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學 “白日飛升”故事(一): ...

“白日飛升”故事(一): 瞿童留名桃源山(圖)

分享
xian

 

仙 境    (醉夢  繪畫)

【新三才】中國大詩人陶淵明的《桃花源記》膾炙人口,美麗神秘而自由的桃花源成為世人嚮往的樂園。武陵山到底有沒有桃花源在呢?陶淵明為什麼能創造出桃花源這一意境?看了下面的故事,就會找到答案。

史書記載,千百年前,湖南辰州發生瘟疫, “十室九空,新冢成林”。 瞿童(字柏庭)的父母染病身亡,鄉人劉五見他孤苦無依,就帶他上船,順沅水而下,至武陵桃源山,入桃川宮學道從醫。觀主黃洞源收下瞿童,並帶至葯堂,讓其拜葯堂道人朱安為師。

朱安為人刁鑽,見瞿童父母雙亡,出身貧賤,令他每日晨鐘之刻到葯圃,挑水澆葯,移苗摘果;午後去武陵山中採集人蔘、菌耳、山果之類,暮鼓之時回觀,如無所獲,罰其掌燈搗鍘藥草,不到雞鳴時分,不得上床入睡。

冬去春來,瞿童收穫圃葯多季,採回山藥無數,周身卻被師傅朱安打得遍體鱗傷。

一日傍晚,瞿童攀上沅江江岸菜蘿山懸崖,發現一枚異菌,透身翡翠,晶露欲滴,他剛伸手抓住菌柄,一條粗如斗桶的毒蛇,張開血口向他襲來。瞿童不知所措,順千仞石峭,骨碌下滾……

瞿童蘇醒時,已躺在沅江邊一葉漁舟之上,漁翁告訴他: “幸你手握靈芝,服下半枚才會如此。”漁翁將所剩半枚靈芝交給瞿童,此時觀中暮鼓敲響,瞿童揣好靈芝,辭謝漁翁,速速回觀。

舍船上岸,行至江溪交涇處,桃花溪橋頭,躺一白髮老者,氣息奄奄,瞿童取出半枚靈芝,忽聽耳畔隱約有漁翁之聲:“瞿童,誤時歸觀與空手而回,恐在劫難逃啊!” 瞿童心中立刻想起黃洞源的教誨,出家人慈悲為懷,普度眾生,救人一性命,勝修三年行。他毅然將靈芝塞進了老者口中,頃刻,那老者睜開雙眼,仰坐起來:“多謝道童相救。”順手從頭上拔下兩根長長白髮,又從腋下掏出骨針曰:“我替你綴補脫腮鞋幫吧!”

瞿童穿好老者綴補的鞋,頓覺兩腳生風,來到觀中,司鼓道人正在打響收捶暮鼓,進得葯堂,師傅朱安正和觀外俗醫對弈,便讓瞿童生火做飯。

第二天午後,瞿童出得觀門採藥,片刻便抵一里之半的桃林,林窮得山,山有小口,瞿童進得洞內。 見有石室、石床、石几,復前行數步。在豁然開朗的“藝圃”中,拾得一棋子,形狀像小龜,光潤如玉。回觀獻之朱安。朱安卻臉若冰霜,責罵瞿童:“觀外瘟疫盛行,急需藥物治病。禍該貪圖戲物?!”瞿童急忙認錯,忙去製藥房調製藥草,雄雞報曉之時,他仍汗流浹背。他想到瘟疫之中的父老鄉親,想到死亡的父母,要調製更多的藥物,去拯救民眾。黎明時,他來到葯堂房,忽聽堂內有竊竊私語之聲,順壁縫望去,見師傅朱安正與昨日對弈俗醫偷偷進行藥物交易,朱安接下銀子,揣到懷中,才替俗醫將葯袋摟上肩頭。俗醫走後,朱安又沖了碗人參與菌耳,狼吞虎咽之後,才進了卧室,瞿童見狀,只好畏縮着返回了製藥房。

道觀晨鐘響過,住持黃洞源來到製藥房,瞿童張大惺忪之眼拜見,黃洞源問:“瞿童,何要通宵達旦?”瞿童答曰:“弟子十夜不寐,能救一人性命,便足矣。”黃洞源點點頭,便讓朱安起床,要庫中存葯,以濟疫民。朱安吱唔一陣,說葯圃人手不夠,瞿童貪玩貪睡,故而庫葯無幾。黃洞源臉色一沉,揮動拂塵,朱安衣兜之中的銀子嗖嗖落地。朱安嚇得面如土色,急忙磕頭求饒,瞿童一併下跪,願替師父贖罪。黃洞源見狀,罰朱安為火工道人。

黃洞源召瞿童進後堂,說:“你師父朱安欺世貪婪,終不成正果,如今觀外妖畜作孽,血雨腥風,你去救民於瘟疫,何如?”

