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風情 英國製表五百年(上) 步履...

英國製表五百年(上) 步履艱辛 修成貴族古典風

分享
Thomas Tompion於1689年為國王威廉三世製造,上一次弦即可運行一年的座鐘。現保存於大英博物館

提起英國鐘錶,不妨以法國鐘錶來做個參照:法國鍾多表現工業革命時期的各種機械原理與科學發展,而英國鍾則注重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風格.英國鐘錶外觀強調高貴典雅,裝飾富於想象,加之國力強盛,其鐘錶外殼大多是整體銅鍍金,且鍍金外殼上用紅、綠、藍、黃、白等色料石鑲嵌花草。亮麗的金色是其基本色調,即使是黑色木殼鍾,其邊框、底足、頂部也包以鍍金花飾、異獸,金碧輝煌,體現了當時英國貴族中流行的室內裝飾風尚。

而提起英國製表業歷史,則又如同百年前那場由“鴉片”挑起的戰爭一般,似乎總離不開與古老中國的交接與糾葛。英國鐘錶在其本土的發展,似乎其“噱頭”遠不及清朝皇宮“自鳴鐘處”密密麻麻記錄的奇巧玩意與故宮博物院里收藏的各式西洋鍾。幾百年前,英國與中國的“鐘錶交流史”與“瓷器交流史”的雙向逆流,交織成了一幅饒有深意的歷史大圖景。而這篇文章里,我們就來快速地回顧一下這幅大圖景里英國鐘錶發展的故事。
隨着十六世紀下半葉,製表業從歐洲大陸傳向英國,製表製造也在其後的500年里幾經沉浮。十七世紀里,其他鐘表大國如德國、瑞士、法國等的製表業停滯不前時,英國鐘錶業悄然興起,並在十八世紀湧現出一大批鐘錶大師和新發明,將鐘錶產業推向頂峰。此後,隨着英國殖民者的不斷對外擴張,一些具有特殊功能的鐘錶也在十九、二十世紀相繼被發明推出,比如著名的航海鍾、懷錶打簧裝置等等。然而同時,由於無法接受以工業化大批量生產來代替手工製造鐘錶,在與瑞士、美國和法國的價格戰中,英國最終失敗,並由此走向沒落。而無論處於哪一個階段,英國製表業的發展總與當時的社會生活環境與形態緊密地聯結在一起。
百年步履新 繁簡兩相宜
達恩利公爵佩戴懷錶(1563年)
1566年蘇格蘭瑪麗女王贈給她的第二任丈夫達恩利公爵一塊表,繼而在十六世紀七十年代,伊麗莎白一世女王也獲贈過一塊表。這也許是英國歷史上關於表的最早記載。但現存最早的英國製表則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八十年代。這一時期,隨着製表業在歐洲的快速發展,製表也傳入了英國本土。當時的英國製表還深受法國、德國及意大利的影響。比如意大利文藝復興裝飾圖案、各式各樣的阿拉伯式幾何圖案、花卉和奇異花紋裝飾都被運用在錶殼、錶盤和機芯上,這也成為早期英國表的外部裝飾特徵。
在這之後的十六世紀九十年代,製表業傳入英國不久,英國國內便爆發了瘟疫。緊接而來的是1603年伊麗莎白一世的去世。在這之後的二十年里,英國一直處於動蕩之中,這讓剛剛稍有起步的英國製表業陷入了低迷。這一時期英國活躍的製表師只有十多人,他們的設計靈感主要還是來自法國,多用花卉和纏枝作為裝飾,同時神話人物、宗教題材也被廣泛地運用到了錶盤圖案上。
此時,距德國紐倫堡鎖匠發明的第一款有名字記錄的懷錶“紐倫堡蛋”也已二三十年。鐘錶的動力系統也由原先的鐘擺重力制動發展至鐵制發條制動。這也開啟了鐘的小型化發展進程。英國發條鐘的生產比法國和德國更晚,從公元17世紀初才開始製造家庭用鍾。
荷蘭移民製表師Van Gheelle 於1589年製造的懷錶,現存於大英博物館
荷蘭移民製表師Van Gheelle 於1589年製造的懷錶,現存於大英博物館
