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 被遺忘的的中國遠征軍(組圖...

被遺忘的的中國遠征軍(組圖)

分享

 

(中國遠征軍軍歌)

君不見,漢終軍,弱冠系虜請長纓,
君不見,班定遠,絕域輕騎催戰雲!
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
況乃國危若累卵,羽檄爭馳無少停!
棄我昔時筆,著我戰時衿,
一呼同志逾十萬,高唱戰歌齊從軍。
齊從軍,凈胡塵,誓掃倭奴不顧身!
忍情輕斷思家念,慷慨捧出報國心。
昂然含笑赴沙場,大旗招展日無光,
氣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長矢射天狼。
採石一載復金陵,冀魯吉黑次第平,
破波樓船出遼海,蔽天鐵鳥撲東京!
一夜搗碎倭奴穴,太平洋水盡赤色,
富士山頭揚漢旗,櫻花樹下醉胡妾。
歸來夾道萬人看,朵朵鮮花擲馬前,
門楣生輝笑白髮,閭里歡騰驕紅顏。
國史明標第一功,中華從此號長雄,
尚留餘威懲不義,要使環球人類同沐大漢風!
 

 

 

一曲曾經高唱的歌曲,一段被漸漸遺忘的往事,瀰漫的硝煙炮聲的轟隆,士兵的喊殺。。。。。。。。。一支被遺忘的軍隊,中國遠征軍走入我們的視角,偶然不經意的翻看書籍,勾起了以往的回憶。當看到“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當年遠征軍青年官兵們入伍宣誓中的誓詞,不禁使人感慨萬千,可以想象當年那些年輕的士兵是懷着怎樣為國盡忠的心情,踏上異國的土地,幾十萬中華兒女為了打破日本強盜對中國戰場與盟國物資線的包圍圈,浴血奮戰後把忠魂留在了異土。尤其10萬將士從野人山回國,只存活了極少數人。慘烈程度史無前列。唯一能夠見證這段殘酷歷史,如今只有在雲南省保山市騰衝縣鳳嶺北麓墓上,3346塊墓碑默默屹立着,每座墓碑下均有陣亡官兵骨灰罐,碑上刻其名字和軍銜。然而這些只是幾十萬官兵的萬分之一。。。。。

 

 

 

Yuanzhengjun-3
(台灣忠烈祠)

 

 

 

Yuanzhengjun-4
(位於騰衝,中國遠征軍國殤墓園 早已破敗不堪)

 

 

Yuanzhengjun-5
(位於騰衝,中國遠征軍國殤墓園 早已破敗不堪)

 

中國遠征軍是抗日戰爭時期,中國為支援英軍在緬甸(時為英屬地)抗擊日本法西斯、保衛中國西南大後方而建立的出國作戰部隊。是中國與盟國直接進行軍事合作的典型代表,也是甲午戰爭以來中國軍隊首次出國作戰,並立下赫赫戰功。一掃近代中國軍隊不能戰的恥辱,是讓西方列強重新衡量中國的一個籌碼。可以說為中國遠征軍,對奠定二戰後中國大國地位起到了重要作用。

抗戰爆發後,由於中國的工業基礎薄弱,急需大量物資和外援,遂於1938年初修築滇緬公路。來自滇西28個縣的20萬民眾在抗日救國信念鼓舞下,自帶口糧和工具,風餐露宿,劈石鑿岩,歷時10個月,在高山峽谷激流險灘上,沿滇西,緬北990公里的山野,用雙手和血汗修築了滇緬公路。其間因爆破,墜岩,墜江,土石重壓,惡性痢疾而死去的不計其數。1938年底通車,從此,滇緬公路成為中國抗戰的輸血管。

抗戰開始後,日本謀圖以武力強迫中斷“第三國”的援華活動。1939年冬,日佔我南寧,斷我通越南海防的國際交通線。1940年春,日本對滇越鐵路狂轟爛炸;6月迫使法國接受停止中越運貨的要求。儘管如此如此,日寇並不罷休,9月,日本侵入越南,並與泰國訂友好條約,滇越線全面中斷。滇緬公路成了唯一的一條援華通道。

緬甸是東南亞半島上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國家。西屏英屬印度,北部和東北部與中國西藏和雲南接壤。滇緬公路是中國重要的國際交通線,日軍據此還可以威脅中國西南大後方。緬甸對於盟國中的中英雙方來說都有重要戰略意義。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在短時間內席捲東南亞,隨即矛頭直指緬甸。

為了保衛緬甸,中英在1941年初就醞釀成立軍事同盟。中國積極準備並提出中國軍隊及早進入緬甸布防。太平洋戰爭爆發後,1941年12月23日,中英雙方在重慶簽署了《中英共同防禦滇緬路協定》,中英軍事同盟形成。

