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開啟盛世華章的王朝R...

開啟盛世華章的王朝–隋朝(78)

分享

【新三才訊開啟盛世華章的王朝–隋朝
(西元581年~西元618年)

在經歷了一個三百多年的動蕩、分裂時期後,天下復歸統一。如同三國時諸葛亮在《馬前課》預言的那樣,中原在“二三其位”後,終於由“羊”(楊)氏終結了自司馬氏建立西晉以來的“山河無主”的局面。

雖然隋朝在歷史大舞台上僅僅停留了短短的三十幾年,但它在華夏歷史上卻被視為一個不容忽視的王朝。它那似乎在漫不經心中上演的一切,有着承前啟後的作用。

一方面,隋朝在完成了天下統一的大業後,承繼南北朝時的興佛、禮佛、敬佛舉措,重新大舉宏揚佛法,讓自周武帝滅佛後處於低潮的佛教重新興盛起來,並在唐代進入了一個盛傳的黃金時代。另一方面,隋朝為安定天下,制定了許多新的制度。可以說,唐朝盛世華章的書寫,是與隋朝奠定的基礎分不開的。而且唐高祖和隋煬帝楊廣還有親屬關係,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說唐朝是隋朝的延伸,基於此,一些史書常將隋朝和唐朝並稱為“隋唐”。

隋文帝的身世和異象

 

隋文帝名叫楊堅,弘農郡華陰人。楊堅的父親叫楊忠,因幫助宇文覺建立了北周政權,官爵升至柱國,封隨國公。

楊堅晚上出生在馮翊般若寺。據說當他要降生時,紅光照室,並有紫氣滿庭,紫氣使人的衣服都變成了紫色,這讓周圍的人驚異不已。他的母親呂氏,夢見蒼龍踞腹而生。史書記載,楊堅生得相貌奇異,手掌有“王”字紋理。

楊堅出生後,一個叫智仙的來自河東的比丘尼(宋代開始稱呼為“尼姑”)來見他的父母,為他取了一個乳名–那羅延(梵語是金剛不壞之意),並說“此兒來處不比尋常,你們俗人之家穢雜,由我來撫養。”又說:“你們不用為此兒擔心,他有天佛所佑”。

雖然楊堅的父母不願意將兒子讓一個不認識的女尼來撫養,但看到楊堅一見智仙就不哭,一離開就啼哭不休的樣子,只得同意讓智仙住在隔壁來撫養。

智仙領養楊堅時,曾與其父母約定:沒有得到她的允許,不得隨便抱看小兒。有一天,呂氏很想念兒子,乘智仙離開時,就偷偷的走進房中,從床上將兒子抱起,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竟忽然發現孩子頭上出角、身上起鱗變成了一條龍,她一下驚惶失措,把小孩掉在了地上,小孩大叫起來。從此楊堅的父母再不敢來抱他了。

楊堅從小就與智仙過着出家人的生活,吃齋奉佛,成為受戒弟子,一直到十三歲智仙才離開他。楊堅七歲時,智仙有一天對他說道:“兒當大貴,從東國來,佛法當滅,由兒興之。”後來果然如她所說:楊堅成為皇帝,大興佛法。

楊堅回到常人中後,在專門為貴族子弟設立的學校里讀書。他常嘲諷自己是“不曉書語”。不過,因為父親的緣故,他十四歲時便開始做官,先後做過驃騎大將軍、大興郡公。西元560年,周武帝即位時,不滿二十歲的楊堅做了隨州刺史。六年後,娶勢力強大的大將軍獨孤信的女兒為妻。史書上說,獨孤皇后的個性頗強,而且十分有才幹,對楊堅的幫助非常大。

年紀輕輕的楊堅就有了如此高的地位,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嫉妒。有人想尋機除掉楊堅,但楊氏家族以及獨孤家族的勢力對他起了保護作用,加上後來楊堅的長女又成為太子妃,所以雖有危險,終究沒有對楊堅構成致命威脅。

隋朝的建立

西元578年,周武帝病死,宣帝即位。楊堅的長女做了皇后,楊堅升任上柱國、大司馬,掌握了朝政大權。宣帝昏庸荒淫,在群臣中沒有威信,於是,楊堅開始準備取而代之。
 

580年,宣帝決定出兵南伐。但還沒等出征周宣帝便一病不起。根據宣帝的遺詔:楊堅總管朝政,輔佐八歲的周靜帝宇文衍。楊堅做了輔政大臣後,吸收了一些有才幹的人處理朝政,穩定政局。隨後,又向威脅其地位的各宗室展開了攻勢。

