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身後撲朔迷離困惑史家的傳奇...

身後撲朔迷離困惑史家的傳奇皇帝趙顯

分享

從景色秀麗的南方遷居到天似穹廬的北國,從翰海闌干百丈冰的元朝大都、上都,輾轉來到“春風難渡”的青藏高原,南宋恭帝趙顯從此開始了他的僧侶生活。

在人們的印象中,僧侶的生活是閑而無事的,“閑來僧院與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閑”嘛。其實,這在很大程度上來說屬於一種誤解。因為,這只是一部分僧侶的生活。

有兩種僧侶因其特殊身份是與閑暇無緣的。其一為剛剛出家的小和尚。整日里打柴擔水,習誦經書,恨不得變成千手如來,赤腳大仙,忙!另一種是學問僧。他們往往是天縱英明,雖然斬斷塵緣,但慧心未泯,或因情、或因罪而遁入空門,遂矢志以畢生聰明才智奉獻佛學,也忙!

南宋恭帝趙顯,做的就是後一種和尚——學問僧。

譯因明講因明,一代高僧偉績在。

國破家亡的慘痛,個人命運的起伏多舛,使南宋恭帝趙顯恍恍忽忽地覺得冥冥中有一種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在主宰着人生,遂潛心佛學。因其所居系吐蕃故地,時為藏民聚居,且距天竺較近,因而其地佛教經典較東土為全。南宋恭帝趙顯深知,欲通佛經,先須通曉藏文。

經過十數年的不懈努力,南宋恭帝趙顯終於通曉了藏文,並且貫通了佛學,成為當地有名的學問僧。他甚至還擔任過他所在的薩迦大寺的總主持。據說,他於佛學諸經均有研究,尤對“因明”一門浸淫頗深。因明,系古印度佛教學者創立的一門研究論辯邏輯的學問,素以難懂難譯而著稱。

經過數年的努力,南宋恭帝趙顯先後譯出《因明入正理論》、《百法明門經》等著名經典,受到了當時諸多學問僧的好評。

出家的生活是清苦的,山居又很孤寂。

南宋恭帝趙顯所居的寺院系喇嘛寺,寺內的喇嘛按元代習俗是不禁婚姻的。據史料記載:“元人最重佛教,縱僧害民,群僧甚至公然與后妃、公主、大臣妻女交歡,謂之捨身大布施。甚至明尚公主、封王。”

雖已年近50,但卻已經嘗過“箇中滋味”的南宋恭帝趙顯自然也不能不為情慾所動。

居回地娶回女,留子千古史難明。

公元1318年,元皇族趙王經過趙顯所居住的甘州薩迦寺,見趙顯孑然一身,忽然動了惻隱之心,留下了一個姓罕祿魯,名叫邁來迪的回回婦女與趙顯作陪。隔了一年,這名回回女子為趙顯產下了一子。按說,趙顯的故事差不多就該結束了——倘若沒有新生下來的這個兒子的話。

趙顯新生的這個兒子其後去向如何,在其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成了一個撲朔迷離的問題。有一種說法最為聳人聽聞。這種說法是:這個嬰兒幾經周轉後來成了元王朝的最後一任皇帝——元順帝。

此種說法最早見於《庚申外史》,其後又見於《符台外集》。據二書記載:

趙顯奉詔甘州山寺。有趙王者因嬉戲至其寺,憐趙顯老而且孤,召一回回女子與之。延祐七年(公元1320年)女子懷孕,4月16日夜,生下一個男嬰。元王朝周王和世梀剛好路過該寺。和世梀這位未來的元朝皇帝(元明宗)見趙顯一家所住之處上空有龍紋五彩氣,即按圖索驥,找到了趙顯的住處。命侍從將趙顯喚至近前之後,和世梀開口問道:“子之所居,得無有重寶乎?”

趙顯小心翼翼地答道:“沒有。”

和世梀不信,一再追問,趙顯不得已答道:“今早五更後,舍下生一子。”

和世梀一聽,大喜過望。命人強行把這個新生兒連同罕祿魯邁來迪一起帶走。據說,此子後來成了元順帝。

後人有詩專詠其事云:“是時明宗在沙漠,締交合尊情頗深。合尊之妻夜生子,明宗隔牖聞生鏞。乞歸行宮為養子,皇考崩時年甬童。”

但此說往往為正統的史學家們所棄而不取。

據說,過了一百多年,靠“清君側”從侄兒手中奪得政權的明成祖朱棣,在觀看歷代帝王圖像時也曾因元順帝妥懽灌帖睦爾與和世梀長相迥異,而發出“元順帝不像元朝列帝,而像宋朝列皇”的慨嘆。

其中真假,一時難辯。

公元1323年,趙顯因思念南宋王朝,寫了一首詩:“寄語林和靖,梅花幾度開?黃金台下客,應是不歸來。”表達趙顯對當年元朝政府無理進攻南宋的譴責,觸犯了文字獄。後來被元朝皇帝發現,大怒,遂下令賜死宋恭帝,死時享年53歲。

後人論道:趙顯其人,雖做過皇帝,但不以帝王之身顯;雖然出家為僧,卻娶妻生子,不以獨身終;雖有子嗣,但其後身世撲朔迷離,不知困惑了多少史學家和非史學家,誠為一空前絕後傳奇“皇帝”!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