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9/11二十周年摄影师回顾...

9/11二十周年摄影师回顾:「他们跳下时在想什么?」

分享
2001年9月11日,纽约市发生恐怖袭击,两架飞机撞上双子星大楼,一名男子从世贸中心坠楼身亡。这是由何塞·希门尼斯(Jose Jimenez)所拍摄的历史照片之一。

【新三才首发】那是2001年9月,我被派往纽约为波多黎各一家报纸报导拳击比赛。这是波多黎各拳击手菲利克斯特立尼达和美国拳击手伯纳德霍普金斯之间的世界锦标赛。

特立尼达是我的好朋友,报纸派我报导他的大部分比赛。我曾要求不要进行这样的安排,但我还是被告知我必须去。因此,在2001年9月8日星期六,我登上了从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起飞的航班。比赛定于下周六在美国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

9月11日上午,我和另外两家波多黎各报纸的摄影记者一起前往中央公园。霍普金斯的团队禁止访问他的训练课程,这很不寻常,但我们希望能发现他在公园训练的过程。我们拍到了,拍完照片后,我们就去第53街吃早餐。

就在那时,我身边的一个人接到了来自波多黎各的电话,告诉他一架飞机撞毁在世贸中心。起初,他以为这是个玩笑。然后我的老板打电话告诉我去塔楼拍下飞机撞毁的照片。我们立即拿起相机离开,叫了一辆计程车带我们去市中心。

这个时候,纽约市从第14街到市中心,除了急救人员之外,已经对所有人都封锁了。我们尽可能地靠近,但离世贸双塔还有一段距离。于是我们跳下计程车,开始沿着西百老汇向双塔跑去。当我们跑完35个街区,穿梭进出人群时,我们偶尔停下来拍下周围的混乱。

大约25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塔楼的一个街区内,在公园广场和西百老汇之间的一个安静角落,我看到一名警察抬头看着北塔楼。周围没有其他人。我给他拍了一张照片——后来成了那天被广泛使用的照片。

当我继续走向塔楼时,一个穿着FBI夹克的男人从我身边经过。不久之后,另一个穿着特勤局夹克的人走了过去。我觉得很奇怪,为何他们会因为飞机失事而在那里。

我转身开始向西区公路走去,在我走的时候,我看到第一个人跳了下来。她是一位黑人女性,穿着漂亮的裙子和背心上衣。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就好像她只是漂浮着一样。

我拿起相机拍了一张照片。我记得对我的摄影师同行Xavier Araujo说:「哇,有人跳了。」 但他拒绝相信我。他认为那是建筑物一部分倒塌的碎片。但我离得够近了,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人。我离得那么近,我能看到她的脸。她看上去平静而放松,仿佛除了跳下去别无选择。她不是因为害怕而尖叫求救。我知道我很幸运没有看到她撞到人行道上。

到了北塔西侧,看到很多人从窗户跳了下去。那些画面一直伴随着我,我常常想知道在他们决定跳楼之前,他们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2001年9月11日,纽约市发生恐怖袭击,两架飞机撞上双子星大楼,人们被吊在世贸中心北塔的窗户上。这是由何塞·希门尼斯(Jose Jimenez)所拍摄的历史照片之一。

我已经在那里待了大约 20 分钟,当我听到北塔倒塌时发出可怕的声音,就像一根巨大的树枝折断一样。我在它倒塌时拍下了它,直到它不再遮挡我的视线时,我才意识到南塔也完全倒塌了。

当我逃离混乱时,我拍到一个男人跪在地板上哭泣的画面,他的衬衫全都撕裂了。我换了镜头,看到一个孩子跑来跑去尖叫。当我拍那张照片时,它让我想起了越战中「凝固汽油弹女孩」的照片。

我意识到我的记忆卡都满了,所以我跑了几个街区到Varick街的Getty Images办公室。在那里,当我们被告知需要撤离大楼时,我正在将存储卡的内容上传到电脑,因为警方怀疑在办公室附近的荷兰隧道被恐怖份子放置了炸弹。

我离开并乘坐计程车返回我的饭店,在那里我归档了我拍摄的照片。那天剩下的时间,我呆在我的房间里。我哭了很久。我记得给我的前妻打电话,但几乎无法说话。在抽泣之间,我尖叫着,试图告诉她我看到有多少人从塔上跳下来。

直到今天,我仍然不记得我从9月11日下午 6 点到第二天早上之间做了什么。一定是因为太过震惊了。

9月12日早上6点醒来时,我向塔楼走了20多个街区。在那次散步的过程中,我没有看到一个人,甚至没有看到一条狗。我很遗憾没有拍下这些照片,因为我确信那是纽约市历史上唯一一次街道如此空旷。我希望这些图像存在,而不只是在我脑海中的某个地方,因为它们也是9/11故事的一部分。

今天,我仍然会瞬间想起——人们在跳楼前站在窗户上的画面。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平静地做出这个决定。

更重要的是,它一直提醒我我们是多么脆弱,作为人类,我们应该给尊重一个机会。所有种族、文化和国家都应该停止这种不断造成的伤害,这种伤害导致了许多战争和冲突,例如9/11。

(作者:何塞·希门尼斯)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