周宣帝的弟弟宇文贊在朝廷中和楊堅的地位不相上下,是楊堅秉政的一大障礙。楊堅便派人遊說宇文贊,使他回家休養。

此後,楊堅先後消滅了在地方上的五個具有實力的分封王,並平定了河南、四川、湖北三地反對他的軍事力量,徹底控制了北周的政權。

西元581年正月,周靜帝寫好禪位詔書,送到楊堅的王府。四十歲的楊堅正式登基做了皇帝。

因為楊堅是繼承父親的爵位隨國公,後來又進封為隨王,因此把新王朝定名為“隨”,但又覺得這個字有個和“走”同義的偏旁,不太吉利,就把“走”去掉,成了“隋”。年號定為“開皇”,都城仍為長安。

隋文帝了願大舉興佛

楊堅登基做了皇帝後,說自己的前生是比丘僧(和尚),再往前是佛祖釋迦牟尼的某弟子,再往前是某金剛。還說:佛法由我興。文帝楊堅因此發大願,度僧弘法。他頭兩次在各州興建的舍利佛塔就有83座之多。在隋朝短短的38年間,共修建寺塔5000餘所,塑造佛像數萬座,重修無計;出家僧尼達50餘萬。

由於隋文帝的大力提倡,不僅民間信佛者日眾,而且朝中的諸多大臣也大多信佛。隋朝簡直成了地上佛國。

隋文帝被稱做大行菩薩國王,皇后獨孤氏受戒後也被稱為妙善菩薩。滿朝文武大臣全都有自己的佛號。皇宮裡天天霧煙繚繞設壇講經,佛樂高鳴永夜不絕,簡直跟寺廟沒什麼分別。帝王后妃出巡,常跟從僧尼,隨時可開道場講經拜佛。

隋代的莫高窟也蔚然一新。隋代重修和開建的洞窟多達94個,幾乎是莫高窟開鑿二百多年來總數的一倍。洞窟的佛像一下子變得高大恢宏,並且再也不是冷冷清清的,一下子出現了眾多五彩繽紛的菩薩、金剛,彷彿是突然間眾神粲然雲集於華夏大地。

隋文帝勤勉治國

虔誠信佛的文帝在治理國家方面,也能勵精圖治,十分勤勉,諸事親躬,提倡節儉。

為了加強對地方的控制,楊堅在稱帝之後,讓自己的兒子到各地駐守,同時掌管當地及周圍的軍事。同時,為了治理好國家,楊堅罷黜那些沒有才幹的大臣,其中包括對自己奪取帝位有功的人,將真才實幹的人提拔上來。

隨後,楊堅又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包括中央和地方的政治體制、賦稅、土地制度、法律、錢幣、對外關係等。

一、在政治體制方面,隋朝在中央機構中恢復漢、魏舊制,設置三師、三公及尚書、門下、內史、秘書、內侍五省。三師與三公是給予大臣的榮譽虛職。五省當中,秘書省職務比較優閑,內侍省全是宦官,尚書、門下、內史三省職責與秦漢時代的丞相相同。三省互相牽制,決策機關是內史省,長官是內史令;審議機關是門下省,長官是納言;處理日常政務的機構是尚書省。尚書省置令、左右僕射各一人,下設吏、禮、兵、度支(後改稱民部)、都官(後改稱刑部)、工部六曹。五省以外,有御史、都水二台,太常、光祿、衛尉、宗正、太僕、大理、鴻臚、司農、太府、國子、將作等十一寺,左右衛等十二府。又置上柱國至都督十一等勛官,特進至朝散大夫七等散宮,作為榮譽名號,授給有功勞的文武官員。

在地方,隋文帝將以往州、郡、縣三級地方機構改為州、縣兩級制,並且合併一些州縣,裁撤了一批冗官,節約了政府開支,加強了行政效率。

二、在選拔官員方面,隋文帝首創了科舉制。

隋以前,選官採用九品中正制度。西魏北周時期,九品中正制度逐漸動搖。文帝登基後,正式廢除了九品中正制,規定每州每歲貢士三人。598年(開皇十八年),隋文帝下令京官五品以上,和地方總管、刺史等官員,以志行修謹、清平幹濟二科舉人。這是科舉制度的開始。

