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名校 日本上智大學:通識教育可幫...

日本上智大學:通識教育可幫助日本面對21世紀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通識教育(liberal arts),又譯為文科教育、人文教育、通才教育、博雅教育、素質教育,已逐漸形成高等教育的共識。

多年前,日本的高等教育面臨各方面的檢討和重估時,日本上智大學(Sophia University)通識學院(國際教養學部Faculty of Liberal Arts)院長Richard Alan Gardner曾經撰文在《朝日新聞》上表示:通識教育可幫助日本面對21世紀的未來。摘要如下:

最近幾年愈來愈多人關注,日本的大學是否應該採行北美模式,開展更多的通識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有人認為,這樣更能夠讓學生具備能力去面對日益國際化,多元文化和不斷變化的世界所帶來的挑戰。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討論,但是它可能有造成誤解和混淆的風險。主要原因在於,日本過去沒有清楚地把所謂的「通識」翻譯過來。此外,在日本傳統上也欠缺通識教育可以提供參考。有關於「通識」這個術語,通常被翻譯成日語的kyoyo(教養),意味著文化、教育,或精煉。「通識教師」譯為kyoyo gakubu(教養學部),而「博雅教育」 在最近幾年譯為kyoyo kyoiku(教養教育)。

要澄清其中潛藏的混淆,最好的方法是提出一個簡短的解釋,給未來將會受教的學生(及家長),說明通識教師(這是罕見的)與傳統教師的差異。我以身為通識學院院長的慣常作法。

在大多數情況下,日本學生並不是考上一所大學,而是一個科系(例如,外語學院的德語系),一旦考上之後,就不容易轉系。因此,應考生必須在他17歲左右時,有效地決定好進入大學後想主修什麼科系。

此後,學生必須要耗上80%的時間在主修科系的功課上。因此,也就很少有時間再學習其他的東西了。整體來看,只有這剩餘的20%時間是花在和通識教育有關的課程。在這個意義上說,所謂的kyoyo教育,或通識,所指的並不是一個學習的項目,而只是主修科繫在的附屬,或是更專業科目的學習。

其實,通識學院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學生進入該學院後,除了要學習核心課程外,也要學習各種學科導論約一年半左右之後,才選擇自己的主修科系。而該學生的課程中,大約只有40%是和他主修的專業有關,他可以用大約三分之一的課程,自由選修其他的專業科目。「通識教育」指的不是指主修科目以外的課程,而是對整個課程而言。

日本學生的家長,通常是父親,有時會問,在通識學院是否有足夠的「專業化」。 我覺得,這是一個對通識教育誤解的實例。在一些日本人的印象中,通識學院的目的似乎是在生產「有文化的」或「精煉過的」的學生,很健談,但沒有任何專業知識。

在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所謂的專業是,該生至少有40%的課程與主修有關,而其專業的程度是要求該生有良好的學習成績,能進入世界最負盛名的研究所。

一個通識教育的好處是,它給學生的主修或科系打下堅實的基礎,但也要求他們把對主修的態度上運用在其它學科的學習上。讓學生自己把不同知識領域的學科互相關聯,激發學生的靈活性,創造性,與繼續學習的能力。

通識課程還允許學生有某種程度的自由,去構建自己的學習課程。例如,學生可以主修商業和經濟外,選擇中文和其他學科作為副修。這樣的畢業生,將具備充分的能力去面對21世紀的日本和世界所面臨的挑戰。

1. 在日本,高等教育的通識教育模式已有很多種。但是,在採用這種模式會有兩種風險:
2. 一種風險,是簡單地篡改了現有的模式,只是針對更細緻的專業科系,增加一些「通識」課程。這樣子,其實變化不大。
3. 另一種風險是採用「散漫的」通識,允許學科的學習,讓學生可以自由地選修許多的課程,但卻沒有在特定學科上打下堅實的基礎。傳統的通識模式是較佳的選擇。

 

出處︰上智大學網站
責任編輯︰汪水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