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三地 大學生搞一夜情將被開除

大學生搞一夜情將被開除

分享

最近,重慶師範大學在試行的校規中規定對“當三陪、當二奶、當二爺、搞一夜情”的學生處以“開除學籍”等處分,規定一出,在學生中和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爭議。很多人認為,對於學生的生活方式,學校不應干預太多。而學校表示,這一規定只是表明了學校的態度。

學校為規範不良行為

重慶師範大學學生處張老師介紹,《管理規定》是嚴格遵守市教委《高等學校制定和修改學生管理制度》中的有關精神來修訂的,於5月22日正式試行,6月中旬製成展板,放到學生出入較多的一教樓,希望學生髮表自己的看法。但沒有一個學生到學生處反饋意見。

張老師說,徵求意見的時間於6月28日結束,如沒有大的變化,將於下學年正式實行並寫入《學生手冊》。張老師說,此舉是想規範、杜絕學生的不良行為。

  

學生實際意義不大

  
該校歷史系一大三的學生說,沒參與學校的調查,不是不想參與,是因為怕“說了也白說”。因此,想藉助媒體的力量,開展一個大範圍的討論,給學生一個令人信服的結論。

  
該校大二曹姓同學認為,不管學生做什麼,都是學生的事情,學校應該按照規則處理,不需要什麼行政規定。

  
一姓顧的同學則認為,學校的做法很無聊,道德問題用法規守則來約束好像沒什麼效果,而“一夜情”也是個模糊的概念,誰來認定、如何認定?

  
來重師玩耍的一位研究生認為,現在大學生都可以結婚了,再制定這些“規定”沒有實際作用,如果因為“一夜情”就開除學生,是不尊重學生。

  

律師這是道德問題

  
關於對“二奶”、“二爺”、“一夜情”等現象的界定,該校學生處張老師稱,他們主要依賴公安機關,一旦公安部門對事實認清後,學校就會做出相應處理。對於發現學生在外發生性關係,是否就是“一夜情”,張老師表示“很難界定”。

  
西南師範大學人文學院有30年高教經驗的李達武教授認為,受社會不良風氣影響,部分學生道德觀念下降,學校完全有權利和必要這樣做,以規範學生行為。

  
“這是道德問題,不是行政管理的範疇……”律師曾傑認為,道德問題即使寫入《學生手冊》,也不好操作。開除學籍不妥,剝奪學習權利過嚴,教育部有明文規定,只有違法犯罪才可以開除學籍。他認為,學校不能超過一般法規和教育部的規章權限。

  

後續規定將力爭實施

  
面對各界對這一規定的爭議,重慶師大做出回應:規定中關於學生當“二奶”、“二爺”的處罰規定,只是表明學校的立場,學校贊成什麼、否定什麼,學校的價值取向,以及學校想引導學生做什麼樣的人。

  
學校還表示,該校正對該《規定》進行論證,將力爭在9月1日正式實施。 
據相關報道整理

  

討論一

  
法律不管“婚外情”

  
何向東(特邀主持人):“三陪”明顯是違法行為,重慶師大校規禁止這樣的行為,人們並無爭議。但是,“二奶”、“二爺”、“一夜情”等“婚外情”現象我國法律卻不管。

  
在2000年《婚姻法》的修改過程中,對“二奶”等現象是否應當法律禁止就產生過很大爭議,當時就有人提出要“嚴厲制裁婚外戀”,最終法律沒有採納這樣的建議,為什麼法律不管“婚外情”?

  

景雪(河南世紀通律師事務所律師):

  
當今,“二奶”等“婚外情”已經成了一種值得關注的社會現象,法律之所以不管“婚外情”,主要由於以下幾點。

  
首先,“婚外情”行為比較複雜,界線難以區分。人類是感情動物,異性朋友、同事之間的關心是自然的,即使是沒有發生性行為,這種親密的關係對配偶一方的傷害也是同樣有的。如果對“婚外情”不分青紅皂白地譴責為道德墮落,並用法加以嚴懲,就會產生隨意性。對很多大學生來說,他們都是單身,是搞“一夜情”還是正常的戀愛在事實上並不好區分。而且現在社會上有很多人將非婚同居視為生活的一種方式,這與道德無關,用法律禁止顯然也是不妥的。

  
其次,法律禁止“婚外情”可能導致對公民隱私的侵犯。如果“婚外情”為法律禁止,在查處“婚外情”時,勢必就會發生侵犯公民隱私的行為,發生公權干涉公民私權的情況。如有媒體就懷疑,重慶師大為了查處“二奶”等行為,是否有必要成立“捉姦隊”。這種想法無疑是不可能的。但當大學生因“婚外情”被開除,勢必因為“公之於眾”而致其隱私被披露。

  
再次,從世界範圍看,許多國家都認為,成年人之間的自願性行為是非罪的,不應以法律方式予以懲處。性行為大多數也是以人的感情為基礎的,如果對婚外性行為動用法律的力量,實則是用法來約束人們的感情,這樣就有可能使人人處於自危的境地。

  
最後,如果對婚外情施以法律制裁,並不能減輕受害方在精神上所受到的傷害,還會讓婚外戀者減輕倫理道德上的譴責,會誤導民眾以為有錢就可以在外養情人,反而助長婚外情現象。

  
“異性相吸”的生理特徵不可能因婚姻而消失,人的情感和激情豐富易變,需要用理智來調節和控制,而非法律來強行干預。

  
雖然,我國法律不管“婚外情”,但應當指出的是,如果婚外情給他人人身等合法權利造成傷害的,法律也不會無動於衷。我國《婚姻法》就規定,對那些使合法的婚姻家庭受到傷害的婚外戀,法律維護無過錯一方的合法權益,對過錯方給予損害賠償的制裁。

  

討論二

  

校規與法律接軌是趨勢

  
何向東:對於這樣的校規,重慶師大也說,只是表明一種態度。那麼,大學生是否有性生活的權利?學生的性行為特別是婚前婚外性行為是否屬於道德敗壞?校規用“開除”來表明學校對學生性行為的態度,能約束大學生性衝動嗎?