三、在兵制和刑律方面,隋文帝也進行了改革。
 

從北周建立府兵制度後,出現了兵民合一、兵農合一的趨勢。590年,隋文帝規定凡是軍人,“可悉屬州縣,墾田籍賬,一與民同”。由此兵籍與民戶同隸州縣,改變了過去兵民分治的現象,府兵制度進一步與均田制度結合起來。

針對北周刑律苛酷的情況,隋文帝製成《開皇律》。《開皇律》在北魏、北齊刑律的基礎上加以修訂,廢除了諸如梟首、車裂、孥戮、宮刑等許多酷法,只保留律令五百條。刑名分死、流、徒、杖、笞五等。死刑又分絞、斬二等;流刑分流一千里、一千五百里、二千里三等;徒刑分一年、一年半、二年、二年半、三年五等;杖刑分杖六十至杖一百五等;笞刑分笞十至笞五十五等。《開皇律》中特別訂出所謂“十惡”之條,即謀反、謀大逆、謀叛、惡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義、內亂,凡觸犯者皆從嚴懲治,不加赦免。貴族官僚犯法,只要不涉及“十惡”,可減一等治罪或用銅贖罪。

四、農業上繼續實行均田制和租庸調製。

隋制規定,自親王至都督皆給永業田,多者百頃,少者三十頃。京官從一品至九品都給職分田,多者五頃,少者一頃。官署給公廨田,以供公用。農民、奴婢、耕牛的授田和北齊相同。即一夫一婦受露田一百二十畝,丁男受永業桑田或麻田二十畝。地主官僚的奴婢受田,按其地位高低限制在六十人到三百人之間,奴婢受田的數量和普通人民一樣。丁牛一頭受田六十畝,限四牛。

實行均田制,使農民得到了一些土地,地主的土地兼并也多少受到了一些限制,這利於提高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和擴大耕地面積。

在均田制的基礎上,隋朝實行了租庸調製度。租庸調規定:丁要負擔賦役,老就免去賦役。繳納租調,一般以床(一夫一婦)為單位來計算。丁男一床,納租粟三石;調視桑田和麻田而納物不同,桑田納絹一匹和綿三兩,麻田則納布一端和麻三斤。未婚單丁和奴婢則納一半租調。力役方面,隋初沿襲舊法,每年服役一個月, 583年,改為二十一歲起服役二十天。590年改為五十歲免役收庸(用布帛代替力役),調絹也減為二丈。

五、在賦稅方面,隋文帝降低了農民應繳的稅額,而且奴婢繳半賦。農民的負擔有所減輕,農民從事生產的時間較多,收入也有所增加,有利於促進農業生產的發展。

六、在戶籍管理方面,採取“大索貌閱和輸籍定樣”的政策。隋朝在全國“大索貌閱”,按人清查戶口,以防詐老詐小逃避租役。如戶口不實,里正、黨長流配遠方。又規定堂兄弟以下,都要分居,並鼓勵互相告發。通過這一措施,新增丁44.3萬,口164萬多。

另外,隋文帝還採納了高熲所建議的“輸籍定樣”的辦法,即將人民所輸租稅,依每家資產情況作出繳納標準,從輕定額。每年縣令派人出查,令百姓五黨或三黨共為一團,根據標準定戶等的上下。這樣就弄清了戶口和人民應納稅額,百姓固然不能逃脫,地方官也不能隨便舞弊,更重要的是所定賦稅比世家大族對屬民的剝削為輕,有利於把莊園內的屬民吸引過來,使國家戶口大為增加。這既打擊了世家大族,同時也有利於社會生產的發展。

