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新三才精華回顧」雍和宮藏...

「新三才精華回顧」雍和宮藏傳國寶

分享
YHG1

【新三才網訊】北京雍和宮是清朝乾隆、雍正兩代帝王的“在潛之居”,後改為藏傳佛教寺院。備受清朝中央政府重視,以“尊國政、諳例律、知舉止”為宗旨,成為中原地區聯結青藏高原、蒙古草原的一條宗教紐帶,成為滿、漢、藏、蒙古等兄弟民族之間交流的一座橋樑。歷代達賴、班禪、章嘉等活佛大師,在此留下了他們愛國愛教、維護中華一統的千秋佳話。而雍和宮所藏佛像,在這一歷史時期,有的是清代帝王的宗教活動所用;有的是蒙古、西藏及內地高僧大德往來酬謝之饋贈;有的是皇帝給予寺院高僧的頒賜;還有的是西藏上層人士、歷代達賴、班禪進獻給皇帝和雍和宮的貢品、禮品。它們是雍和宮文物寶庫中獨具魅力的珍寶,融藏地、漢地及宮廷造像藝術特點和製作技術於一爐,彌足珍貴,具有獨特而豐富的內涵和極高的歷史與藝術價值,更是清朝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親密關係的象徵。本 ——編者按

QianLong0901

雍和宮位於紫禁城的東北方,東鄰古剎柏林寺,西與元代太學國子監相望,北鄰地壇公園,是北京保存完好的著名古代建築群。歷史上,雍和宮曾是清代雍正和乾隆兩代帝王的在潛之居,建於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雍正三年(1725年)改為皇帝行宮。乾隆九年(1744年)改為藏傳佛教寺院。

改寺初始,乾隆即頒旨,寺院內設顯、密、時輪、醫學四大札倉(學校),各札倉的堪布(校長)由西藏各大寺院選派,僧員由內、外蒙古選送。在雍和宮的藏品中,許多都是16世紀以來西藏上層人士、高僧大德進獻給皇室和本寺的珍貴禮品,具有極高的歷史與藝術價值。乾隆十年(1745年),西藏郡王頗羅鼐和七世達賴喇嘛商定,為雍和宮改廟尊旨進貢,其中有銅鎏金釋迦牟尼佛說法像,白檀木三葉冠觀世音菩薩像。乾隆十三年(1748年),七世達賴喇嘛又從尼泊爾購得一棵巨大的白檀木,歷經三載運至雍和宮,由皇宮養心殿造辦處施工,雕得18米高的彌勒大佛,成為雍和宮木雕三絕之一。乾隆十五年?穴1750年? 雪,七世達賴喇嘛又送來佛本生記唐卡41幅。這些貢品工藝精湛,是雍和宮所藏文物中的精品,至今完好。至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乾隆帝命清宮造辦處製做了兩個金瓶,一個送往拉薩,用以掣定達賴、班禪兩大活佛的轉世靈童;另一個供於雍和宮,用以掣定蒙古、四川、甘肅、青海等地各大活佛的轉世靈童,此瓶曾為十數位大活佛轉世靈童掣籤認定。當時,雍和宮成了藏傳佛教在京城的活動中心,是藏、蒙古等地區高僧大德嚮往之地。

兩尊帶款佛像

YHGDaFo在乾隆皇帝將雍和宮改為藏傳佛教寺院的第二年,即乾隆十年(1745年),西藏郡王頗羅鼐,特從西藏為雍和宮敬獻了兩尊精美佛像。

釋迦牟尼佛說法像此像身高40厘米,銅質,銅台座,下置木質須彌座,後有木質背光,通高110厘米。佛像頭飾螺發,肉髻凸現,面部雙眉高挑,眉間飾白毫,鼻樑挺直,雙唇微合。右肩袒露,錦帛斜披至腋下,胸部豐滿,衣紋呈水波狀。雙手端置於胸前,以大拇指和食指結為環形,作說法印。佛像的銅質台座做工精美,上為鏨飾生靈的座墊,下為連環紋等圖案。蓮瓣組合的立柱撐於四角,鏤空透雕,中為金剛力士,兩旁為金翅鳥,兩隻獅子各踞一方。其台座左右各有一銅質鎏金侍人,跪狀。此座之下為一層木質貼金蓮花台座。背光為木質漆金,滿飾鏤空雕刻,外為祥雲卷草圖案,中有七佛環繞,內圈為明鏡,整個背光雕琢工細、華美。