“弟子萬死不辭。”
“觀中尚有粉葯一斗,見武陵江河井渠塘池之水,均要撒葯一勺,以凈水毒。”
“弟子遵命!”
黃洞源又說:“這樣還不行,撒葯前還得用上二味藥引,童血與童尿。”
“弟子本身可取,為了千萬生靈,不惜肝腦塗地,況嗇尿血乎?!”
黃洞源拿出石龜棋子說,這是世外仙人所遺棋子,你既然得到它,必有用處,帶着下山吧。

瞿童背負葯袋,懷揣石龜,走出觀外,見朱安追上,說師徒情誼,苦不能一同前往,當送黃符一道,謂急難時,拆開黃符,念起咒語喏喏,定能遂願。瞿童謝之,頭頂炎熱酷暑,攀涉武陵山區,見諸水面,便割開靜脈,憋開童壺,遵住持之囑而行。

七七四十九日之後,瞿童到過武陵九千九百水井,九千九百塘池,九千九百溪渠,已是葯袋空癟,體重銳減,倒覺身輕如燕,精神抖擻!

這日傍晚,瞿童來到瀟湘“漁村夕照”之地,但見“武陵漁舟招招”,不見漁人勞作,料定漁村瘟疫甚重,他抖去最後一勺粉葯,流出最後一勺童血,憋出最後一泡童尿。頓時,江面波濤洶湧,村頭烏雲避日,瞿童雙眼飛進砂粒,不辨灘頭江面,便拆開黃符,念起咒語。

霎時,江面孽龍現形,張開血口,向他撲來:“凡塵小兒,你為老道幫凶,在我頭上撒尿噴血,壞我好事,今日叫你碎屍萬段!”瞿童才知中了朱安之計,急中生智,掏出懷中石龜,向孽龍擲出,只聽一聲慘叫,灘頭一巨大鱉龜,斬斷了孽龍,瞿童定神一看,斷龍頭乃呈現出朱安之像。

此時,天空霞光萬道,瞿童靜了沅江之水,便回觀內向住持黃洞源復命。
瞿童來到桃川宮前,不聞鐘鼓之聲,不見香火之光,走進觀中,但見全觀道眾染疫不起,全知妖孽臨 死所為,他轉到火房,毅然砍斷臂膀,剖開童壺,也要凈下觀中飲水之毒,他操起砍刀,一隻白鶴飛來,變為一位白髮老者,瞿童定神一看,正是桃花溪橋頭拯救之 人,老者笑曰:“不必如此,只煩你跳進水缸,洗盡全身,將凈身之水遍灑觀中,武陵便永無瘟疫了。”
瞿童問:“仙師此話當真。”
老者曰:“我乃師祖東方庚星之坐騎,明朝白日時分,師祖度你成仙。”說著,又變為白鶴飛去。

瞿童跳進水缸,頓覺周身火辣難忍,他盤坐缸中,靜心閉目,毫無聲息,一時三刻之後,缸水一片殷紅,他出得缸來,將水灑滿觀中柱樑壁窗,觀中人果然痊癒。他將此事告知住持黃洞源,黃洞源微微笑道:“你修道三年已滿,造福萬民,當成正果,師祖明日在後山度你成仙。

第二天瞿童來到觀後的古松下,正值白日升空。一朵紫雲掠過桃川宮頂,師祖按下坐騎,在瞿童頭上按挲三下,便與他同乘仙鶴而去。

送行的師兄師弟長呼短喚,瞿童實在不忍,脫下一隻鞋子作為紀念扔了下來,正好打在松樹頂上,松樹成了禿頭老人一般。如今大松樹依然挺立山巔,記載着桃花源如此美麗的傳說,也吸引了不少仕宦與墨客。

關於 “瞿童白日飛升”的故事。唐貞元元年,官至監察御史的符載著《黃仙師瞿童記》有載;唐武宗宰相李德裕寫有《兼寄黃先師舊館》,詩曰:

“棋客為童子,山精避直神,無因握石髓,及與養生人”

晚唐詩人李群玉,曾涉足古松之下,有詩為證:

“我到瞿童飛升處,山川西望使人愁,紫雲白鶴去不返,唯有桃花溪水流。”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