經過三十年的艱難發展,英國製表業已初見雛形。1631年英國鐘錶商名家工會的成立大大鼓舞了製表師們的熱情,由此製表師的數量也開始有了明顯的增加。從式樣來看,這一時期的英國表仍沿用歐洲大陸的風格,儘管1637年爆發了“鬱金香狂熱”的金融危機,但這並沒有減弱製表師對花卉圖案的喜愛。然而,終究因受到宗教和政治動蕩的影響,繁複的裝飾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為樸素的“清教徒”表,這類表大多為橢圓形,內外錶殼多為光面,銀色錶盤上也鮮有花紋裝飾。另外,從功能上看,這一時期的表也開始從佩戴者的頸項間走進了他們的口袋,也就是後來我們所熟悉的懷錶,隨之而改變的還有他們的外形,原來橢圓形的懷錶逐漸變成圓形,錶盤也變得更大,使得操作變得更為便捷。
“清教徒”式樣老懷錶,約制於1630-1640年倫敦(圖片來源:大英博物館)
十七世紀前半葉,隨着英國資本主義經濟迅速發展,社會變革加劇,直至最終的社會動蕩期到來——國王被處決、第二次內戰以及英荷戰爭等等一系列變故。這一時期的英國製表業也跌入谷底,直到1660年斯圖亞特王朝復辟,隨着新興貴族對錶的需求增加,英國的製表業才重獲新生,同時表款也較之前素雅的風格有了較大轉變,繁複的裝飾再次出現。平衡遊絲(Balance spring)也由英國物理學家Robert Hooke 首次運用在機芯上。四、五十年代開始同時孕育的科學革命,也為之後英國製表業的崛起做好了鋪墊。
1659年,荷蘭物理學家惠更斯發明的擺鐘被引入了英國。英國的鐘錶匠們很快看出這種鍾走時不穩定的原因。公元1671年前,英國發明了與樞軸式擒縱機構不同的、新的擺鐘錨式擒縱機構。它一直保留被保留在倫敦科學博物館內至今。在英國發明錨式擒縱機構之後,製造精密擺鐘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因此,英國製表獲得了世界性的榮譽。
David Bouquet制琺琅表面金錶 1660年 現存於大英博物館
漸入佳境五十年
1675年之後的五十年,英國製表業發展至了它的鼎盛時期。法、德、瑞等製表大國在這一時期則相對停滯。這一階段,英國科學革命爆發,倫敦也逐漸成為整個歐洲最主要的商業中心。此外,由於法國南特赦令廢除,頒佈於1598年,保證了戰爭中天主教外其他新教徒的公民權益的法國南特赦令也在1685年被廢除,這也結束了羅馬帝國後歐洲史上的第一次宗教並存時期。由此,一大批異教徒的藝術家流亡到了英國,其中不乏大量製表師,這為英國的製表業注入了更多新鮮血液,並由此將英國製表業推向了一個發展高潮。
“盛世弄潮,英雄輩出。”這句話或許可以形容英國製表行業在這一階段的興旺。眾多傑出的製表師比如Thomas Tompion、Daniel Quare、Joseph Windmill、 Henry Jones等都各有傑作問世。尤其是堪稱英國鐘錶之父的Thomas Tompion,他似乎已成為高品質精準鐘錶的象徵。如今的古董鐘錶市場上,出自他手的一隻鐘錶保證了絕對的品質與市場號召力,成為藏家們心目中不可多得的大家之作。
Tompion出生在一個鐵匠家庭,1664成為英國鐘錶商名家公會的學徒,隨後於1704年獲得製表大師頭銜,同時他也是皇家學會的成員。1675年,他在借鑒前人所做工作的基礎上,成為製作螺旋擺輪手錶的首位製造師。1676年,Tompion 為格林威治天文台製造了兩台擺鐘,每天的誤差小於2秒,這是當時世界上最精準的鐘錶。1680年到1685年間,Tompion成為首位為其鐘錶產品編號的鐘錶師。1695年他又發明了圓筒形擒縱機構並製造了首款顯示時差的時鐘(真正太陽時間與平均大陸時間的時差),這座鐘後來成為威廉三世的藏品。