七、統一錢幣和度量衡。

隋朝以前,錢幣長期紊亂,大小輕重不一,影響了商品交換的發展。隋建立後,改鑄新五銖錢,“又嚴其制,自是錢貨始一,所在流布,百姓便之”。

在統一錢幣的同時,也採取了一些統一度量衡的措施。錢幣和度量衡的統一,為工商業的發展提供了條件。

八、在對外關係方面,隋文帝採取安撫、防禦性的政策。

早在北齊和北周時期,北方的突厥就常騷擾內地。楊堅在執政北周時,與突厥和親,儘力經營好雙方關係。隋建立之後,突厥加緊了南下的侵擾,但都被隋軍打敗。為了有效的防禦突厥勢力的侵擾,楊堅三修長城,鞏固北邊的防禦線。後來,突厥內部分裂為東突厥和西突厥兩部分。東突厥因為無法與隋抗衡,漸漸的採取了和緩政策,直到接受了隋朝的統治。而西突厥則逐漸向西發展,對隋朝威脅漸小。

隋文帝統一中國

隋文帝在北方邊境取得安定之後,開始了統一天下的步驟。首先是滅掉了後梁。後梁原本就依附於北周。楊堅最開始進行籠絡,等隋朝勢力壯大後,就派兵佔領了後梁。

當時佔據江南的陳的末代皇帝是喜歡酒色的陳叔寶。西元588年的秋天,文帝派兵五十萬,東到海邊,西到四川,在長江沿線向陳發動了全面進攻。而陳的兵力總共不過十萬,而且上下沒有積極的備戰,只是沉浸於表面的歌舞昇平之中。當隋軍抓到陳叔寶時,前線傳來的急報他還沒有打開看過。

自此,隋朝統一了天下,為唐朝的興盛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隋文帝的功績

隋文帝楊堅在中國歷史上算得上是一個卓有功績的皇帝。他對政治體制、法制等方面的改革,對於唐朝產生了直接的影響。而事實上,唐朝的體制基本上是隋朝時的翻版。因此在我們讚美唐朝的盛世華章時,也不要忘記了開啟這華章的隋朝,尤其是隋文帝。

選拔儲君和隋文帝之死

隋文帝楊堅晚年時猜忌心十分嚴重,特別是在選拔儲君的問題上。

楊堅一共有五個兒子,都是皇后獨孤氏所生。

長子楊勇,小時很受父母喜歡。但長大後,楊勇卻奢侈起來,而且迷戀女色,不加遮掩。這使提倡節儉的楊堅夫婦都不喜歡他,楊勇的太子之位也沒能保住,最後被廢為平民。

次子楊廣,十分有心計。他很會偽裝,在父親面前表現得很節儉,在母親面前表現得很守規矩,只和正妃親近。他最終代替了哥哥楊勇,做了太子。

三兒子楊俊、四兒子楊秀,都是奢侈,貪戀女色之人。楊俊病死,楊秀後被楊廣貶為平民。小兒子楊諒,在楊堅死時,起兵直奔京城想爭奪皇位,但很快被打敗,做了俘虜。

西元604年,楊堅病重,讓楊廣等人進宮侍奉。臨死時的楊堅終於看清了這個兒子的真面目,但卻已經晚了。楊廣寫給楊素的信被送到了楊堅手裡,信中是詢問楊堅死後如何安排朝政的。看了信,楊堅極為震怒。另一件事更讓他傷心,就是他最喜歡的宣華夫人說楊廣在夜裡調戲她。楊堅這時才後悔讓楊廣做了太子,趕忙讓人去找楊勇來。楊廣聽說了,就將侍奉楊堅的人全部換掉,當天,楊堅死去,終年六十四歲。歷史上沒有說清是如何死的,後來人們猜測是楊廣下的毒手。不過,病重的楊堅因為受刺激而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就這樣,隋朝的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皇帝楊廣粉墨登場了。

隋煬帝使心機繼承皇位

楊廣是隋文帝楊堅的第二個兒子,又名楊英。楊堅建立隋朝後,楊廣被封為晉王,當時只有十三歲。除了王位外,還讓楊廣做并州(現在的山西太原市)的總管。

隋朝滅陳統一中國時,剛滿二十歲的楊廣是統帥,但真正領兵作戰的是賀若弼和韓擒虎等將領。滅陳後,楊廣表現得很有氣度。進駐建康(今南京),只殺掉了陳後主的奸佞之臣,而將陳叔寶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還下令並封存府庫,不貪錢財。之後,楊廣進封太尉之職,並屢建戰功:西元590年,奉命到江南任揚州總管,平定江南高智慧的叛亂;600年,北上擊敗突厥進犯。這些功勞是其他皇子所沒有的。

