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雜交水稻之父」的封神始末...

「雜交水稻之父」的封神始末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中國植物科學家袁隆平2021年5月22日在湖南長沙去世。袁隆平去世,雜交水稻又上了熱搜,不可否認的是袁隆平因為他的雜交水稻使他在中國大陸歷屆執政階層權利統治中的一個人造神話。

雜交水稻到底是什麼?水稻分粳米和秈米,是兩個不同的亞種,簡單地說,粳米就是日本米和東北米,秈米就是普通南方大米。雜交水稻,指的是用雜交稻育種這種特定技術培育的品種,它大都是屬於秈型的。而今天中國單產最高的水稻,其實是主要在東北種植的粳稻,而不是淮河以南水稻種植區的秈稻。

也許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中國大陸人已經不記得一日三餐吃的什麼飯了,1960~1963年大饑荒吃什麼?對於我這個60年代初出生的真不知道,但從媽媽的話語間體會到沒有餓死是萬幸,從小體弱多病,媽媽總是說都是因為那時沒有吃得造成的。小學正趕上文化大革命直到高中二年級文化大革命結束,一日三餐多是秈米加玉米囃子了,市場上也有梗米,但價格貴,家中主事的外婆捨不得買。79年進大學後才吃上白米飯,因是南方城市,米飯也就是秈米了。85年到江蘇魚米之鄉工作才知道梗米的香,那個香呀,沒有菜也好吃。

跨入21世紀,來到美國之後才知道許多事的來龍去脈,真是顛覆三關。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主辦「民間歷史」網站作者黃章晉的《袁隆平神話》一文中詳細論述了中國大陸雜交水稻的始末。

美國科學家Henry Beachell作為菲律賓國際水稻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員,早就培養出IR8稻,使水稻單產10年內翻番,並在1966獲得世界糧食獎。

中國大陸水稻在1941年7月,廣西華僑甘利南從馬來西亞帶回稻種,當地人根據特性稱之為「矮仔占」。1956年夏,廣東潮陽人洪春利發現水稻自然變異矮桿樣本,與洪春英合作培育出「矮腳南特」。到了袁隆平時期,也就是1967年6月成立了袁隆平、尹華奇、李必湖三人組成的「水稻雄性不育科研小組」,得到600元科研經費;1973年育成的雜交水稻,此時團隊研究成果為三系法雜交水稻,單產量增加20%;1981年榮獲中國大陸第一個特等發明獎、2000年榮獲中國大陸第一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看到中國科學院網站上的「在國際上被譽為雜交水稻之父」可以說是自圓其說罷了!爭論誰才是國際上公認的「雜交水稻之父」。

1973年袁隆平雜交水稻育成,1975年試種到5,000畝,1976年才開始推廣,1978年就達到最大面積,但只限於南方(安徽、湖南、江西、海南等13省)種植,屬於南方早熟米。長江以北仍然保留著高產的東北米種植。因此官方宣稱畝產提高20%袁隆平雜交水稻多救活了7千萬中國人的說法是把更大面積種植的東北米給代表了。而且事實上袁隆平雜交水稻推廣當年遇上稻溫,顆粒無收,是另一位研究員謝華安培養的雜交水稻汕優63填補了當年糧食空缺,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才得以在未來種植,而汕優63水稻在後來連續16年畝產產量第一。在袁隆平三系法雜交水稻之後,還有產量更高的二系法雜交水稻,但都在領導關懷下冠於袁隆平稱號。時至今日,中國大陸水稻種植已經出現了很難改變的長期趨勢:1、北方粳稻的播種面積不斷增加;2、雜交水稻播種面積一直緩慢下降;3、常規稻種緩慢增長。

還有一位值得提起的中國大陸雜交水稻科學家朱英國。中國雜交水稻研究的轉機,始於1970袁隆平團隊在海南發現被稱為「野敗」的雄性不育野生稻,它被分發到全國30多個科研單位,中國大部分雜交水稻,都是「野敗」系,1973年培育出三系雜交水稻(袁隆平雜交水稻)。2016湖南農科院特意出過一本紀念專刊,這個專刊里登載了朱英國的兩片論文《雜交水稻研究50年》、《紅蓮型細胞質雄性不育的發現利用研究及展望》,紀錄了1972年,朱英國在海南發現雄性不育野生稻「紅蓮」,並於1974年培育出紅蓮型細胞質雄性不育稻種。就是說,如果當年沒有「野敗」系,因為有「紅蓮」,中國雜交水稻技術仍然有發展機會。

為什麼就袁隆平被宣傳成了水稻之父了呢?而像中國大陸第一代水稻育種專家黃耀祥,以及當年與袁隆平同一小組的尹華奇、李必湖等20名科學家就被忽略了呢?!可以說袁隆平運氣好,趕上了領導的需要!

袁隆平後來在雜交水稻中的地位,與華國鋒的特殊地位密不可分。華在成為接班人之前,曾掌管湖南並負責全國農業,雜交水稻是少有的幾個可以使老百姓振奮的農業大眾科學的例子之一。1972年9月,農林部選擇在長沙召開雜交水稻科研協作會議,主場優勢使袁隆平開始成為領軍人物,1974年,全國13個省區的科研單位被組織雜交水稻攻關,袁隆平任全國協作組組長。1976年成為新領袖的華國峰,面臨著老同志們的壓力,尤其後者(鄧小平)揮舞著尊重科學和技術的旗幟,很符合時代的呼聲,因此強調和突出雜交水稻的成就,對華有巨大幫助。雜交水稻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被政治挑中的。

1981年6月,袁隆平和華國鋒同時迎來了命運轉折時刻。華國鋒在權利鬥爭中退出權力舞臺,而雜交水稻這個原來被視為群眾集體智慧的產物,在強調科學工作者個人貢獻的鄧小平新時代,需要一個科學家來認領。華國鋒辭職20天前,袁隆平等20餘人獲科技發明特等獎,但歷史舞臺的聚光燈很快就只打在袁隆平一個人身上,「誰來養活中國人」成了中共執政合法性需求,新一屆中國大陸領導人的需要,袁隆平也就繼續穩坐神壇。時至今日,到了中共第四代首領習近平,斡旋國家權利也同樣急切需要。不過習的手段更為激烈,在繼續更加高調追悼袁隆平的同時,對於提出異議的北京、天津多位網民以「侮辱袁隆平」實施刑事拘捕。

(作者:潔西卡)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