同時,眾多的鐘錶工藝技術革新也使得製表業發展迅速。英國製表師在其中充當的角色成為英國製表史的天幕里最燦爛的一朵“煙火”。自1660年英國的胡克發明遊絲,並用後退式擒縱機構代替了冕狀輪擒縱機構;到1675年,英國的克萊門特用叉瓦裝置製成最簡單的錨式擒縱機構,這種機構一直沿用在簡便擺錘式掛鐘中。1695年Tompion發明工字輪擒縱機構;1715年,英國的格雷厄姆又發明了靜止式擒縱機構,彌補了後退式擒縱機構的不足,為發展精密機械鐘錶打下了基礎;1765年,英國的馬奇發明自由錨式擒縱機構,即現代叉瓦式擒縱機構的前身。Quare更是發明了表的打簧機構,由此手錶開始“發聲”報時,這一發明大大增加了表的使用價值。
隨着英國製表業更加明確的分工,每家手工作坊都有自己專門製作的鐘錶零件,這樣的集約化、專業化生產大大提高了製表質量與效率,英國製表業發展進入了一個良性循環,產品也開始大量銷往歐洲大陸的其他國家。
Thomas Tompion肖像 (1639–1713)
Thomas Tompion於1689年為國王威廉三世製造,上一次弦即可運行一年的座鐘。現保存於大英博物館
英國製表駛入“航海時代”
資產階級革命後,18世紀的英國出現了長期的政治穩定,人口迅速增長,這為製表業的良性發展提供了政治上的保證,同時,資本主義的擴張發展也將英國的航海事業推向了巔峰。
18世紀的社會大眾一般只能通過教堂上的大鐘來獲知時間,粗略化的時間管理似乎並不對生活造成太大影響。然而對於這一時期的航海家來說,計時器卻成了攸關性命與事業前途的大計。在19世紀德國格拉蘇蒂的航海天文精密鐘錶大行其道之前,歐洲航海鐘的製造都以英國為主。而英國航海鐘的發明,則成為十八世紀約翰•哈里森(John Harrison )對英國乃至整個世界航海事業的巨大的貢獻。
在哈里森之前,測量經度一直是航海學家和天文學家無法攻克的難題。因為和緯度不同的是,經度無法通過觀測太陽或者北極星的高度來決定,因此航海家們只能依靠測量航速來估算自己的相對位置。1707年,一支英國艦隊在戰勝了法國艦隊之後勝利返航,卻在途中遭遇大霧,迷失了方向,由於無法確認準確的位置,有四艘戰艦撞上了海島,1500多名水手被淹死。這一事件再一次讓英國政府意識到尋找經度的重要性。約1728年,原本只是一個鄉下木匠的約翰•哈里森對此經過多年研究思考,歷經五年造出了第一台航海鍾,後人把它命名為“H1”。這台34公斤的龐然大物採用了哈里森發明的“螞蚱腿”裝置,即用兩根彈簧把兩個金屬擺鐘的兩頭連在一起,使得鐘擺的擺動頻率擺脫了重力影響。之後,他不斷改進之前的缺點,依次造出了H2、H3。雖然當時鐘表界普遍認為只有大的鐘錶才會準確,但哈里森意識到小型高頻振子才是避免受環境影響的最佳辦法,於是他推倒重來,6年後,也就是在1759年終於造出了一塊只比懷錶大一點的航海表。這塊被稱為“H4”的航海表攜帶方便,準確性也大大提高。這一發明成為世界航海業上的一個重大事件。
JohnHarrison製造的H1航海鍾(圖片來源: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館)
JohnHarrison 製造的H4 航海表(圖片來源: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館)
除了哈里森的航海鍾外,18世紀的英國也不乏其他重要的發明。比如堪與Tompion齊名的喬治·格拉漢姆(George Graham)於1726年發明了工字輪擒縱機構和水銀鍾,它降低了溫度變動所帶來的影響;另外他的徒弟托馬斯·馬齊(Thomas Mudge )為西班牙斐迪南六世製作了不僅能報小時和刻鐘,而且能報分鐘的手錶。1759年後,他還為喬治三世製造了一塊高品質手錶,其中包括了兩大發明:對溫度變化作出補償的系統和錨形擒縱機構。據說,他也是第一位將萬年曆運用到懷錶上的製表師。
來源:新浪
責任編輯:文恩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