1941年12月,日軍先頭部隊入侵緬甸南部,威脅仰光和滇緬公路,對中國人來說,滇緬公路是中國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1942年2月,中國遠征軍向緬甸境內大規模前進。先頭部隊是當時中國唯一一支機械化部隊——第5軍的200師,師長戴安瀾。1942年2月,中國遠征軍開赴緬甸準備作戰。3月,蔣介石首次以盟軍中緬印戰區總司令的身份飛臨緬甸臘戌視察。第五軍、第六軍統歸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指揮。

第一次緬戰日軍傷亡約4500人,英軍傷亡1.3萬餘人,中國遠征軍傷亡5萬餘人(絕大部分在胡康河谷野人山)。從1942年3月中國遠征軍開始與日軍作戰,至8月初中英聯軍撤離緬甸,歷時半年,轉戰1500餘公里,浴血奮戰,屢銼敵鋒,使日軍遭到太平洋戰爭以來少有的沉重打擊,多次給英緬軍有力的支援,取得了同古保衛戰、斯瓦阻擊戰、仁安羌解圍戰、東枝收復戰等勝利。在仁安羌援英作戰中,中國遠征軍新編第38師師長孫立人憑藉一團之力與數倍於己之敵連續英勇作戰,以少勝多,解救出被圍困數日瀕臨絕境的英緬軍第1師,轟動英倫三島。新編第200師師長戴安瀾屢建奇功,掩護了英軍的平安撤退,後在翻越野人山對敵作戰中不幸受傷殉國。戰役結束後,英美政府高度頌揚並給孫立人與戴安瀾將軍追贈了功勳章。

雖經血戰,然而緬甸作戰最後還是失利,中國遠征軍一部分退入英屬印度。在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的指導下,在蘭姆伽訓練營受訓並進行整編,並於1943年8月改編為中國駐印軍,利用美援物資配備全副美式裝備,戰鬥力大為提高。1943年10月,為配合中國戰場及太平洋地區的戰爭形勢,中國駐印軍制定了一個反攻緬北的作戰計劃,代號為“安納吉姆”,以保障開闢中印公路(中國昆明-印度利多)和敷設輸油管。計劃從印緬邊境小鎮利多出發,跨過印緬邊境,首先佔領新平洋等塔奈河以東地區,建立進攻出發陣地和後勤供應基地;而後翻越野人山,以強大的火力和包抄迂迴戰術,突破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奪占緬北要地密支那,最終連通雲南境內的滇緬公路。

1944年3月,我駐印軍佔領孟關,消滅日本最精銳的第18師團的主力,繳獲其軍旗、關防、大量文件及各種武器。繼而這兩個師又乘勝進軍,一鼓作氣,攻佔緬北重鎮孟拱,再次告捷。

此前,由國內於1944年春先後空運至印度接受美式裝備和訓練的新30師、第14師、第50師先後轉運至緬甸密支那,隨即對其發動進攻。新38師在孟拱戰役結束後,也進軍密支那。經過一個多月的激烈戰鬥,8月初密支那終於被攻克。自從我駐印軍先後開出蘭姆伽後,連續作戰,屢創強敵,戰鬥力較之以前大為提高,這是日軍做夢也想不到的。他們弄不清楚這支兩年前曾敗在自己手下的中國軍隊何以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便成了一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威猛之師。

中國軍隊在密支那休整約兩個月後,向日寇發動了最後的攻擊,用繳獲的日軍文件上的一句話來說:“支那軍歸國心切,銳不可擋”。密支那休整後,新1軍、新6軍分左右兩路向八莫發動進攻。一路上過關斬將,所向披靡。隨後,新1軍先後攻克八莫、南坎,並在畹町附近的芒友與雲南西進的遠征軍會師,中印公路完全打通。中國駐印軍旋即南下,於1945年3月8日攻克臘戌,30日與英軍會師於喬梅,緬北反攻作戰結束。此時日軍因在菲律賓失敗,收縮戰線,全部撤出緬甸。至此,緬甸戰事全部結束。
 
Yuanzhengjun-6
(寬闊的泰國中國遠征軍及盟軍墓地)
 
Yuanzhengjun-7
(寬闊的泰國中國遠征軍及盟軍墓地)

Yuanzhengjun-8
不起眼的華軍墓(位於泰國桂河大橋邊60多年前 那裡發生了著名的桂河大戰)

Yuanzhengjun-9
碑後的祭文 令人傷感(他們為祖國獻出了生命“客死異鄉 可卻鮮為後人知曉“““““)

