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民俗 白居易茶詩把茶文化傳入尋常...

白居易茶詩把茶文化傳入尋常百姓家

分享

茶原本為草藥,伴隨社會發展早已演變為隨性之物,既能進平民坊間,也能登大雅之堂。在尋常百姓家,茶可以與“柴米油鹽醬醋”為伍;在文人騷客處,茶可以與“琴棋書畫詩酒”為伴。

當人們對茶的認知與理解習以為常時,我們不能忘記那些曾經把茶文化傳入尋常百姓家的文豪大家們。唐代詩人白居易就是其中的一個傑出代表。他把茶文化移入詩壇,使茶與酒在詩壇中並駕齊驅、相得益彰。

白居易出生於公元772年,自幼聰穎絕人,六、七個月時便能分辨“之”、“無”二字;五、六歲時學作詩;九歲時已熟諳聲韻;十五歲知有“進士”之名後,便勤奮苦讀,於公元800年中進士。白居易除了喝酒吟詩外,終生、終日與茶相伴,早飲茶、午飲茶、夜飲茶、酒後索茶,有時睡下後還要品茶。他不僅愛飲茶,而且善辨別出好茶壞茶。為此,朋友們稱他為“別茶人”。

白居易為何好茶一直是一個謎。有人說,因朝廷曾下禁酒令,長安酒貴;有人說,因中唐後貢茶興起,品茶乃時尚……白居易對茶的深厚感情或多或少與這些因素相關,但更為重要的原因是:他從茶中不僅體會到了物理功效,還享受到了精神滿足。

白居易愛好飲茶,更喜歡用茶詩抒發情懷,把茶文化傳入尋常百姓家。據統計,白居易存詩2800首,酒主題的有900首,茶主題的有8首,而敘及茶事、茶趣的則有50多首。《琵琶行》是白居易筆下的千古名詩。該詩對琵琶女的身世深表同情,對封建社會摧殘婦女的罪惡深感不滿,而該詩也為茶史留下了一段重要的素材:“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白居易對茶葉、水、茶具和煎茶的火候等都有特別講究,於是寫詩曰:“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塵。無由持一碗,寄於愛茶人。”他最愛用山泉和雪水煮茶,於是寫詩曰:“吟詠霜毛句,閑嘗雪水茶。”

白居易的朋友知道他愛茶,便從各地給他郵寄茶葉。白居易任江州司馬時,收到四川忠州刺史李宣寄來的一包新茶。正在病中的他品後欣喜若狂,頓感病情好轉許多,即刻賦詩一首:“故情周匝向交親,新茗分張及病身。紅紙一封書後信,綠芽十片火前春。湯添勺水先寄人,末下刀圭攪麴塵。不寄他人先寄我,應緣我是別茶人。”茶詩中明顯透露出白居易收到新茶時的高興心情,同時也對朋友贈茶表示深深的感激之情。在江州任職期間,白居易閑暇時還開墾荒地,親自種茶,吟詩品茶,聽飛泉,看白蓮,讓漂泊與流落的時光變得悠遊自得。

白居易不僅是品茶詩茶大師,也是制茶高手。公元820年,48歲的白居易從忠州刺史任上召回長安,調任尚書司門員外郎。在長安任職期間,白居易一邊憂國憂民,一邊茶詩會友。有一次,他與多位朝官聚會時,讓自家茶師秘焙茶葉,給大家品茗,贏得滿堂讚譽:“樂天此茶,文可消燥,武可清火,朝堂六班,皆相宜也。”從此,大家把白居易秘制的香茶稱為“六班茶”。“六班茶”在白居易探索的獨特烘焙技藝的支撐下,日臻完善,如今已成為健胃、醒酒、消困、解乏的知名飲品。倘若知道自己發明的“六班茶”與自己創作的茶詩一樣依然千古流傳,白居易一定會欣喜若狂。

自古以來,茶是溝通儒、道、佛各家思想的媒介,也是傳播儒、道、佛各家文化的載體。儒家以茶修德,道家以茶修心,佛家以茶修性,他們的本質都是藉助茶靜化思想,純潔心靈,修身養性。白居易創作的許多茶詩其實也體現了這些宗教特性。除此之外,茶助文思、茶助詩興、以茶醒腦、以茶會友的文化特性也在香山居士的茶詩中表現得淋漓盡致。曾經,白居易用茶詩把茶文化傳入尋常百姓家,是吟詩品茶相結合的偉大實踐家;如今,我們吟着白居易的茶詩品茶論道,別是一番境界涌心頭。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