背光後面自右至左依次刻有漢、藏、滿、蒙古四種文字款識,為正書,四種文字內容一致,其中漢文款日:“乾隆十年正月二十二日奉特旨,命西藏郡王頗羅鼐將有大利益佛像請至京城供奉,頗羅鼐隨與達賴喇嘛公同閱定,交欽差副都統索拜恭請於本年九月二十五日至京具奏奉旨供奉於雍和宮掌教轉輪結印釋迦牟尼佛。此系釋迦牟尼佛在西域文嚴城室羅筏城靈鷲山三處轉法輪之像源流經雲凡供此佛之處法教大興。”緊靠此款為乾隆御制贊詩:“佛身普遍諸大會,充滿法界無窮盡,為救世間而現身,究竟本無身可現。如妙蓮花出諸水,水與蓮花無二性,是則名為轉法輪,西天東土何分別。”

觀世音菩薩立像此像系白檀木雕刻,101厘米,頭戴三葉冠,表情文靜典雅,雙耳下綴耳飾,肩較寬。上身袒露,下身着裙,胯部斜纏帛帶,左手置於胯,右手下垂,掌心向外,結施與印。此像身姿優美,細蜂腰,身體向左側稍傾,呈活潑輕快之感,其下為橢圓形覆蓮座。具有中世紀印度尼泊爾造像的遺風。

此像的須彌座為楠木,中部束腰。背光呈蓮瓣形,中刻“六孥具”,為藏傳佛教木雕、銅鍱佛像背光上經常表現的動物圖案:頂部為大鵬金翅鳥,其下兩側對稱刻有龍女,表救度之相;摩羯魚,表護衛之相;童子騎馬,表資福之相;獅子,表自在之相;大象,表善師之相。此背光紋飾凸顯,造型圓厚。

背光後自右至左依次刻有漢、藏、滿、蒙古文字款識,為正書,四種文字內容一致。漢文款同曰:“西藏郡王頗羅鼐恭慶曼殊室利大皇帝為眾生安逸,大興黃教建立新廟,敬進白檀莊嚴利益羅吉碩哩佛,交伊來使囊素丹津顏品爾口口於乾隆十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至京具奏奉旨供奉於雍和宮。番稱鑒賴滋克,蒙古稱尼都伯爾悟哲克齊,華稱觀音菩薩。”

木雕彌勒大佛

YHGMiLeFo

此大佛在萬福閣內,此閣是雍和宮最為宏偉的建築,高23米,飛檐三重,列拱交構。左右有配閣,並以飛廊相連,宛若瑤台瓊閣。供奉於閣內的木雕彌勒大佛,其中心是由一根完整的白檀木雕刻而成,地面以上高18米,地下埋有8米,巍然矗立在漢白玉石須彌座上,其頭部直頂最上層閣樓的藻井。據說,當年給佛像做一件大袍就用去黃緞1100米,萬福閣也由此得名“大佛樓”。

此閣建於清乾隆十三年至十四年間?穴1748年-1749年?雪。相傳在雍和宮改為藏傳佛教寺院時,並未建萬福閣,這裡只是一座觀音殿,殿內供奉着觀音菩薩像,背景是木製山巒。改為寺院後,乾隆皇帝覺得寺院的北面太空曠,欲建一座高大樓閣,為北面的屏障。但一直苦於沒有一尊與之相稱的大佛像。此消息被西藏貢使帶回,當第七世達賴喇嘛得知後,立既派人搜尋大佛造像的原料。恰在此時,尼泊爾王國從印度運回一根高大的白檀木,達賴喇嘛聞訊後,既以大量珍寶購得,並由西藏經四川走水路,歷時三載運至京城。

檀木到京後,乾隆皇帝命察罕達爾罕活佛指揮設計,並由皇宮養心殿造辦處的“廣木作”、“木作”、“漆作”、“雕鑾作”等在雍和宮負責施工。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的清代雍和宮檔案史料中的滿文文獻載:雍和宮的萬福閣在乾隆十三年(1748年)三月二十日,將京城景山內的樓閣拆了之後,在景山北面的圍牆打開了一個豁口,如此連木帶石經這豁口一車車運至雍和宮。這年十二月開始組裝樓閣並雕刻大佛。經辛勤勞作,圓滿完工,故萬福閣是從景山移建的。乾隆十四年(1749年)九月三十日,雍和宮舉行了萬福閣落成和彌勒大佛開光大典。而昔年民間所傳的“先有大佛,後有萬福閣”之說不甚準確。當時,此工程及附屬建築先後從國庫支出八萬多兩白銀,赤金八百餘兩。