中國遠征軍是中國近代抗戰歷史上光輝而又悲壯的一頁,為民族和國家爭取獨立而犧牲的人們將永遠載入史冊。據說當時中國軍隊經雲南進入緬甸時,不但當時的雲南省主席親自接待,雲南人民還自發的給遠征軍送行。場面十分熱烈,這些在當時國民黨軍隊歷史上是罕見的。直到今天在那個遙遠的異國城鎮依然流傳着中國軍人的浴血戰鬥的故事。從中國軍隊入緬算起,中緬印大戰歷時3年零3月,中國投入兵力總計40萬人,傷亡接近20萬人。中國遠征軍用鮮血和生命書寫了抗日戰爭史上極為悲壯的一筆,而也正是這種悲壯,成就了中國一個時代的意義,回想中國在二戰後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四大創始會員國之一,不也正是先烈們用生命換來的,直到今天中國大陸政府不也是繼承着國民政府遺留在聯合國的地位,行使着權力嗎?由於直到今天的政治立場的關係,中國遠征軍有意的被中國大陸政府遺忘,人們只有在零星的記憶中尋找曾經的輝煌。也許時間會消磨掉曾有的記憶,卻永遠不可改變的是千秋萬代史書的記述,歷史是公正的。這批為祖國戰死異鄉的國軍將士,他們是真正的民族英雄,他們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請永遠記住他們的名字
中國遠征軍編製表
(一)中國遠征軍第一路指揮系統表 (1942年3月至8月)
第一路司令長官 衛立煌(未到任) 羅卓英(繼任)

第5軍(軍長) 杜聿明
第200師(師長) 戴安瀾  新編第22師(師長) 廖耀湘  新編第96師(師長) 余韶
游擊支隊 黃翔  工兵團 李樹正  裝甲兵團 胡獻群  炮兵團 朱茂臻
汽車兵團 洪世壽 騎兵團 林承熙

第6軍(軍長) 甘麗初
第49師(師長) 彭壁生  第93師(師長) 呂國銓  暫編第55師(師長)陳勉吾

第66軍(軍長) 張軫
新編38師(師長) 孫立人  新編第28師(師長) 劉伯龍  新編第29師(師長) 馬維驥
另司令長官部直轄36師(師長) 李志鵬

(二)中國遠征軍指揮系統表(1943年至1945年3月)
司令長官陳誠 衛立煌(1943年冬繼任)  副司令長官 黃琪翔
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 宋希濂  副總司令 黃傑

第2軍(軍長) 王凌雲
第9師(師長) 張金廷  新編第33師(師長) 楊寶
輜重團 段壽清

第6軍(軍長) 黃傑(史宏烈繼任)
預備第2師(師長) 顧葆裕  新編第39師(師長) 洪行
輜重團 鄭殿起  通訊營 馮行之  戰車防禦營 梁中介

第71軍(軍長) 鍾彬
新編第28師(師長) 劉又軍 第87師(師長) 張邵勛
輜重團 吳濤  另集團軍直轄第36師(師長) 李志鵬 第200師(師長) 胡家驥

第5軍炮兵營 指揮官不詳

第二十集團軍總司令 霍揆彰 副總司令 方天
第53軍(軍長) 周福成(趙鎮藩繼任)
第116師(師長) 趙鎮藩(劉潤川繼任)  第130師(師長) 張玉挺(王理寰繼任)
輜重團 劉寶華

第54軍(軍長) 方天
第14師(師長) 龍天武  第50師(師長) 潘裕昆  第198師(師長) 葉佩高
工兵第2團 林松  通訊部隊指揮官不詳

第6軍何紹周(軍長)
榮譽1師(師長) 汪波  第82師(師長) 王伯勛  第103師(師長) 熊綬春
另集團軍直轄高炮第49團3營  第6軍山炮營輜重團雷震波 第93師(師長) 呂國銓
炮兵部隊指揮官 邵百昌  工兵部隊指揮官 傅克軍  通訊營滇康緬特別游擊區總指揮 鄭坡

(三)中國遠征軍駐印指揮系統(1942年至1945年日本投降)
總指揮 史迪威  副總指揮 鄭洞國

新編第1軍(軍長) 鄭洞國(兼任,孫立人、潘裕昆先後繼任)
新編第30師(師長) 胡素(唐守治繼任)
新編第38師(師長) 孫立人(李鴻繼任)
新編第30師(師長) 潘裕昆

新編第6軍(1944年8月攻克密支那後組建,軍長) 廖耀湘
新編第22師(師長) 廖耀湘(李濤繼任)
第14師(師長) 龍天武
第50師(師長) 潘裕昆

直屬部隊戰車指揮官 白朗上校
中美混合突擊支隊指揮官 黑格准將
第一支隊隊長(新編第38師第88團) 肯利生上校
第二支隊隊長 韓特上校
美軍第5307混成旅(代號加拉哈特部隊)指揮官 梅利爾准將

(四)飛虎隊(1943年3月正式改編為美國第十四航空隊)指揮官 陳納德少將

(新三才獨家報導 圖文轉載請註明出處)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