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三地 房價下跌最大受害者是地方官...

房價下跌最大受害者是地方官員(圖)

分享
20081201newschina3

調查顯示:中等收入人群已成高房價最大受害者

【新三才雜誌】“雖然各地和中央相繼出手救樓市,但房價沒理由繼續狂漲!”——日前,中國房地產業協會(下稱“中房協”)副會長兼秘書長朱中一,在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明確表示,受國內外經濟金融大勢的拖累,眼下還沒有堅實的理由支持房價繼續狂漲。

“房價不可能脫離整體經濟走勢”

房貸新政出爐、中央出手救市,為處於低谷期的房地產市場增加了一絲變數,有市民擔心,房價是否會因此而反彈呢?對此,朱中一明確地給出了否定的答案。“現在對價格問題的討論非常散亂,擾亂視聽的言論很多,實際上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簡單的:樓盤的銷量和價格也不可能在短期內攀升。”

因此,朱中一建議,“廣大消費者不妨暫且捂緊錢包,靜觀樓市之變。”

朱中一分析,經歷了近一年的持續觀望,購房者已經更加理性,“雖然出台房貸新政對於樓市是一大利好消息,但樓市沉寂了將近一年,不會因為政策的出台而馬上轉好,市場信心的修復需要過程。從大範圍來講,消費者對於樓市的觀望態度,不會因為救市政策的出現而發生大逆轉。”朱中一還表示,由於年關將至,部分開發商由於急需資金周轉,不大可能將價格提升。

朱中一還認為,房價是資產價格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可能脫離整體經濟的走勢,“目前,全球和國內的資產價格環境急劇惡化,華爾街5大投資銀行,已經破產和轉手了3家;2007年底國內GDP增長率是12%,但到了2008年的上半年,GDP增長率就已經跌落到接近單位數了。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堅實的理由支持房價繼續狂漲。”

“‘地產業冬天來臨’說法不存在”

“透過一系列數據可以看到,所謂房價下降的說法,其實是在忽悠百姓。有關‘地產業冬天來臨’的說法,其實是不存在的。”朱中一如是說。而國家統計局10月20日發布的數據也顯示,70個大中城市房屋銷售價格前三季度同比上漲8.5%,漲幅比上年同期高1.8個百分點。即使是在9月份,該價格指數也同比上漲了3.5%。

那麼,到底是誰在聲稱“地產業冬天來臨”的呢?朱中一認為,持這種觀點的,其實首先是開發商本身。他分析,“中央對房地產行業的宏觀調控,主要是通過信貸緊縮來實現的。這一招,幾乎讓大多數開發商的資金鏈迅速斷裂,巨大的經濟壓力立馬形成:施工隊追討拖欠款,國土局催要土地使用費,稅務部門催交營業稅……”朱中一還認為,宣揚“房地產行業冬天來臨”以及人為製造緊張氣氛,是開發商深恐“借雞下蛋”、房地產暴利時代終結,而公開施展的一種“逼宮”政府的手段。

“中央救市目的是為拉動內需”

減稅、推行購房補貼、降低准入門檻、上調公積金貸款額度……據不完全統計,近兩個月以來,全國18個城市密集出台房地產救市方案。而這股地方政府營救樓市的風潮,也進而誘發了中央“10·22”房貸新政的出台,對此,朱中一表示,在救市問題上,中央與地方政府儘管都積極出手,目的上卻是不同的。

“中央救市的目的是為了迎合目前的國際形勢,通過刺激房地產消費,拉動內需,盡量保持宏觀經濟的穩定發展,而並非是刺激房價的上漲。”朱中一認為,出台房貸新政並不是為了維持房價,而是為了刺激經濟,“可以很明確地說,中央救市是救市不救價。”

至於地方政府的救市舉動,朱中一判斷其背後有着複雜的利益驅動,他認為各地的救市政策細則對於開發商的保護和支持明顯較多。為什麼會出現地方“包庇”開發商的做法呢?朱中一這樣分析道,“一方面,地方希望通過刺激房地產消費,拉動當地財政收入,推高當地GDP指數;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緩解當地房地產市場的銷售淡季,進而刺激土地的拍賣,增加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

