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武肺疫情另类受害者:大量船...

武肺疫情另类受害者:大量船员被遗弃或受困海上两年

分享
在被其所有者遗弃的乌拉船上可以看到抗议标志。

【新三才首发】在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期间,全球有多达20万名船员被困在海上,因为航运公司对此视而不见,这些船员的处境如同被遗弃般,急需外界的关注与协助。

阿卡什·库马尔 (Akash Kumar) 作为一名船员登上他的第一艘船,一艘名为乌拉(Ula)的散装货船时,他感到非常兴奋。「那一次感觉很好……梦想成真。我加入这支商船队是因为我喜欢探索其他地方、其他国家。」他说。

这位25岁的印度船员被高薪承诺和一张环游世界的门票吸引到了这份工作。但他对繁荣的第一眼很快就变成了他最后的自由时刻。阿卡什于2019年2月加入乌拉后不久,从卡塔尔的梅赛伊德出发,就出现了物资、燃料、油和水的短缺。同年9月,该船停电19天。当它最终于2020年2月停靠在科威特时,武汉肺炎大流行正在蔓延,该国进入封锁状态。

当他们在港口等待时,位于卡塔尔乌拉的阿斯旺贸易和承包公司的船东说,它没有资金来支持这艘船。然后船主停止付钱给船员并切断联系。乌拉号的19名船员被告知,他们必须等到船上的熟料(一种石质残留物)卸完才能离开。这个期间从刚开始的预期数周,最后延长为数月之久。

一些船员,比如阿卡什,甚至已经在船上待了两年多。「有时我会在我的小房间里哭,因为去年我不能参加我表妹的婚礼,那场离我很近。很多场合都是在我家完成的,但我……无法参加。」阿卡什表示。

「如果不是因为大流行,我们 [几个月前] 就可以待在家里了。」47岁的乌拉第三工程师巴努·尚卡尔·潘达(Bhanu Shankar Panda)说。这位印度船员自2019年10月以来一直在这艘船上,并表示这是他工作的第19艘船。

「陈旧的封建制度」

在武汉肺炎大流行期间,被遗弃在船上的船员人数只增不减。根据《海事劳工公约》,如果船员的船东在没有维护或支持的情况下切断联系或离开船舶,并且船员没有报酬和遣返,则该船员被视为已被遗弃。这被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描述为「航运业的毒瘤」。

据国际劳工组织称,截至2021年6月,仍有多达20万名船员滞留在海上,由于在武汉肺炎大流行期间关闭边境和采取隔离措施,他们无法回家。

联邦检查员马特·珀塞尔达(Matt Purcell)表示,由于航运公司对其员工拥有巨大的权力,可以控制他们的财务、时间表以及他们何时可以下船。他将其描述为「过时的封建制度」。「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世界上监管最差的行业之一,因为眼不见心不烦。」他说。「现在,在公海上,仍然遗留大量的此类问题。」

「比动物​​更糟糕」

乌拉号的船员最后终于在卸货完成后,于2021年6月4日从船上获释。但船员们声称他们仍被拖欠超过41万美元的工资。而且为了养家糊口,许多人在家乡贷款了他们难以偿还的金额。「我已向放债人承诺,一旦回到了印度,我将归还那笔钱……现在我将如何向放债人负责?」巴努说。「我们受到的待遇甚至比动物还差。我们只被扔一块面包吃,并且要我们负责移动船只。我们现在就像是乞丐一样。」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