词「威风凛凛」(Pomp and Circumstance)为标题。最后,艾尔加总写了五首「威风凛凛」进行曲。其中以第一号最著名。

由于艾尔加才在1899年完成一部重量级作品「谜之变奏曲」,因而曾有人批评这第一号「威风凛凛」创作水平偏低,但艾尔加回应指出,「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欢在庆典时使用音乐,而这首乐曲正是献给他们的作品」。果然,百年以来,这庶民风格强烈、精彩而热闹的「第一号威风凛凛进行曲」一直是艾尔加最受欢迎、也是最伟大的作品。 

 
很难说是岛国根性所使然。但是,与其庞大国力与国际影响力相比,英国对欧洲古典音乐发展的贡献,可说极不相称。爱乐者如细数在英国土生土长,而还有国际知名度的音乐家,可能前前后后就一位普赛尔而已。在欧洲大陆翻翻滚滚,与时俱变的音乐思潮,并没有给英国音乐太多冲击。而作为欧洲最早的现代国家之一,英国似乎也对浪漫音乐,甚至国民音乐的潮流无知无感。直到爱德华.艾尔加的出现,他不但在外来音乐的冲击下,寻找出自己的音乐骄傲;更让以其音乐为中心的「大英风格」登上国际舞台,得到主流音乐社会的认同。

艾尔加 1857 年出生于博得海斯的乌斯特夏,是管风琴师与音乐经纪人之子。他自幼受到中产阶级的音乐教育,有深厚的音乐素养,也拉得一手小提琴,但并未接受任何正式的作曲训练。在全力投身音乐事业之前,艾尔加在伦敦的律师事务所上班,闲时便指挥管乐队,并在教堂担任管风琴师。但工作的不顺加上强烈爱好的驱使,使他在 1892年决定转行作曲,回乡发展,并以宗教音乐为出发,陆续创作许多优秀作品,如神剧「生命之光」等。他在1896年创作管弦乐主题与变奏曲「谜」,其模糊飘移的节奏与和声,若隐若现,若有还无的主题,不但精确地呼应音乐的题目,也让他开始受到国际乐界的重视。而艾尔加乘胜追击的力作,神剧「老人的梦」,其绵绵不断,华格那乐剧式的曲风,一新以往神剧宣叙与咏叹的区别,也奠定其于国际乐坛的地位。由于嘉奖其对发扬英国音乐的贡献,艾尔加在 1904 年被册封为爵士,并于次年担任伯明罕大学的音乐教授,来自世界各地的荣誉与奖励也蜂拥而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艾尔加也以音乐回报祖国,写下不少激励士气的音乐,包括最出名的合唱曲「大英帝国精神」。

但时至战后,其妻子的去世,悲痛之余,让艾尔加创作力大减;对战争对生命摧残的反思,让其曲风转为深沈。在当时他已经名利双收,一无所求,是宗教与人道的情怀,好友萧伯纳的鼓励,支持他在晚年为美好的世界与人性继续创作。他的传世名作 E 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其沈重的旋律与和声,大提琴如泣如诉的呜咽,似乎呈现了战争下人民的呼声与哀悼。艾尔加于 1934年在乌斯特平静地逝世,如其所愿地葬在家乡教堂妻子的身边,留下未完成的《第三交响曲》、《钢琴协奏曲》与一出歌剧。

艾尔加是英国音乐「文艺复兴」的代表,对当代英国作曲家有深远的影响。虽然他的部份作品仍不脱当时欧洲新古典乐风与浪漫风格的影响,但其中蕴含着的,来自英国民间的旋律与和声进行,在在为其后继者立下典范。正如他为变奏曲「谜」所作的说明一样,艾尔加的音乐,或者说英国的国民音乐,其实是个「发现自我」,永无止尽的解谜过程。虽然不见得可以找到最后的解答,但是在追寻过程中,英国音乐与作曲家找到了自我。撇开以上严肃讨论不谈,爱乐者往往直接为艾尔加作品中的干净、明朗所着迷。不只是其提琴小品「爱的礼赞」与歌曲集「海景」,甚至是进行曲「威风凛凛」的中段慢板,都让人有置身英伦海滨,面向无尽大海,迎著舒爽海风,心胸开阔,神清气爽之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