但是楊廣是個典型的兩面派。他既有很強的虛榮心,又喜歡私下尋歡作樂;有紈絝子弟的低下素質,又具有過人的文武才能。在他得到想得到的東西之前,很善於偽裝。比如在爭奪皇位的過程中,他十分善於欺瞞文帝和獨孤皇后。

楊廣知道父母都很節儉,他便也裝得很簡樸,實際卻是很奢侈。當聽說父母要來時,他就讓美麗的姬妾都躲藏起來,自己和正妻蕭氏一同到門口親自迎接,還讓年老、面貌一般的婦人穿着破舊衣服侍奉父母親。楊廣的偽裝討得了父母的歡心。此外,他還常給父母身邊的侍從們一些好處,送些禮物,這些人回去都說楊廣的好話,兩方面的作用使得楊堅夫妻越來越喜歡次子楊廣,而討厭心無城府的太子楊勇,並最終將其廢為庶人,立楊廣為太子。

為了進一步鞏固太子之位,楊廣還編造罪名,陷害弟弟楊秀,使他也被楊堅廢為庶人。西元604年,楊堅病倒在了仁壽宮,楊廣貪戀皇位,就找大臣楊素商量。楊素的回信落到了楊堅的手裡,使楊堅非常生氣。後來楊堅又聽說自己寵幸的宣華夫人陳氏被楊廣調戲,更是火冒三丈,叫人把楊廣招來,要將其廢掉,重新傳位給楊勇。楊廣安排在楊堅身邊的親信趕忙把這個消息報告給了楊廣。楊廣於是撤掉了楊堅身邊侍奉的人,換上自己的親信。當天,楊堅死去,終年六十四歲。歷史上沒有說清是如何死的,後來人們猜測是楊廣下的毒手。不過,病重的楊堅因為受刺激而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隋煬帝即位後的發展

楊廣即位後,除承繼文帝時的各項制度外,還對其中的某些制度實行了進一步的改革,並採取了一些新的舉措,取得了一定的功績。

第一、功績較大的是在文帝的基礎上,發展了對後世影響深遠的科舉制,主要是建立了進士科,這為選拔平民讀書人提供了極好的機會。

第二、修訂了法律,主要是取消了隋文帝末年比較嚴酷的律法。隋文帝在晚年也犯了些錯誤,法律的嚴酷就是其中之一。隋煬帝將一些殘酷的法律條文取消,或者是減輕處罰程度。不過,隋煬帝統治晚期,也像他的父親一樣殘忍了許多,不再按照法律做事,專斷性很強。

第三、興學,訪求遺散的圖書,並加以保護。楊廣恢復了被楊堅廢除了的國子監、太學以及州縣學。還組織人編寫了《長洲玉鏡》四百卷,和《區宇圖志》一千二百卷,這對於保存中國古代的典籍做出了貢獻。

第四、在體制方面,隋煬帝時改州為郡。同時規定:全國各地的“大小之官,悉由吏部”任命,而且縣佐須用別郡人,使地方豪強不得把持本地政務。另外規定地方長官及其重要屬僚每年年終到中央“上考課”(報告工作)。中央還常常派使臣出巡各地,考察州縣官員政績好壞。這些都有利於整頓吏治和加強中央集權制的統治。

第五,為減輕百姓負擔,西元605年,隋煬帝下令修建洛陽城。當時首都長安在西北面,往東的路不太暢通,影響了政令的暢達。洛陽則處在國家的中心地帶,可以有效的治理江南,控制北方,鞏固國家。還有,在長安的時候,各地的糧食運往長安要費時費力,白白浪費。到了洛陽便可以很方便的取得糧食,也相應的減輕了百姓負擔。新的洛陽城有宮城、皇城和外郭城。外郭城也就是大城,周圍有七十里長。裡面的皇城是文武衙門辦公的地方。再往裡,就是宮城,周圍有三十里。

