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回顧 民國第一家族之今昔

民國第一家族之今昔

分享

鐵門深鎖、籬笆高築的宋家老宅本報記者 顏維琦攝

在上海,或許再難找到一條路,像陝西北路這樣,名門雲集,中西交融。僅新閘路到巨鹿路一段長約1公里的馬路,就有名人故(舊)居、典型風格建築、歷史遺迹等20餘處,其中,分量最重的無疑是有“民國第一家族”之稱的宋氏家族所在地——宋家老宅。

位於陝西北路369號的宋家老宅,是一座建於1908年的英國式花園別墅。宋氏三姐妹和她們的母親倪桂珍,都在此居住過。當年,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中的三家都與這座花園住宅有過密切聯繫。

“某種程度上說,這是一座影響了半個中國的花園別墅。令人遺憾的是,這裡至今鐵門緊鎖,籬笆高築,門庭冷清,門口竟沒有半點歷史文化的標識,讓路人‘不識廬山真面目’。”上海市政協委員俞亮鑫近年來一直在關註上海名人故居、舊居的生存現狀,他告訴記者,去年他曾為宋家老宅標識建言呼籲,但直至現在,標識問題仍未解決。今年上海兩會期間,他再次建言,呼籲開放宋家老宅,發揮其應有作用。

老宅“委身”成會所

2013年11月,正在復旦大學參加“宋氏家族與中國近代史的變遷”研討會的宋家後人,計划去參觀蔣宋成婚的陝西北路舊居。這幢建築如今已成為高級會所,宋家人的請求遭到會所經營者拒絕。

“老宅被用作娛樂會所,我們看在眼裡十分難過,滿是心痛,可是我們也無能為力。”宋子文的外孫馮英祥、其子馮永康以及宋子安兒媳宋曹璃璇三位宋家人失望而回。

1927年12月1日,蔣介石與宋美齡的婚禮就在這裡舉行。這裡,曾經出入過許多民國史上的重要人物。

新中國成立之初,宋慶齡在這裡創辦了上海第一個新型的中國福利會託兒所,鄧穎超、許廣平、鬍子嬰、廖夢醒等應邀來到宋宅參加託兒所的開幕典禮。此後,這裡成為中國福利基金會臨時辦公地點。1981年,宋慶齡去世後,由中國福利會管理,宋慶齡基金會使用。

令人不解的是,如今,老宅輾轉成了“宋慶齡愛心會所”,因門牌號為369號,又名“369會所”。會所實行會員制管理,不對外開放,因而不能隨意進入。曾在其中消費的一位網友點評說:“那麼有意義的地方居然也可以被用來開餐館,有點肉疼!”還有網友介紹,別墅的地下室被改造成酒吧和唱KTV的地方。

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近代中國人物與檔案文獻研究中心主任吳景平說,名人故居不應成為某一部門的“私產”和“會所”,為少數人服務,從而把廣大市民和遊人拒之門外,應該讓“歷史老屋”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遺憾的是,這裡不僅不對外開放,而且在悄悄做餐飲營利,廚房明火還存在安全隱患。”俞亮鑫說,這一百年老宅的尷尬處境,顯然也有悖於創辦中福會的宋慶齡本人的意願。

老宅“鐵門”能否打開

在俞亮鑫看來,如果能向公眾開放宋家老宅,將使陝西北路真正發揮其國家級“歷史文化名街”的作用和影響力。

他告訴記者,陝西北路2013年被評為“中國歷史文化名街”,但眾多歷史文化遺迹由於種種原因無法對外開放,籠罩這條街更多的是閃爍的霓虹和熱鬧的人流。要真正讓這條“中國歷史文化名街”閃爍光芒,開放宋家老宅能發揮“一棋走活,全盤皆活”的作用。“宋家老宅是這條路上最耀眼的明珠,不僅能挖掘出上海這條歷史文化名街的文化底蘊和歷史分量,而且能作為愛國統一戰線的標誌性景點發揮其應有作用,也能對兩岸關係產生積極影響。”俞亮鑫說。

一些宋氏家族研究專家認為,全國目前雖有多處孫中山、宋慶齡的故居,唯獨沒有一處作為“民國第一家族”宋氏家族的故居對外開放。論歷史文化地位,這幢位於上海陝西北路的百年花園別墅無疑是最合適的,一旦對外開放,可以展出許多“民國第一家族”的歷史文物、圖片影像以及傢具擺設,也能勾連起眾多時代的風雲。

後 記

事實上,宋家老宅的生存現狀,並非個案。不少名人故居、舊居都面臨著保護、利用和開發的困境和尷尬。

以宋家老宅所在的陝西北路為例,記者了解到,2008年,上海市靜安區委、區政府結合區域名人名居眾多的特點,提出“以陝西北路為重點進行名人名居保護性開發”的規劃。2009年,靜安區文物管理委員會啟動“靜安城市文化印記——陝西北路名人名街”項目,對陝西北路部分歷史建築進行保護性修繕及外環境綜合整治工程。

但如何在保護好的基礎上做好利用和開發,在利用和開發中做到更好的保護,則是難中之難。

由於歷史原因,名人故居、舊居的產權形式比較複雜,產權模糊、不明晰,有些屬於公房,歸政府所有;有些屬於私房,歸個人所有;也有些兩者兼有;還有些不清楚。屬公房,由國有單位使用的保護工作比較容易進行。屬私房,保護經費的投入和維修管理面臨很多實際困難和問題,缺乏政策法規的支持。兩者兼有的,保護就更難。

為了方便公眾了解陝西北路人文歷史文化,靜安區在陝西北路600號源創創意園區設立了“陝西北路名人名街展示諮詢中心”。同時,開發了部分景觀點的文化休閑功能,有條件地開放部分景觀點讓公眾參觀,讓市民能走進“歷史老屋”,觸摸老上海的生活細節。比如,在文化遺產日等特定節慶日開放西摩會堂、何東舊居、馬勒住宅等。

不管怎樣,讓名人故居、舊居保持生命力,關鍵在於處理好保護、利用和開發的關係。其中,既要防止無節制的開發,防止影響和傷害保護的開發,防止過度商業化的開發,也不能只保護、不利用、不開發。我們相信,鐵門深鎖成會所,不是百年老宅的最佳歸宿,也不會是其最終歸宿。

(責任編輯:石振麟)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