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美众议员公布阿富汗救援行动...

美众议员公布阿富汗救援行动内幕

分享
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众议员马克伟恩·穆林(Markwayne Mullin)

【新三才首发】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众议员马克伟恩·穆林(Markwayne Mullin)在美国撤离阿富汗的最后关头包机勇闯阿富汗执行紧急救援任务,但不幸无法成功。他返国后接受《福克斯新闻》访问,并公布了该次救援任务的内幕。他说他正「试图做一份拜登总统不会做的工作」。

穆林在9月3日从该地区返回美国后表示,拜登总统在阿富汗危机问题上「手上沾满鲜血」,民主党政府一直在向美国人民撒谎。他说白宫和五角大厦对在阿富汗的美国公民所面临的条件,以及在美军仍在地面上时美国人可以轻松抵达喀布尔机场的说法说谎。

穆林表示当媒体报导了美国在阿富汗的撤离行动后,他原本正在回家路上。「我想说得非常清楚。我不想试图进入阿富汗。…… [但是]人们开始打电话给我寻求帮助。我们一直接到朋友关切说『你能帮我们的口译员出去吗?』──我们就此进行了很多对话。然后我们开始接到那些有美国公民的家人或朋友的人的电话。」他说。

「我只是一名国会议员」

起初,穆林以众议院议员的身份寻求政府赞助一架飞机,让20名美国人离开塔利班控制的国家并返回美国,但几个联邦机构拒绝了他。「每个人都一直否定我们,然后他们问我会和他们一起去吗?这些是一级运营商、这些是特种部队。这些人是合法的。我不是什么人。我只是一名国会议员。」他说。

最后他还是得到一台包机,然后当他搭机离开美国并最终在喀布尔国际机场上空盘旋了几个小时之后,任务还是宣告失败,因为他的着陆请求一再被拒绝。

「每次他们拒绝时,试图让我们进去的机构都会再给我们一个新的讯息。他们实际上走进机场塔台说服让我们降落。我们正在给他们发短信。我们无法交谈。我们来回发短信,他们不断给我们发新的。但他们最终无法让我们降落阿富汗。」他补充说他怀疑该延误导致了他正在寻找要帮助的至少一名美国公民的失踪或死亡。

「不幸的是,我们的一名美国公民和她2岁的儿子,我相信我的护照是她父亲的——我们失去了联系,因为他们在修道院门,几个小时后修道院门发生恐攻爆炸事件。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有与他们有任何联系。我相信这是因为他们被卷入了这件事。所以他们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在这件事上都是在玩弄政治——我不知道是谁让我们无法降落,但我认为它是100%由国务院指示的。」

穆林继续否认他和他的团队随后决定尝试前往邻国塔吉克斯坦的报导——但他证实,在塔吉克斯坦的美国高级外交官也同样难以合作。「不幸的是,在塔吉克斯坦,大使根本没有帮助。」他谈到约翰·马克·波默斯海姆(John Mark Pommersheim)大使时说。

穆林说波默斯海姆告诉他,这是一个「敏感」时间,因为俄罗斯普京和中国习近平政府即将在9月造访塔吉克斯坦。「我说我知道它非常敏感。我不需要你的资产。首先,我是让你知道我们要来了。我和我也表达了我所说的观点,而且我们带着一大笔现金。」穆林回忆道。

他说随身携带的现金是因为他的团队必须通过16个塔利班检查站才能从那里到达喀布尔——而这些武装分子每人收取高达4,000美元的「税」。「而且 [波默斯海姆] 说『我不能帮助你。』为什么?『我被告知不要』──你被告知不要帮助美国公民?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政府告诉你当我们没有试图要偷运任何人时,不要提供帮助?」

他回忆起他当时告诉波默斯海姆时说:「我们正在努力做拜登总统不会做的工作。」

在塔吉克大使馆受到阻碍后,穆林说他开始意识到拜登和他的高级军事将领——包括Mark Milley和 Kenneth “Frank” McKenzie Jr.都「对美国人民撒谎」。「[他们]说每个想出去的人都可以出去。……那是谎言——这是一个大胆的、百分百的谎言,因为我们正在与这些人一起工作。」他说。

「我有录音」

穆林说,他有一段录音证明拜登在上个月就公民和签证持有者进入当时由美国控制的喀布尔机场的所谓系统能力说谎。他说,一位母亲联系国务院寻求帮助通过喀布尔的塔利班检查站,并补充说,这名妇女尝试了五次,直到那里的塔利班武装分子最后一次用枪指着她的头并吓坏了她的孩子。

「这位年轻女士和她的四个孩子…我和国务院通了12个小时的电话,试图让国务院的人出来[机场]登机口接她。长达12小时的联络。」他说。

「告诉他们他们在等我们。告诉他们你的名字。他们知道你会来。她接近塔利班警卫五次,最后一次他们用手枪对准她的头。」他说,补充说,这名女子最后一次回家后身体不适,再也没有尝试去机场。

「我们是美国政府,我们正在与塔利班谈判让美国公民离开,然后美国总统将走到麦克风前说每个想要离开的美国人都离开了?我有一份有50个想要离开但还没有离开的人员清单。我有一份清单,列出了50个我们已经从喀布尔跑出来并安置在阿富汗周围安全屋中的人,我向你保证他们想要离开。」他说。

「当我说他的手上沾满鲜血时,那是指拜登总统的手吗?我的意思是,那是指我心中的一切。」他说。「这是他的错。我不会去那里——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失败,我什至不会考虑去。我不会把我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我不会把我的孩子和我的妻子经历了我不会让任何人经历的。」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