隋朝在文帝和煬帝的治理下,到煬帝即位後的初年,出現了府庫充實,國庫豐盈,人民安居樂業的興盛局面。

其主要表現是農業人口的激增、墾田面積的擴大和國家糧倉的豐實。隋初,僅有359.9萬多戶,滅陳後得50萬戶,總計當時全國戶數近410萬,人口約 3000萬。到606年,全國達到890.7萬多戶,4600多萬口。在二十六七年間,戶數增加了400多萬,人口增加了1600多萬。人口增加這樣多,固然由於整理戶籍,查出了不少隱漏數,但也不能否認人口迅速增長這一事實。人口的激增為農業生產提供了大批勞動力,使墾田面積不斷擴大。同時,還修復和改造了許多水利工程。如在壽州(安徽壽縣)修復的芍陂,灌溉農田達五千餘頃。

隋代倉庫之豐盈,為後來封建史家所稱讚。到隋文帝末年,“天下儲積得供五六十年”。煬帝初年,置洛口倉於鞏縣東南的平原上,倉城周圍二十餘里,穿三千窖,每窖可容八千石。此外,黎陽倉(河南浚縣黎陽鎮)及永豐倉(陝西華陰)等,所積亦甚豐富。

這時的手工業也在前代的基礎上,有了很大的發展,主要表現在絲織業和瓷器製造方面。

河北是歷代的絲織業中心,隋時相州所產綾紋細布,非常精美。蜀郡綾錦雕鏤之妙,更冠於各地。

隋代是中國瓷器生產技術的重要發展階段。其突出的表現是,在河南安陽、陝西西安的墓葬中出土了一批白釉瓷。沼帔白瓷,胎質堅硬,色澤晶瑩,造型生動美觀,這是中國較早出現的白瓷。隋代青釉瓷器的生產則更廣泛,在河北、河南、陝西、安徽以及江南各地皆有青瓷出土,並發現了多處隋代窯址。

此外,當時的造船技術也相當先進。當時的五牙大戰船,船上有五層樓,高百餘尺,左右前後設置六個拍竿,高五十尺,可以拍擊敵船。史書記載煬帝游江都時所乘的“龍舟”製作非常精緻,高四十五尺,闊五十尺,長二百尺;船身分為四層,上層有正殿、內殿和東西朝堂,中間兩層有一百二十個房間。

隋煬帝開鑿大運河

隋煬帝在位期間的一個最大的工程是開鑿大運河。這一方面是為了加強南北的溝通,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自己更方便的去江南遊玩。
 

西元605年,隋煬帝下令先後開鑿疏浚了由黃河進入汴水,再由汴水進入淮河的通濟渠;還有從淮河進入長江的邗溝;從京口(現在江蘇的鎮江)到達餘杭(現在浙江杭州)的江南河;引沁水向南到達黃河,向北到達涿郡(現在的北京)的永濟渠。這些渠南北連通,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大運河。

大運河從北方的涿郡到達南方的餘杭,南北蜿蜒長達五千多里,成為一個很重要的水運大動脈。

大運河不僅加強了隋王朝對南方的軍事與政治統治,而且使南方的物資能夠順利的到達當時的洛陽和長安,在有利於軍事和政治的同時,南北方的文化交流也得到了有力的加強。大運河還對以後中國的歷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以後的元朝、明朝和清朝之所以建都北京,從經濟上來看,和大運河對物資供應的能力有很大的關係。

隋煬帝開鑿大運河前後用了六年的時間,他在位也就是十四年的時間,單就大運河一項,我們可以肯定隋煬帝的歷史功績。唐代的貞觀之治的功績裡面,應該是有一點大運河的因素吧。

隋煬帝時的對外關係

*開發西域

606年,楊廣開始大規模開發西域。

在這以前,隋朝基本上是在張掖和西域商人進行貿易的,隋朝由黃門侍郎裴矩負責具體事務。後來,裴矩上書主張開發經營西域。隋煬帝深以為然。

隋煬帝主要是用金錢來引誘西域的商人來朝貿易,還命令西域商人所經過的地方郡縣要殷勤招待,這根本不是平等的貿易,而是借貿易之名炫耀自己的文治武功。

隋煬帝為了開發西域,還派兵打敗了西突厥的處羅可汗,掃除了一大障礙;並擊敗吐谷渾,將其領地建成四郡,派遣官員治理,保證了和西域的暢通。

本來,和西域的貿易應該是雙方互利的,但在隋煬帝朝貢式貿易的號令下,主要是向西域炫耀隋朝的富有,所以隋朝基本上是賠錢的。在西域商人走的時候,還要給予很多的賞賜。這既使國家耗費巨額錢財,百姓也因此而負擔巨增。