“房價大跌最大受害者是地方官員”

11月初,杭州市市委書記王國平曾公開表示:“房價大跌最終受害者是老百姓!”王國平認為,房價大跌,會導致土地市場進入不景氣周期,隨之而來的是政府財政收入的大幅減少,民生保障資金也會相應減少,引起失業增加、公共服務減少,最終必然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對於王國平的言論,朱中一認為這無異於一種“公開恐嚇”。他分析,樓市遇冷的最大受害者,其實恰恰正是一些地方官員,“房價下降,不僅僅意味着當地GDP跟着縮水,官員的政績也要跟着縮水。”

“在這種情況下,不排除某些為官之人,由於擔心開發商走投無路,寄希望於‘盛世危言’,試圖藉此維持以往官商共贏、百姓吃虧的局面。”朱中一說道。

不過,對於政府救市的結果,朱中一流露出一絲隱憂。他說,“雖然從短期來看,可能是緩解了房地產市場的慘淡,但長期來看,依然會對市場不利,為以後的發展埋下隱患。”

對話朱中一

看行業現狀——“昔日過度繁榮,帶來今日隱患”

1.新快報(下稱“新”):請問朱先生,您如何看待房地產行業這一輪的下降周期?

朱中一(下稱“朱”):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走如抽絲”,房地產市場在經歷了十年的快速發展時期,在取得了顯著的成績的同時,不能忽略的是,過度繁榮也給房地產市場的健康發展埋下了一些隱患。房地產業本身就是一個資金占用比例大、運營周期長的一個行業。目前,中國經濟遭遇前所未有的壓力,中國房地產行業的慘淡依然會在一個時期內保持現狀。若想理順房地產行業長期遺留下來的問題,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應做好長期的準備。

看政府救市——“政府不能過激地救市”

2.新:那對於樓市的慘淡,政府應該怎樣應對?

朱:我認為,政府首先應當儘可能地壓低地價和房價給財政帶來的收入,中央和地方政府應解決好長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協調,做到保持國家經濟的穩定發展和地方財政收入的穩定,以及房地產行業的健康、可持續性發展,千萬不可目光短淺,不能過激地進行救市。

看後市走向——形勢將在2-3年後好轉

3.新:房地產行業的前景如何?您對後市有何看法?

朱:當前的經濟增長形勢,實際是明顯不容樂觀的。表面看房地產在全國範圍還維持增勢,但量縮價減,已成趨勢。由於房地產的產品是一種投資品,並且要納入資產價格環境進行考量,所以房地產市場的發展與宏觀形勢的變化有非常緊密的關係,可以說一榮俱榮,如果國內宏觀經濟環境可以在2011年好轉的話,那麼預計房地產市場的形勢將在未來2-3年後開始好轉。

看央行降息——能起到政府“風向”作用

4.新:央行頻繁降息,您認為這會給樓市帶來怎樣的影響?

朱:央行此次在間隔很短的時間內再度降息,其主要目的是為了給中國經濟、給中國的股市、樓市以信心。央行再次採取降息措施繼續放鬆貨幣政策,顯示出政府保增長的決心。在全球金融危機進一步加劇可能引發全球經濟衰退的背景下,考慮到將對中國外需產生較大的負面影響,緊急採取的應對措施,對實體經濟有正面影響。

貨幣的寬鬆政策有利於充裕的流動性,將會刺激貸款和投資,對於實體經濟的作用會很明顯。利率的連續下調,一方面有助於刺激消費,拉動內需,更為重要的是為國家推出積極的財政政策奠定了基礎。頻繁降息在現在這樣的弱勢格局下,僅能起到政府“風向”作用。即使市場取到的實效也僅是前期過度泡沫的一定擠壓。市場經濟中,政府作用應更多體現在“導向”和“監管”兩個方面。當前過多的以犧牲銀行利潤為主導的“救市”政策對提振市場信心作用不大。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