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瑞典前皇室總管:講述歐洲皇...

瑞典前皇室總管:講述歐洲皇室不老的傳說(組圖)

分享

多國皇室盛裝出席婚禮

【新三才網訊】在瑞典女王儲維多利亞與“平民”新郎丹尼爾的婚禮上,西班牙、比利時、荷蘭、挪威、摩納哥、盧森堡等歐洲君主國家的王室成員悉數出席。歐洲王室,是一個處於十字路口的特權階級,還是名存實亡的平凡血統;這些國家之間,有怎樣錯綜複雜的歷史淵源?當時鐘轉入新的世紀,當歐洲民眾對於君主制的爭論進入行動層面後,君主立憲製為何依舊數百年不衰,瑞典皇室為何會創造出高達80%的民眾支持率?

1、君主立憲制

茜茜公主身着禮服的畫像

維多利亞公主

瑞典: 因為這個制度,少了流血多了穩定

在瑞典皇室里,有這麼一個職務“Marshal of the Realm”,意譯過來相當於“皇室大總管”,這是瑞典皇室運行機構里的最高職務。大總管的辦公室需要分管皇室的各個職能部門,從人力到財政、新聞發布等。

作為一個皇室內部人、前皇室大總管Ingemar Eliasson向記者介紹了瑞典的君主立憲制能夠存在兩百多年的秘密。

Eliasson曾為瑞典政府工作,擔任過地方官、國會議員,此後進入宮廷,擔任大總管。不久前剛剛結束這個職務的他,作為“非皇室人”,依然表示了力挺君主制的態度。

對於瑞典的君主立憲制政體,Eliasson認為必須結合歷史來看其合理性。“首先,瑞典的君主立憲制避免了很多歐洲國家經歷的暴力革命道路。”

Eliasson表示,“在上世紀初,儘管執政黨希望爭取更多的民主,鼓吹共和制,但他們又擔心權力的喪失以及民心的喪失,畢竟很多瑞典民眾依然支持國王。因此,目前的狀況是,即使反對黨嘴上說希望廢除君主制,但沒有實際行動,最多也就是拒絕出席維多利亞公主的婚禮。”

就如Eliasson所言,瑞典中右執政聯盟中的4大黨派目前均支持現行憲法。“政客們明白,保持憲法的不變同樣保證了社會和人心的穩定。或許這是他們的生存法則。所有的因素使得古老的國王和現代的民主相互融合,互不衝突,”Eliasson總結說。

瑞典政客大部分傾向於保持君主的存在,“這並不意味着他們對皇室的財政劃撥會非常慷慨。”Eliasson介紹,“國王和皇宮的財政資金首先需得到議會的批准,且不超過1100萬瑞典克朗。其中,一半資金用於維護皇宮,包括城堡、公園、宮內物品等。1100萬瑞典克朗每年平攤到每個瑞典人頭上為50歐分(不足人民幣5元)。”

Eliasson強調,國王本人不領薪水,他還得自己支付所有皇室成員的開銷。“這次婚禮的花銷,一半來自政府對皇室的特別撥款,剩下的全靠國王自己出錢和皇室運轉的常規預算。婚禮能夠帶來消費的刺激,一些報道說婚禮導致人們對皇室不滿情緒的增加,但最終結果我們或許要等上幾年才能知曉。”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婚禮

歐洲: 高人一等,畢竟與平等的精神不符

歐洲歷史上,除了嚴守中立的瑞士,近似於君主共和國的威尼斯和熱那亞外,君主制其實是各國政治體制的不二選擇。如果一個王朝滅亡或者一個國家宣布獨立,這在19世紀經常發生,那麼,人民就會直截了當地放眼國外,尋找一位新王子登基為王。

媒體給君主立憲制王國帶來了極大的危險,輿論的要求和媒體威力的日益壯大令王室成員的曝光率越來越高。但媒體的轟動報道只會完全埋葬皇室們的實際成績。例如,查爾斯王子的婚姻問題令公眾忘記了他的果敢,忘記他在環境保護上所做的大量工作。在政績被忽略的同時,歐洲對君主立憲制的去留討論也開始沸沸揚揚。

從現在看,君主制還看不到一點即將從世界上消失的跡象。像英國王室已經有300多年的歷史,其本身已成為英國民主制度內一個權力制約的環節,人民還是願意它保留下去的。但從人類社會發展的長遠眼光看,這些所謂高人一等的君主必然要走下王座,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畢竟君王和人類追求自由平等的精神不符。

2、血統純不純

瑞典: 退後幾百年,“平民”新郎也是貴族

這一次的婚禮從一開始就帶有政治色彩,並不是指公主夫婦,實際上,公主選擇自己的形體教練,一個普通人作為自己的人生伴侶,而且是真正出於愛情而結婚,這使公主的公眾形象大增。

瑞典王儲公主舉行婚禮前幾天,當地系譜專家比陽·恩格斯特朗在她出版的書里,提到丹尼爾其實與瑞典、芬蘭貴族的關係源遠流長,幾個世紀前,他的遠親包括高級王室侍從、國會議員、芬蘭的前總統。