610年的正月,隋煬帝在洛陽用大演百戲來招待西域商人,前後達一個月之久。洛陽的店鋪都用帷帳裝飾,讓西域的商人們免費吃飯,免費住宿。隋煬帝用巨額國財賺取虛有的名聲,卻給百姓增加了巨大的負擔。

*征伐高麗

 

隋煬帝即位後,前後三次對高麗的用兵,因此使隋朝的國力大減。
 

高麗是中國東邊最強盛的臨國,西邊的邊境已經過了遼河,等於佔據了現在遼寧的部分地域。隋文帝時期,高麗曾經侵擾過隋朝邊境,楊堅派兵討伐卻失敗而歸,楊堅自此沒有再用兵。

西元607年,即隋煬帝即位的第三年,他巡遊到東突厥,在可汗的大帳碰巧遇上高麗使者。煬帝想讓高麗王高元到隋朝,結果高麗王沒有答應,這惹惱了隋煬帝,於是以此為借口出兵高麗。

612年,第一次征伐高麗正式開始。因為長途征戰,士兵士氣低落。在作戰的路上有的將很重的糧食都扔掉了,等到後來缺少糧食時無法再堅持作戰,只好退兵。半路上又遇到了高麗軍隊的伏擊,結果大敗而歸。三十多萬人的隊伍,最後僅有二三千人返回。第一次征伐失敗。

第二年,隋煬帝又一次出兵,這次剛到達前線,後方就出現了楊素的兒子楊玄感的反叛,洛陽被重兵圍攻。楊廣聽到消息,趕忙退兵救援洛陽。第二次又以失敗告終。

這時的隋朝已經出現了危機,王朝顯露出敗亡之兆。但楊廣在613年,又發動了第三次對高麗的戰爭。這次在平壤附近,隋朝的水軍打敗了高麗軍隊,高麗提出罷兵言和。楊廣知道無法徹底擊敗高麗,也表示同意。高麗戰爭無果而終,隋煬帝和隋朝的命運則走向了盡頭。

隋煬帝的不修仁德
 

雖然隋煬帝在統治前期取得了一些功績,但他殘暴奢華的本性,以及不修仁德最終使其走向了滅亡。

隋煬帝做了皇帝之後,因為無人約束,所以本性逐漸暴露無遺。他喜歡女色,喜歡華麗宮殿,喜歡四處遊玩。
 

他的生活很是奢華,史書上說他每一天都在建造新的宮殿,雖然有些誇張,但和實際情況也差不了太多。

他喜好遊玩,十幾年中竟三次去江南看山水,還北上到突厥可汗駐地,向西還到達過張掖。有一次巡遊到北方的長城,結果被突厥圍困,後來李淵領兵將他解救出來。

隋煬帝不僅對西域的使者和商人講氣派,而且在其出外巡遊時也擺足了架子。他第一次到南方巡遊江都時,自己乘坐的龍舟就高達四十五尺,寬五十尺,長達二百尺。上下還分為四層,有正殿、朝堂,還有侍臣們的住處。裡面用金銀珠寶裝飾得富麗堂皇。其他的人,如皇后、嬪妃、貴人們也各自有獨立的船隻。隨行的其他船隻就有幾千艘,前後綿延達二百里之遠。兩岸之上還有騎兵護送。路過的州縣,五百里以內的都要殷勤供應,最後吃不完的就地掩埋。每次出巡的浪費可見一斑。

隋朝的國力經過文帝的精心治理,雖然還算強盛,但隋煬帝的十幾年的虛耗,最終把整個江山虛耗到了末日。

隋煬帝雖然很有文才,但卻十分殘暴,而且任用奸佞小人。一些文才出眾的大臣被他借故害死。他還拒絕納諫,如果看出來誰的奏章是在指出他的過錯,他肯定要想方設法報復,因為說話的內容刺激了隋煬帝而被賜自盡的大臣不少。比如,在三次征伐高麗結束後,太史令庾質因為勸諫他不要到洛陽巡遊,說應該讓百姓有個喘息的機會,結果被他殺死。時間一長,大臣們就沒有敢於進諫的了。在各地巡遊的時候也是一樣,凡是讓他高興的人就提拔,讓他生氣的就罷官,或者賜死。到江都巡遊時,當地的官員競相獻珍異之物,好的就陞官,不好的就地免職。