大佛之名“彌勒”是梵文的音譯,姓“慈氏”,名“阿逸多”。藏語稱“強巴”,蒙古語稱″邁達拉”。《彌勒上生經》上說:彌勒出生在印度一個婆羅門家庭,與釋迦牟尼是同時代人。隨釋迦牟尼出家,修習佛法,成為佛弟子。他在釋迦牟尼圓寂前先行離世。釋迦牟尼曾預言,彌勒離開世間後,將上生兜率天宮,在那兒與諸天演說佛法。彌勒造像由此分為菩薩裝和佛裝兩種,雍和宮木雕大佛為菩薩裝彌勒像。這尊大佛的面部莊嚴肅穆,頭戴五佛冠,其微垂的雙目、緊閉的嘴唇,給人以萬般慈祥之感。佛身掛遍瓔珞,其左右肩上各有一花籃,籃內之花含苞欲放,花之上有法物,左肩為凈瓶,右肩為法輪。雙手做“扶天蓋地”式,象徵著彌勒繼承釋迦牟尼佛在未來世界講經說法,普度眾生。此大佛身上曾掛有一串周長12米的上等料器佛珠稱“寶石官料大佛珠”,每粒珠子直徑計有10厘米,為清乾隆年制,現藏於寺內。

大佛的胸部正當樓閣的二層,面部在樓閣的三層之上。1990年8月,這尊大佛被載人世界吉尼斯紀錄大全,1992年,這尊大佛進行修繕並重新貼金,耗資50萬元人民幣。1993年10月,雍和宮舉行了隆重的彌勒大佛開光慶典。2005年3月,瑞典民族博物館暨斯文?赫定基金會亞洲部主任霍堪?沃爾斯特先生應邀到雍和宮訪問,當他參加完英文版《雍和宮》第一冊授權簽字儀式後,登上了他盼望已久的萬福閣樓上,憑欄遠望,不禁感慨地說:“當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先生來到雍和宮只在萬福閣樓下瞻望良久,並拍了照,但他沒有登到樓上,而我實現了這一願望,我感到很幸運。”

YHGLaXiang

雍和宮蠟像

佛本生傳如意寶樹唐卡

在藏族傳統藝術中,唐卡藝術堪稱一絕。唐卡又作唐喀,是藏語音譯,其本意有二:一指平坦,二指政府詔令,後專指以彩緞裝裱後懸掛供奉的捲軸畫。唐卡起源於松贊干布時期,成熟於宋元,盛於明清,隨着佛教在西藏的傳播而發展起來,為藏文化中一種特有的藝術表現形式。

雍和宮所藏唐卡多為為清中期的作品,而這一歷史時期,正是唐卡藝術發展中最輝煌的時期。做為唐卡,由於便於懸掛、收藏和弘傳佛法,故在當時清中央與藏、蒙古等地區高僧大德的酬謝答送中,不斷帶入雍和宮,故其精品眾多。其中,“佛本生傳如意寶樹”布本彩繪唐卡,計41幅,每幅長112厘米,寬78厘米。此唐卡系乾隆十五年?穴1750年?雪,西藏七世達賴喇嘛所送。據《章嘉傳》載:當年,七世達賴喇嘛為恭賀雍和宮改建成為藏傳佛教寺院,特贈送給皇帝一組依其授意專門繪製的“佛祖本生傳如意寶樹唐卡”,並在第一幅背面親書賀詞。當這組唐卡和一些佛像、佛經、佛塔等供養物一起呈送給乾隆皇帝時,皇帝非常高興,並發願讓達賴喇嘛送來的這些禮品給佛教及眾生帶來福德。之後,乾隆皇帝將唐卡拿起細看,正好看到寫有賀詞的佛像,喜悅異常。

“佛本生傳如意寶樹”唐卡中描繪的是佛祖在過去生還是菩薩時教化眾生的種種事迹,這一故事是佛教美術中司空見慣的題材,在敦煌壁畫和藏區唐卡中多有表現,依其內容可分為四類。一以宣揚忍辱施捨為主題,如捨身飼虎、割肉冒鴿等;一以宣揚仁智、信義為主題,如九色鹿等;一以宣揚孝悌為主題,如善太子、猴王救母等;一以宣揚聞法、持戒為主題,如大光明王、瞿樓婆王等。雍和宮這組唐卡,除了有以上某些內容外,還有描繪佛祖成道前入胎、出生?熏太子習文練武的場景。在每幅唐卡的上端,繪有七世達賴喇嘛像,據說佛的本生故事,是七世達賴喇嘛親自講授給弟子們聽的,故畫師在作畫時,特意將其繪於上方。綜上所述,可以看出雍和宮這組唐卡有其獨創性,畫師沒有簡單描摹以前的粉本,而是賦予了個人的感悟,並以其高超的技藝表現出來,感化眾生。

