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保護 “祖龍”事件

“祖龍”事件

分享

近年來新建的“文化旅遊”項目,大多只是些人造景觀,文化含量很低,一般都顯得粗糙甚至醜陋。連一些著名的風景區,有時也能見到廢棄的人造景觀,不僅造成社會財富的浪費,也給自然環境留下難以消除的破壞。儘管“祖龍”的策劃者到現在還吹得神乎其神,但公布出來的方案不禁令人疑竇叢生。
   
    ●這類“文化旅遊”項目,按以往媒體曝光的事實看,有的是官辦的政績工程或形象工程,決策者毫無風險,大不了算交了學費;經辦者總有好處可拿,旱澇保收;私人投資則往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項目的“配套設施”,儘管這些都是商業性的,卻往往能享受“文化”項目的優待。地方官之所以積極支持這類工程,甚至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其中原因,大概只有審計署或紀委才能查明。
   
    ●據報道,當地三級旅遊局曾召開“華夏祖龍旅遊項目專家評審會”,附有專家們親筆簽名的會議記錄上是清一色的“讚譽”。時至今日,如果專家們還堅持自己的看法,為什麼不站出來表明態度,為這個項目辯護?如果報道與事實不符,或者有專家要修正自己的意見,也應以負責的態度說明真相。
   
    河南新鄭的“華夏第一祖龍”真可謂生不逢辰,本想利用“二月初二龍抬頭”的日子建成29米高的龍頭,通過媒體擴大影響,達到招商集資的目的,卻不料引起輿論一面倒的批評和譴責,環保、林業等主管部門立即查處,當地政府見大勢不妙,也趕緊宣布該項目為“違規建設”,下令停建。看來,這條“祖龍”不僅無法再延伸到21公里,連剛抬起的龍頭也難免被拆除的下場。
   
    不過據我所知,類似“祖龍”的在建或已建成項目並非個別,都動輒佔地過千畝,高逾百米,耗資成億。如果認真查一下,在立項、佔地、環評、投資等各方面都會有問題。它們的命運也凶多吉少,或慘淡經營,入不敷出;或因先天不足,不能合法出生;或時斷時續,竣工無期。就是這條“祖龍”,主事者聲稱準備到異地重建,新鄭的官員也沒有排除在重新論證,依法辦理建設手續後續建的可能。可見“祖龍”事件並沒有畫上句號。
   
    這些項目的一個共同特點,就是都打着“愛國主義”和“弘揚傳統文化”的旗號。如今什麼事似乎只要與“愛國主義”連在一起,就能一路綠燈,所向披靡;什麼東西似乎只要等同於傳統文化,就能堂而皇之地加以利用。但只要看一下他們的所作所為,就可以看清,“愛國主義”也罷,“傳統文化”也罷,不過是他們唬人的旗號、騙人的幌子。拿這條“祖龍”來說,即使如願建成,只是一個“文化旅遊”項目;即使經營成功,也只是一種經濟活動。要說投資賺錢就是“愛國主義”,豈不是對愛國主義的糟蹋!
   
    至於說到弘揚“龍文化”,就得先弄清楚什麼是龍文化。龍是現實中從未存在過的動物,是人們意願塑造出來的。一些人喜歡自稱“龍的傳人”,是用“龍”來比喻中華民族和祖國,這個“龍”的形象應該集中顯示中華民族和中國的優點。另一方面,長期以來龍又是帝王們用來鞏固自己專制統治的工具,那個“龍”的形象就只能是集權和暴虐的象徵。那麼,新鄭“祖龍”能向世人展示什麼樣的形象呢?除了龐大無比、鑲金嵌玉和密密麻麻的購買者的姓名和同樣花了錢的“龍頭企業”的名稱外,還能表示什麼?
   
    當然,發展旅遊也是中國當務之急,又能滿足民眾的需要。旅遊還能加上文化,豈非好事一樁?不過現狀同樣不能令人樂觀,近年來新建“文化旅遊”項目大多只是些人造景觀,文化含量很低,一般都顯得粗糙甚至醜陋。連一些著名的風景區,有時也能見到廢棄的人造景觀,不僅造成社會財富的浪費,也給自然環境留下難以消除的破壞。儘管“祖龍”的策劃者到現在還吹得神乎其神,但公布出來的方案不禁令人疑竇叢生。除了將“祖龍”建在不久前才改名的“始祖山”以外,實在看不出有多少文化。其中與“龍文化”關係最密切的無非是“龍文化博物館”,但這是想辦就辦得起來的嗎?即使有人願意花錢在漢白玉或鍍金銅質鱗片上題名,如何將這 560萬片鱗片貼好並一直保持完整就是一大難題。據說龍腹中要設置“慈孝廊、忠義廊、報國廊、英烈廊、愛情廊”,前提卻是供人付錢題名,試想有多少真正的慈孝、忠義、報國、英烈人物的名字會出現在其中?而一個不足6米寬的封閉空間又怎麼適於紀念英烈?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祖龍”也是秦始皇的別稱,不知命名者想到沒有?
   
    不過人們似乎也大可不必為投資者擔心。這類“文化旅遊”項目,按以往媒體曝光的事實看,有的是官辦的政績工程或形象工程,反正是花納稅人的錢,決策者毫無風險,大不了算交了學費;經辦者總有好處可拿,旱澇保收;私人投資則往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項目的“配套設施”,如“祖龍”就準備建“飯店、賓館、學校、醫院、停車場及其它配套設施”。儘管這些都是商業性的,卻往往能享受“文化”項目的優待,獲得本來無法得到的土地和公共資源的使用權。地方官之所以積極支持這類工程,甚至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其中原因,大概只有審計署或紀委才能查明。
   
    據稱“祖龍”將創造100多項吉尼斯紀錄,這種“世界第一”的吉尼斯情結也是這類大而無當的建築流行一時的原因。不少項目為了爭一個第一,往往不顧實際需要,只以超過某一項紀錄為唯一目的,卻不惜社會財富和自然資源的浪費。其實,吉尼斯紀錄只是一種客觀記錄,並不代表得到了肯定,其中一部分紀錄是毫無意義的,窮極無聊的。要創造一項吉尼斯紀錄易如反掌,問題是有沒有必要。“祖龍”的建造並沒有什麼技術含量,只要願意消耗土地和建築材料,就是造到210公里也沒有任何困難。這樣的紀錄,除了證明愚昧狂妄,又能說明什麼?
   
    據報道,2006年11月14日,河南、鄭州、新鄭三級旅遊局曾在始祖山景區內召開“華夏祖龍旅遊項目專家評審會”,附有專家們親筆簽名的會議記錄上是清一色的“讚譽”。時至今日,如果專家們還堅持自己的看法,為什麼不站出來表明態度,為這個項目辯護?如果報道與事實不符,或者有專家要修正自己的意見,也應以負責的態度說明真相。至於新鄭市政府和有關官員應該承擔什麼責任,相信上級政府會有明確結論。
   
    總之,“祖龍”事件還沒有了結,類似的事件更沒有完。誰該承擔責任?我們將拭目以待。
   
    

分享
前一篇文章戒淫訓文
下一篇文章文物保護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