一些奸佞小人,如楊素、宇文述和郭衍,很擅長察言觀色和獻媚邀寵,經常用奇珍異寶討取煬帝的歡心。有這樣的臣子,隋朝滅亡也就不奇怪了。

隋朝末年的天災

隋朝前期安定時日多,所以疫病較少;隋末天下重新處於混亂狀態,而隋煬帝驕奢淫逸,窮兵黷武,社會矛盾激化,因此疫病流傳廣泛。可以說,隋朝的疫病有很多次是與戰爭聯繫在一起的。

612年,山東、河南大水,淹沒四十餘郡,不久出現疾疫。其中山東地區疫情尤為嚴重,“人多死”。加上煬帝派大軍遠征高麗,山東地區“征斂供帳軍旅所資為務”,民不聊生,百姓生活困苦。

隋煬帝末年的三次征伐高麗,使經濟遭受了嚴重的破壞,“宮觀鞠為茂草,鄉亭絕其煙火,人相啖食,十而四五”。此時關中地區疾疫流行,“炎旱傷稼”。雖然史書沒有詳細記載疾疫流行造成的嚴重後果,但可想而知,疾疫的流行加速了隋朝統治的崩潰。疫病的流傳,一定意義上而言,是隋末統治腐敗的結果。

隋煬帝之死及其預言

西元617年,隋煬帝再次南下巡遊江都。

史書記載,隋煬帝巡遊江都時,樂工王令言的兒子自宮內回家來。王令言問他的兒子:“今日進獻給皇上的是什麼曲子!” 兒子說:“是《安公子》。” 王令言讓兒子為他演奏一遍,聽完後,說:“你不要隨駕去江都了。這支曲子沒有宮聲,皇上肯定回不來了。” 後來歷史發展果然如此。

隋煬帝這次去江都就是在往黃泉走。他在那裡住了一年多的時間,看着自己的江山在農民起義的衝擊下一泄千里,無法挽救。各地的將領也有很多割據稱帝的。從太原起兵的李淵雖然沒有稱帝,但在攻下長安之後,擁立煬帝的孫子楊侑稱帝,尊自己為太上皇,表面上是讓他退位,實際是為李淵自己稱帝做準備的。
 

知道日子不多的隋煬帝也沒有忘記和嬪妃們尋歡作樂,醉生夢死。他還對蕭皇后說些寬慰的話:“那麼多的人想把我趕下去,代替我來做皇帝。我就是被趕下去了,也能做個長城公,你也能做第二個沈後(就是南朝陳的末代皇帝陳叔寶的皇后沈氏),咱們還是喝酒吧,何必自尋煩惱。”不過,內心裡煬帝還是很擔心自己性命的。一次,隋煬帝對着鏡子發獃,然後對皇后說:“真是個好腦袋啊,不知道最後誰來砍下它來?”為了以防萬一,煬帝還將毒藥帶在身上,免得被人折磨,不得好死。

618年,即隋煬帝即位的第十四年的三月,侍從的衛士們推舉宇文述的兒子宇文化及為首領,發動了兵變。隋煬帝最後被勒死,時年五十歲。同時被處死的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孫子。隋煬帝死後,蕭皇后和宮人用床板做了三口小棺材,將其裝鹼,草草埋葬了。後來,江都太守陳核又把他改葬在江都城西的吳公台下,以後又移葬雷塘。民間傳說,因隋煬帝作惡多端,他葬在哪裡,雷就轟到哪裡。隋煬帝墓後來漸漸荒蕪。直到清朝嘉慶年間,才被住在雷塘附近的揚州學者阮元發現,現陵前有阮元重修時所立的碑,碑上刻有當時的書法家、揚州知府伊秉授所書“隋煬帝陵”四個大字。

楊廣死後的謚號是“煬帝”,是評價最低最壞的一種。隋文帝楊堅原來奪取的是北周宇文氏的帝位,最後自己的兒子又被宇文氏的人所殺,風水輪流轉,歷史在這轉了一個小圓圈。不過帝位沒有再傳回去,而是到了李姓那一邊,中國歷史上一個偉大的王朝─唐朝徐徐拉開了大幕。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