這組唐卡中主尊的造型很美,佛祖下垂的細眉,微啟下視的雙目,修長端直的鼻樑,圓潤的雙頰,微鎖的嘴唇,含而不露的笑容很符合經書中對於唐卡繪製的要求:“眉毛好似彎弓狀”,“眼睛好像竹弓般”,“手掌要像紅蓮花”,腳背“好像龜背拱起狀”等等。在用線方面汲取了工筆白描風格,近乎“高古遊絲描 ”,衣着絲帶,珠光飾物畫的一絲不苟,可謂爐火純青。在每幅的背景中,人物安排的疏密得當,殿宇錯落有致,山石、花草、樹木的細節處理十分生動。同時,每組人物之間的呼應關係得到了高度的發揮,根據情節有機地組成一幅幅生動有趣的傳奇故事畫。多年以來,對於這組唐卡在排列順序及每幅的內容、稱謂上說法不一。近年,經雍和宮住持嘉木揚?圖布丹潛心研究,重新依序排列,並譯出每一情節的名稱和部分內容,又以詩歌體形式寫出。比如在“捨身飼虎”這一情節中寫道:“依深岩處專註寂靜法樂時,觀虎腹肌難忍淚下如珠串;母虎難耐舍愛張牙欲吃子,佛子不忍捨身飼虎堪稱奇。”語言簡煉、內涵深廣。

金瓶與喇嘛說

西藏大昭寺與北京雍和宮內各珍藏着一件同時製做的金瓶。此二瓶系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由乾隆皇帝親自主持之下設計製做的,其中一件頒於西藏大昭寺,一件頒於北京雍和宮。此金瓶又稱:“金賁巴瓶”,“賁巴”既藏語“瓶”的譯音,系藏傳佛教的重要供器。

關於頒發金瓶的緣由,還要追朔至當年清政府派大軍入藏,平定廓爾喀入侵後,為割除吹忠降神妄指活佛轉世靈童之弊,規定此後達賴、班禪以及章嘉、阿嘉、洞闊爾等大活佛轉世靈童需在大昭寺、雍和宮以金瓶掣籤認定。活佛,即“轉世尊者”,又稱“珠必古”、“阿拉”、“仁波切”,是藏傳佛教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通過活佛轉世制度取得藏傳佛教的崇高地位,在廣大信眾中享有至尊的地位。

其中“珠必古”為“化身”意,指有成就的正覺者圓寂後的“化身”,即“轉世活佛”。“阿拉”為活佛的別稱、尊稱。表示對活佛的尊敬,此詞蘊含有引領信眾從黑暗走向光明意。“仁波切”意為寶貝,亦為活佛的尊稱,是藏族信眾對活佛最為常用的稱呼。關於金瓶,在雍和宮內的乾隆御制《喇嘛說》碑文中講得十分清楚。此碑以滿、漢、藏、蒙古四種文字雕刻,南面為滿文,北為漢文,西為藏文,東為蒙古文。漢文有693字,另有夾注小字1489字,是乾隆五十七年?穴1792年?雪針對當時在活佛轉世制度執行中產生的“皆以兄弟叔侄姻婭遞相傳襲”的嚴重弊端而撰寫的。

文中指出“近日其風日下,所生之呼必勒罕,率出一族,斯則與世襲爵祿何異?”又雲“茲予制一金瓶,送往西藏,於凡轉世之呼必勒罕,眾所舉數人,各書其名置瓶中,掣籤以定”。“各蒙古之大呼必勒罕轉世,令於雍和宮之金瓶內掣籤。”其目的在於“整治流弊”,以“安藏輯藩,定國家清平之基於永久”。在《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第一條即規定:今後遇到尋訪靈童時,邀集四大護法,將靈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滿、漢、藏三種文字寫於簽牌之上,放進瓶內,選拔真正有學問的活佛,祈禱七日,然後由各呼圖克圖和駐藏大臣在大昭寺釋迦牟尼佛像前正式掣定。

從此,金瓶掣籤制度成為乾隆末年以後認定達賴、班禪等大活佛的法定程序,即使有轉世靈童免於掣籤,也必須先報中央政府,經中央派員審查批准後方能有效。二百多年來,這一制度已經成為必須遵行的歷史定製和宗教儀軌。

此二金瓶腹上部為一圈如意雲頭圖案,中部鏨刻“十相自在圖”。此圖由七個梵文字母和三個圖形組成,又名“十輪金剛咒”,藏語稱“朗久旺丹”是修習藏傳佛教密宗時輪金剛本尊大法時所持的咒語。金瓶的瓶座與瓶蓋飾雲頭、海水、如意寶珠、纏枝蓮圖案,瓶蓋頂部嵌白玉一顆,其下嵌松石、珊瑚、青金石等。金瓶外包五色綢緞縫製的瓶衣,另有象牙牌五支,系掣籤前書寫靈童名字之用。此瓶系以皇宮內庫六成金八十兩製作,其造型取材於皇宮內藏草瓶樣式而略加改制,並於當年交西藏大昭寺和北京雍和宮內供奉。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