恩格斯特朗認為丹尼爾家族擁有很好的品行,“這是一個誠信的家族,甚少犯罪行為。他們只在1817年有人被控酗酒,他的玄孫高祖父曾被投訴忽視對孩子的照顧。”譜系專家如此費盡的追蹤丹尼爾的祖先,也是因為皇室歷來重視“血統”。

歐洲: 與平民聯姻,皇室還是皇室嗎

與平民通婚撕開了王室小圈子的一道口子。“平民”的社會血統與王室不同,在以前,他們進入宮廷,很大程度上將導致王室傳統的消亡。而現在,王子與“灰姑娘”(或者公主與“青蛙”)結合已經很尋常。

不過,當人民看到他們的王子選擇的新娘來自他們的階級,終有一天,如果王室成員與普通人沒有兩樣的話,人民就會懷疑皇室是否還有存在的意義。

3、皇室交集

瑞典: 剛結婚的女王儲是法國後裔

Ingemar Eliasson告訴記者一個令人吃驚的消息,瑞典曾選擇過一位法國平民做國王。那是在十九世紀初期,瑞典王位繼承人去世了,當時的國王想選丹麥王子為王儲,遭到瑞典貴族的反對,貴族提議讓一個法國平民(非王室血統)繼位,他曾在法國着名領袖拿破崙的軍隊中平步青雲。這位名叫讓-巴蒂斯特·貝納多特的法國人後來改名為卡爾·約翰,並於1818年加冕國王。

當前的王室就是貝納多特家族的一支,而貝納多特家族成員如今遍布丹麥、荷蘭、德國、英國和瑞典。此外,現任瑞典王后西爾維亞實際上擁有一半德國血統、一半巴西血統。

如今的瑞典皇室除了人們熟悉的國王古斯塔夫、王后西爾維婭以及王儲公主維多利亞、公主瑪德琳、王子菲利普之外,其實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公主王子,其中甚至包括英國女王維多利亞的曾孫。這次的婚禮,也成了瑞典皇族親戚大聚會的絕佳機會。

歐洲: 主要的皇室,都是“混血兒”

在過去很長時間裡,歐洲只有一個皇帝———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只有他才可以戴皇冠,並享有“陛下”的頭銜。皇帝之下是國王,國王只能戴王冠,被稱為“殿下”。文藝復興時期,法國國王弗朗索瓦一世自恃羽翼已豐,於是詔告天下,他是“自己國家的皇帝”。隨後風起雲湧,其他國王競相仿效,通過殘酷的手段開拓出現代的歐洲。

因此,除了最老的王朝———法蘭西家族,和最年輕的王朝———塞爾維亞的Karadjordjevic,歐洲主要的皇室都有外國血統。

大部分的皇室成員都沒有姓氏,他們為世人所知完全是透過他們頭銜———xx國王,xx王子,xx公爵。到終於有必要出現姓氏時,一切已經太遲了。比如,英國皇室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不得不“發明”出“溫莎”這個姓氏。而希臘、挪威和丹麥家族的王室成員依然沒有姓氏。

4、花邊新聞

瑞典:女王儲婚禮上,有個秘密圈子

媒體此前曝出,皇室成員———包括已經登基的和被廢黜的,一直保持着組織族群的傳統。表面看來,這個小圈子團結而且封閉,成員在250到300人左右,有自己的習慣、品味、愛好。他們的集體活動是出席婚禮和葬禮,紅白二事的場面成為他們展現美麗的絕佳舞台。據悉,在這一次維多利亞女王儲的婚禮上,小圈子也一直在撐場面。

英國: 安妮公主愛上卡米拉前夫?

一個是英國公主、一個是貴族軍官,年輕時他們相愛卻不能相守。 37年後,59歲的她與丈夫關係淡漠、70歲的他喪妻不久,兩人在王室活動中重逢,疑似重燃愛火。安妮公主和安德魯·鮑爾斯的這段羅曼史,卻因為安德魯是安妮公主兄長查爾斯王儲妻子卡米拉的前夫,而被蒙上“不倫之戀”的色彩。

有傳今年初喪妻的鮑爾斯,不時趁安妮丈夫勞倫斯在倫敦工作期間,到公主的寓所探望。令這段王室不倫之戀愈傳愈盛。37年前,風華正茂的安妮公主和鮑爾斯互相傾慕,但後來分手。一些好友透露,原因是安妮公主無法忍受鮑爾斯風流成性。不過,即使雙方各自嫁娶,仍一直保持聯絡,不時傳出藕斷絲連的傳聞。

安妮公主和第一任丈夫菲利普斯以離婚收場,原因就是公主愛上了母親的侍從武官蒂姆·勞倫斯。1992年安妮公主嫁給勞倫斯,但多年來,這段“女尊男卑”的婚姻一直存有裂痕。

“倫敦最佳情人”,這是年輕時鮑爾斯獲得的“美譽”。例如,他曾在有正式女友的情況下和卡米拉約會,而那時卡米拉和查爾斯也處於疑似戀人狀態。1973年,和安妮公主婚姻無望的他娶了卡米拉;同年底,安妮公主“賭氣”下嫁軍官馬克·菲利普斯。

來源: 成都商報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