  
景雪:我們知道,如今大學生結婚都沒有問題了,發生性行為又豈算得上“道德敗壞”?

  
從學校的教育和管理角度而言,以前《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規定,有品行極為惡劣、道德敗壞者,違反學校紀律情節嚴重者,學校可酌情給予勒令退學和開除學籍的處分。去年,某高校把學生“接吻”定性為“性行為”並處分的做法,更是激起了社會的軒然大波。

  
這樣的事件屢屢發生,也引起了教育部門的重視。在教育部新制定《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時,就注意與法律法規接軌。其中,很重要的改動就是,不再管學生婚姻了。今年9月1日將開始實施的《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中,也取消了“品行極為惡劣,道德敗壞”等道德評判類處罰理由,同時將開除學籍的處分情形限制在以下行為:(一)違反憲法,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破壞安定團結、擾亂社會秩序的;(二)觸犯國家法律,構成刑事犯罪的;(三)違反治安管理規定受到處罰,性質惡劣的;(四)由他人代替考試、替他人參加考試、組織作弊、使用通訊設備作弊及其他作弊行為嚴重的;(五)剽竊、抄襲他人研究成果,情節嚴重的;(六)違反學校規定,嚴重影響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生活秩序以及公共場所管理秩序,侵害其他個人、組織合法權益,造成嚴重後果的;(七)屢次違反學校規定受到紀律處分,經教育不改的。

  
也就是說,學校的管理應當局限在學生在考試中作弊、剽竊、抄襲他人研究成果等學術領域以及違法犯罪等行為,而生活方式是學生的自由,不應當在學校管理中涉及。這種尊重學生作為公民的基本權利,在保證正常教學秩序的基礎上,更多地引導學生逐漸學會自我約束、愉快學習、健康成長的規定,顯然是種進步。

  
既然《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已經傳遞出高校管理應當與法律法規接軌的信息,那麼高等學校在制定自己的校規時,也應當順應這個趨勢,不要過多地對學生進行道德評判,不要過多干涉學生的私生活。

  

討論三

  
”自治管理”不能突破法律

  
何向東:在這次對重慶師大校規的討論中,有一種說法是“高校應當對學生的管理有自治權”。這種說法也有道理,否則高校還要什麼校規,有國家法律法規約束不就夠了?

  
景雪:高校的確需要有自治管理權,但如何理解這種自治管理權呢?我認為,高校的自治管理權要有一定限度,這個限度的最低要求就是不能突破法律,不能違反法規。

  
法律法規有明文規定的,學校就不能違反。對大學生在校是否可以結婚問題,我國《婚姻法》和《婚姻登記條例》已經有明確規定,學校只需按規定執行就行了,不需要再另作特殊規定,特別是原來“在校期間擅自結婚而未辦理退學手續的學生,做退學處理”的規定,就是明顯違反了法律,所以如今這樣的規定被撤銷了。再如《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給予了高校以教學管理自主權為核心的多項自主權,包括學生的學習年限、學習標準和成績評定方法、學生學籍管理等,學校就此可以充分行使自主權。

  
如果法律法規沒有規定的,學校行使自主權需要授權。嚴格來說,“二奶”、“一夜情”等現象在法律法規中並沒有規定。由於“法無規定皆自由”,公民有“當二奶”、“搞一夜情”的行為時,法律是不管的。但對於這種行為,不是說學校一定不能管。對一些涉及公民權利的規定,學校如果要制定規定限制的話,一定要有法律上的授權,否則學校是沒有自治權的。比如對學生進行開除,就涉及對學生教育權的剝奪,一定需要法律授權。任何學校都不能通過其本身的規定,給予自己毫無限制地開除某個人或取消某個人學生資格的決定權。因為人有學習的權利,這種權利現在完全被法律所承認。

  
高校還應用適當引導彌補自治權的不足。對於學校來說,如果真想對大學生“當二奶”、“當二爺”、“搞一夜情”進行管理的話,不妨成立學生道德委員會之類的“自治”機構,對“不當”行為進行批評和引導。這正像高校如今不管大學生婚姻了,但學校的老師可以對大學生進行引導,提倡大學生不要在學習期間結婚一樣。事實證明,這樣的引導是必要的,特別是在對學生道德觀的培養和樹立方面,效果也可能比一味禁止會好。

後記

一夜情都無疑在衝撞着校園裡的神聖價值觀念,但界定這是人心道德還是法律問題都足以讓人頭疼,請問:什麼叫一夜情?一對年輕人情之所至寬衣解帶就一定是不可饒恕的嗎?如何判定這就一定是不道德與不高尚的呢?有時候,此事與道德無關,而與自由相聯。試問:一個成年人,連這點事都不會把握嗎?現在,可是大學生結婚高校都無權干涉的。

如果學校老喜歡拿道德來治罪,動不動就要將學生“開”了,法制意識入心入腦的學生未必就是一隻沉默的羔羊任你來宰,他們搬出法律來與學校打官司,恐怕要讓學校吃不了兜着走,沒有什麼臉面。到頭來,學校是設了個圈子套自己的脖子。何苦呢?

當然,學校要將搞一夜情等學生開除,初衷良好,也需得到同情的理解。但如果以超過法律的手段來對學生道德橫加敲打直至開除,其做法就應該商榷了。我們不能指望通過道德高壓壓服學生,也不能指望通過這種爭議的手段能結出合法和道德的善果。

來源:網絡綜合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