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從《御制耕織圖》到古西陵國...

從《御制耕織圖》到古西陵國之謎(圖)

分享
20090627-art-zhi

《御制耕織圖》

我們現所見《御制耕織圖》系康熙28年(1689年)南巡時,江南士紳以樓王壽本為藍本,重繪的《耕織圖》中的“祭神”圖。康熙見《耕織圖》幅幅栩栩如生,亦於每幅圖的上方親題絕句詩一章,各詩首鈐“源鑒齋”章,末鈐“康熙寶翰”、“保合太和”印章,皆為赤色,現存於國家圖書館,成為後人鑒賞研究的珍貴藝術類文物。
   
其實,《御制耕織圖》始繪於南宗初紹興年間,系樓王壽所制的《耕織圖》。《耕織圖》分為《耕圖》和《織圖》。《耕圖》自“浸種”至“入倉”,農事整個過程共21幅。《織圖》自“浴蠶”至“祭神”,整個過程24幅。這些圖中的“取繭”、“擇繭”、“治絲”圖,曾通過絲綢之路傳到古希臘、羅馬,至今在倫敦圖書館珍藏,並被外國人著《世界通史》所載。國內各地也有《耕圖》、《織圖》大量遺存,廣元皇澤寺壁畫有27幅,嫘祖故里鹽亭三元鄉金河村的老祠堂內的牌樓上也不有十多幅《耕織圖》。兒時,不知這些圖為何物,花花綠綠的很好看,我們給這些圖取名叫“王小二耕田”、“王老漢浸種”、“傻大姑養蠶”……
   
從“祭神”這幅《御制耕織圖》上,康熙所題七言絕句詩:“勞勞拜蔟祭神桑,喜得絲成願已償,自是西陵功德盛,萬年衣被澤無疆”中可以看出,這是康熙對此圖內容的說明和讚許。他沒有對該圖的藝術價值和欣賞價值進行品評,而是稱頌了圖中西蜀西陵祭拜神桑累祖的這一活動,從而抒發自己對西陵之女——嫘祖發明種桑、養蠶、治絲,澤被華夏子孫的千秋功德的崇敬之情。
“祭神”圖內的祀謝五言詩云:“春前作蠶市,盛事傳西蜀,此邦享天蠶,再拜絲滿目。馬革裹玉肌,能神不為辱,雖雲事渺茫,解與民為福。”是作者樓王壽對該圖的解析,並以詩言志,表達出自己對人生的理想和抱負。
   
詩中作者先勾畫出西蜀此邦的養蠶人在春絲上市後,懷着喜悅的心情祭拜先蠶嫘祖保佑他們的豐收。作者看到人們對有功德之人的崇敬浮想聯翩:如能上疆場,定要為國立功,雖死猶榮。如不能,也願一生為民像嫘祖一樣,做一個受人尊敬的人。
   
從“祭神”這幅《御制耕織圖》的詩中我們還可以體會到,樓王壽從圖面看到的是西蜀此邦享先蠶的盛況,重點是言自己的志向。而康熙作為天子看得更遠。他從圖面的場面想到上古五千前,西陵古國的首領嫘祖,澤被天下的千秋偉績。
   
唐代李白這師趙蕤在《唐碑》中曾記載嫘祖生葬在今鹽亭金雞鎮青龍山,該地上古為古西陵之國,但遭部分人的質疑。多年來,眾多專家、學者又翻檢史籍及諸地方志書,提出古西陵國之地必須符合眾多史書之論所處的時代、地理、方位、流域、近鄰、民俗六條科學的標準,才可定論古西陵之國的真實存在。1992年,全國專家、學者在宜昌召開嫘祖研討會,會上,與會專家、學者就宜昌之西陵、黃岡之西陵、湖北浠水之西陵、四川茂縣疊溪之西陵、鹽亭之西陵按上述六條標準進行論證,結果前五處與其標準不符,難與古西陵之國聯繫起來。惟有鹽亭不但與六條標準相符,而且在考古、地方文獻和地名等方面也有實證,因此得到了全國各地專家、學者的普遍認同。確定四川鹽亭縣是古西陵之地,是嫘祖的故里。其他地方有嫘祖遺迹、傳說或遺址,是嫘祖巡行天下時,傳授種桑、養蠶工作、生活之地。這些地方也是嫘祖文化值得研究的地方。國家權威史冊《中國炎黃匯典》出版時,派專人來鹽亭拍攝圖片,采寫文章彙編入冊,作為史學界的定論。從此,古西陵之地的爭論才塵埃落定。

南朝樓王壽的詩文里載先蠶嫘祖在西蜀,康熙詩文載先蠶嫘祖在西陵,正好與今專家、學者研究相符,是對古西陵在今鹽亭作了再一次的補證。
   
蒙文通先生《漢潺亭考》稱:“潺水在今鹽亭境內,上古時稱西陵河。”研究諸地方志得知:上古各小部落,沿西陵河建起了西陵諸侯國,選發明養蠶、抽絲、治衣的嫘祖為酋長。其面積北可達今天的梓潼、劍閣、昭化、廣元,西可到三台、中江、廣漢,南可達射洪、蓬溪,東可達閬中、南部、儀隴、巴中。後來古西陵國因嫘祖與黃帝聯姻並與中原統一,嫘祖巡行天下傳授種桑、養蠶之術,古西陵國逐漸由強大變弱。隨着時代變遷,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中。可慶幸的是:古西陵國雖不存在了,但古西陵國至今尚存在着大量的民間傳說。各處祭祀先蠶嫘祖的香火始終不滅,各地殘存的遺址還大量存在。如鹽亭三元籠子寨聯姻地、黃甸鎮嫘軒龍鳳呈祥地、射洪嫘絲池電站的地名、南部的絲公(姑)山、中江的鳳凰山等……原古西陵大量屬地的山、地至今還保留着與嫘、鳳、絲有關的名稱,這也算是中華民族子孫追求美好的文化心理記憶,是他們對創造人類文明史的母親——嫘祖功德的歌頌吧!

來源:綿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